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无差】【纯情可爱小甜饼】非常猫和老鼠4

Probably Not What They Meant By a Game Of Cat and Mouse(非常猫和老鼠)by leveragehunters (Monkeygreen)

原文地址:AO3

翻译:  上一章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90479(全文一发完)

摘要:

曾经某个时候,在城市的某间公寓里生活着一只名叫Bucky的猫,和一只名叫Steve的老鼠。

所有人都知道猫和老鼠是不能做朋友的,但Bucky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他是一只女巫的灵兽,而且是只非常棒的灵兽(不信你问他),而Steve也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他是……嗯,Steve。

下面就是他们的故事。

————————

Steve安顿下来的几周后,他变得更加具有安全感了,这时Natasha需要Bucky做他的工作。

Steve呆在桌面的边缘上,爪子捧着尾巴,心不在焉的打理着它,Natasha正在通过Bucky汲取能量。Bucky像是站在狂风中一样皮毛快速翻动,静电火花在他的背上跳跃,但他能够感受到Natasha正在将从Bucky体内攫取的能量编织成什么更加强大的东西。

这就是灵兽的作用,成为什么更加强大东西的一部分。他的目光朝旁边的Steve看去,后者正担忧的看着他,于是他半闭上了眼睛,开始发出柔和的呼噜声,然后他看见Steve放松了点。

砰的一声,丁香和松木的香味溢满房间,魔法放开了他,他打了个哈欠,伸展了下身体,然后跳到了桌上,趴躺在Steve身边,后者正栖息在Bucky左肢曾经的地方。

Natasha摇了摇头,低头看着他们,“饿了?”她问道。

Bucky垂着头,闭上了眼睛:“先睡觉,食物再说。”他喃喃道,她听不懂他的话,但他知道她能理解。

“你闻起来像是松木,”Steve说道,皱了皱鼻子,Natasha挠了挠Bucky的耳朵。

把爪子小心翼翼的放在Steve上面,Bucky用舌头舔了舔Steve的背部,“睡觉。”

“什么,现在我要淹死在猫的口水里了?”Steve抽了抽鼻子,用爪子继续打理着他的胡子,但他听起来很满意。

“闭嘴,你喜欢这样。”

“继续自欺欺人吧,”Steve嘟囔道,依偎得更近一点,“继续自欺欺人吧。”

一个月后,Bucky出去在人行道上和巷子里标记领土——这是Bucky的地盘,他要维持下去,但这得需要保持高度警觉——当他回到公寓里时,他发现他的第一印象果然是正确的。

Steve是个住在老鼠体内的疯子。

“什么鬼……”当他穿过防火梯的窗户跳进房间,向上看去时,Bucky差点把眼睛都瞪了出来,“Steve,见鬼的你在干什么?”

“什么?”

Steve的困惑明确而响亮,这很神奇,考虑到他正位于3米多高的地方,在一根细得Bucky几乎都看不清的金属丝上保持平衡。金属丝是Natasha去年为了悬挂蜡烛时放上的,当她用完时她取下了蜡烛,但把金属丝留了下来以便下次再用。

而不是为了这只该死的愚蠢的老鼠上去散步,“从上面下来!”

“为什么?”

“在你掉下来之前!”

“我不会掉下来的。”

“Steve,下来,现在!”Bucky的尾巴因担忧而炸了起来。

“所以你想让我直接冲下来,因为你担心我掉下去,而不想让我沿原路返回——小心翼翼的?”

Bucky很惊讶Steve的讽刺居然没有从他的身上滴下来,在地上聚成一个小水洼。

“就只是,”Bucky嘶声到,尾巴甩动,“就只是赶紧下来,安全的!”

他目光坚硬的盯着Steve,后者正沿着金属丝蹿向窗帘杆,然后他飞跃到窗帘上,半爬半滑的下降,又蹬腿一跳,四肢大分,蜷蹲着降落在咖啡桌上。他抖了抖身体,向桌边跑去,起跳,降落在地板上,然后他快速的朝Bucky跑了过去,蹲在Bucky身前,尾巴缠在爪子上,看起来相当自我满意,“高兴了?”

“你差点让我心脏病发作。”

“真的?”Steve的双眼发亮,“你在担心我?”

“当然!新规矩,不准爬到比……”Bucky朝四周看了看,“比冰箱更高的东西上去。”

“扫兴。”

“我是为你好,”Bucky嘟囔道,“Steve,你就是我的死穴。”

Steve的耳朵朝前倾斜了些,他慢慢的靠得更近Bucky,然后他站起身来,轻柔的用爪子拍了拍Bucky的脸颊,揉了揉他的皮毛,Bucky低下头来方便他的动作。“我很抱歉,但我不会掉下去的,这看起来很有趣。”

Bucky叹了口气,喷出的气流把Steve的胡须吹得乱颤,“我对玩耍没意见,或许玩那些不会让你可能摔成肉泥的游戏?”

大部分时候,Steve不再把Bucky吓得要死,大部分时候,Steve不再担心Bucky为Natasha积聚能量。

Bucky知道Steve对此仍有顾虑,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成为什么的一部分,让能量流经他的身体,让魔法包裹着他。

结果,他并不需要解释,因为Natasha邀请Steve来帮助她,不是作为灵兽——Bucky是她的灵兽,倒不是说Bucky介意和Steve分享她——但有些事他们仨一起做会更好,即使第三份力量是只灰色好斗的老鼠。虽然在没有化形时,Natasha不能理解Bucky,但Bucky能理解她,理解魔法,然后他可以告诉Steve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当Steve同意时——Bucky忍不住想Steve是否是为了体验下Bucky是否真的OK——他是认真的,这很关键,因为对于Natasha的魔法来说,自愿代表所有。

能量从他体内流向Natasha,他的皮毛翻滚,火花在他和Steve之间跳跃,Steve在Natasha魔法边缘盘旋,Bucky可以看见他,甚至几乎可以碰触到他。不是Steve的身体形态,皮毛、尾巴、爪子、牙齿什么的,而是Steve,他的本质所在,如同Bucky也有的本质,总是是他的那部分,不管魔法给了他什么样的外形。

Bucky看见了Steve,金色美丽,他是Bucky见过最美的事物,他在想Steve是否可以看见他,看见Bucky,而不是一只猫,但他的好奇心还没有强到让他去问。

——————————

现在:

当Natasha在答录机里留下语音时,Steve正在睡觉,但当Bucky用鼻子推了推他时,他快速的醒了过来,在Bucky向他解释他需要他的帮助去救Natasha后,他立刻提出了化形。技术上来讲,动物化形成人并不是世上最容易的咒语,但对于Bucky来说,这就和呼吸一样自然,咒语已经刻在他的骨子里了,把它用在Steve身上也同样的简单。

所以现在,他们正坐在城市的火车上去营救Natasha。整节车厢几乎就只有他俩,零星的几个人在车厢的另一头,他们都埋头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书籍或手机上,没有人对坐在一起的猫和老鼠倾注什么注意力。Steve靠在他的右侧,Bucky的手臂揽着他的肩膀,Bucky坐在靠过道的位置上,这样Steve就能离窗口更近。

“好大。”Steve看着窗外的城市说道。

“是滴。”

“全都是人。”

“是滴。”

“真神奇。”

“是滴。”Bucky再次说道,他没有去看城市,而是在看Steve。在玻璃窗的倒影里,Steve蓝色眼睛明亮,金色的头发,一直往他的额头上垂落,当他把它们往后拨开时,几分钟后它又会垂下来。Bucky想把手指穿过其中。

火车缓慢的停了下来,有些人下车,有些人上车,有个人坐在了他们过道的另一侧,Bucky忽视了他,继续看Steve,后者似乎正深深的着迷于建筑物中。

“它们看起来就像我的生态箱,”他喃喃道,“只是更大一点。”

“Hey,”上一站上车的那个人说道,Bucky忽视了他,他是只猫,猫不和对他们说“hey”的人说话。

“Hey。”

翻了个白眼,Bucky给了过道另一旁的人一个倨傲的眼神。

“你的手臂怎么了?”

“你在和我说话?”

“我没看见周围有其他残废,所以我猜是的。”

Bucky再次翻了个白眼,人类啊。他没有料想到Steve突然在他手臂下绷紧了身体,明亮的蓝眼睛因愤怒而变得暗沉,他站了起来,捏紧拳头,下巴上扬,仿佛打算就此猛扑过去,如果他有尾巴的话,它现在一定在空中挥动。

“最好看好你的男朋友。”那个人冷笑道,但Bucky能看见他在惊讶,看见他因Steve的愤然而瑟缩。

Bucky向后靠去,故作放松,实际上却准备好了要发动攻击,如果他对Steve出言不逊的话,他就会把这个人揍成肉泥。

“如果有人会被揍得满地找牙,那绝不会是他。”他收缩了下手掌,希望能有他的爪子,眼睛半眯,他龇牙咧嘴,露出全部的牙齿。

那个人在他俩之间看来看去,突然变得不确定起来,“操你,”他吐了口口水,快速的朝另一节车厢走去。

“简直是个混蛋。”Bucky嘟哝道,抓住Steve的T恤把他拉回座位上去,“坐下,别惹麻烦。”

“你听到他是怎么叫你的。”Steve仍然气呼呼的。

“为什么我要在乎随便的一个混蛋怎么叫我?”Bucky打了个哈欠,完全不在意,再次揽过Steve的肩膀,把他压在座位上。

“我在乎。”Steve嘟囔道,但他还是坐了下来,紧挨着Bucky,身体动了动挤进Bucky的肩膀下,仿佛是与生俱来般的契合,Bucky把下巴靠在了Steve的头上。

“我知道,但你得学会放松,只有值得才需要去抗争。”

Steve抵着Bucky的胸膛喃喃着说了什么,但他听不清,该死的人类听力,“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总是值得我去抗争。”

“哦,Steve,我的小老鼠。”Bucky遵从了他下意识的冲动,手指穿过Steve的发丝,很柔软,Steve贴靠近他的手掌,“我喜欢你这样。”

“什么,想在火车上和别人打架?”他抬头向上看着Bucky,眼睛熠熠闪光。

Bucky翻了个白眼,“不是,智慧之鼠,是喜欢这样。”他把Steve拉得更近,紧紧的抱着他,“如果你是只猫就好了。”Steve的目光一下变冷,“不这样也行,”他快速的补救道,“我们都是人也可以。”

“嗯,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是只猫,或者你是只老鼠。”

“不,谢谢,你们都没有乳头。”

窗外的景色飞掠而过,火车当啷朝前,舒适的宁静包裹着他们。

Steve在座位上动了动,“Bucky?”

“嗯,Steve?”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的特例,但我觉得我的蛋蛋坏了。”

Bucky被呛住了,他仔细的盯着火车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确保他开口时不会发笑时才问道,“为什么说……”他开口道,目光保持不动,“它们坏了?”

“它们不能缩上去。”

“缩上去。”

“是啊,不管我怎么做,它们就只是悬在那里。”

“所以当你是老鼠时,你可以……”

“把它们缩上去,当然,保证它们的安全。”

Bucky猛地看向Steve,想看他是不是在戏弄他——Bucky可不怀疑他会做这种事——但他只看见了坦诚的困惑,“老鼠真奇怪。”

“所以这又是人类的特例。”

“是的。”Bucky叹了口气,“又是人类的特例。”不仅是人类,Bucky见鬼的确信他是做不到的,但他不觉得有这个必要说出来。

Steve哼了哼,抱起手臂:“男性有他们并不需要的乳头,他们的蛋蛋就这么悬着,任何人都可以踢到,人类究竟是怎样统治的地球?”

“我每天都在问我这个问题,现在新规矩,不准再谈论乳头和蛋蛋了。”

广播里响起他们的站点,Bucky戳了戳他,“来吧,起来。”

Steve跳着站了起来,Bucky跟着他,他俩在晃荡的火车里轻松的保持平衡,当火车停了下来时他们跳下了火车,离开站点,Bucky揽着Steve的肩膀带路,Steve拿着他俩的车票通过了验票闸门。当他们来到公路上时,公路上正车水马龙,人来人往。Steve有点受惊,他停了下来,朝后靠近Bucky。

Bucky揉了揉Steve的头发,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记住,他们都不能把蛋蛋缩上去。”这让Steve笑了起来,Bucky朝他咧嘴一笑,指了指他们要去的方向,“来吧。”

评论 ( 12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