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一章

原文:AO3

上一章 下一章

随缘

事情的始末都源于一次触碰。

他走进黑暗。

Bucky Barnes
[ 第一章] 

埋在半栋建筑物倒塌的碎石之间,或者说感觉像是这样。悲伤的是,这甚至都不是最近几个月来发生在他身上的第一次,他龇牙咧嘴,深吸了口气,扼下一阵呻吟。他的头很疼,更不用说身体了,这感觉就像是一群九头蛇的混蛋痛打了他一顿。考虑到在建筑物决定和他身体来次亲密接触之前,这的确发生了,他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音,之前靠近他的九头蛇们应该也在碎石下面,但有些可能已经出去了,他完全不了解这次爆炸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是发生了爆炸,对吧?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些废墟。他不记得把什么东西给弄爆了,全身心都集中在了逃跑上——这让他想起了更多的细节:不知怎么逃脱了被押往不知何处的押送,然后盲目的冲向一条陌生的走廊,除了快跑之外没什么计划。

发现自己进入了只有唯一一扇门的死巷,所以当然他进了去,士兵们追逐着他,他所有的武器和外套都在被俘虏时被剥夺了,所以他正希望能找到什么武器,而他目之所及的全都是——箱子,装着各式奇怪的东西,他仓促的扒拉开它们,然后把一架子弄翻了——

就是那个了,或许木箱里有个爆炸物,当它撞到地上时爆炸了,幸运的是他没有被炸得粉身碎骨,因为他站得可够近的。

外面没有声音,虽然他并不完全相信他的听觉还正常,他动了动,腰部传来一阵疼痛,让他不由咬住了下唇,同时他惊讶的发现他是可以动的。他推了推水泥块,直到找到松弛的那些。继续推,希望他上面的废墟不会砸下来。有一丝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并没有什么光亮,但那可能是因为爆炸把所有的照明装置都摧毁了。

他仔细的听了听,当他相当确信不能听到任何响动后,他扭动着爬出了废墟堆。他的全身都疼,绝不止一点眩晕,但他不想继续被困在里面,不管怎样呆在废墟下也不安全。因他的动作,尘土和水泥簌簌下落。皮肤上的刺痛逐渐上延。但他仍然爬了出来,发现自己还是全须全尾的。

他继续侧着身子躺了会儿,抑制住想蜷缩成一团的欲望。他的衬衫上有些血迹——仍然是湿润的——但他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但至少不至于让他失血过多。更需要考虑的是来自肋骨和腹部上更深的疼痛,至少什么重要器官擦伤了,以呼吸的疼痛程度来看,他怀疑至少还有一根肋骨断裂。

他咬紧牙关,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恶心感几乎让他再次倒了下去,他抓住一块大一点的碎石作为支撑。

光线勉强能够看清东西,正如他所猜想的那般,一大块墙壁和屋顶缺失了,水泥的外面却不是天空,而是看起来像是岩石的东西,这就意味着他所在的基地要么位于地面下,要么位于山体里,房门泄进一缕光亮,他眨了眨眼,皱起了眉头。

房间看起来……变得不同了。倒不是说他之前有多少机会去打量,他那时正奋力抵抗一打的孔武有力的九头蛇混蛋。他强烈的感觉到门不应该是在这里,除非他不知何时转了个身——但是,不,他确信连整间房屋都不对劲。

迟疑的,他越过混乱的水泥堆、破木箱和无法辨认的金属。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进的方向,所以自然的,他踩上了一具身体。

死了,非常牢固的被压在一大块天花板碎石下。他朝回看向那一堆废墟,如果他就在当中,那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他拾起仍被士兵抓在手里的枪,完全不认识是什么型号,不过当面对的是九头蛇时,这也没什么稀奇的。

他注意到旁边有一黑色的东西,在被炸开的水泥地的边缘,最开始他以为那是另一具尸体,但凑近一看才发现是件夹克衫。黑色厚实,冬天的衣服。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件衣服,难道一个士兵莫名其妙的决定在战斗中脱下夹克?它看起来接近他的体型,空气比他逃跑时也冷了很多,而且他得考虑他很可能受了的内伤。

他套上了夹克衫。

正当他思索在他和门口之间的距离怎么这么宽阔时,他听见了身后传来一阵响动。本能的转过身去,身体爆发出剧烈的疼痛,一道枪声响起,子弹从他肩膀上擦过。手中的枪陌生而笨重,但他还是轻松自如的拉开了保险,开枪回击。

不幸的是他是用身体支撑的枪,后坐力比他想得要大,枪托正击在他的受伤处。

“操!”

他向后踉跄了几步,大口的喘起气来,挣扎着呼吸。他检查了下他的子弹是否击中了九头蛇的士兵——击中了,他更多的是依靠本能开的枪,但仍射中了半身困在废墟下的刚向他射击的那个人——然后闷声重击声传来,遥远的感到撞到了什么,然后他发现他躺在了地上,直盯着天花板。

他不确定他躺了多久,保持呼吸均匀,胸膛不大幅度的起伏。他的耳朵嗡鸣作响,脑海里缓慢浮现他在倒下时可能撞到了头部的念头,这可不妙。

他花了很长功夫才意识到嗡鸣声里还伴随着话语,“……士兵,告诉我你还活着——我就走开了该死的一分钟——还活着——下一秒钢铁侠就建议要制造个干扰——而不是该死的挑战。”

他绷紧身体,准备好了战斗。一个陌生的脑袋伸进了视野。

“放松,”那个人说道,“你伤得多重?因为我才不认为你能轻松承受爆炸。”

虽然在前线Bucky已经习惯了各种口音,更不用说不同的语言,但是那人愉悦的乡音仍让他心里不由一松。

Bucky强迫自己勾唇一笑,“没什么大碍,只需要休息一分钟。”

这让他招致一声冷哼:“好像我没听人这么说过。”

他大概不是九头蛇,至少他还没有打算向Bucky开枪,这样的话Bucky很乐意和他合作。

尖锐的目光仔细上下打量了下Bucky,“耳机不见了,嗯?我在匆忙下来时也弄丢了我的,因为有人就是不能再多等5秒钟再清理上面的过道。”

Bucky希望他的神色表现得不像他所感到的那样困惑,这个人和他的交流仿佛认识他,他也是俘虏?情报显示这个机构是个研究前哨,而不是可能使用战俘作为劳动力的工厂,但Bucky比任何人都要知道战俘也相当适合当只实验室的小白鼠。这个家伙表现得并不像个战俘,除此之外,周围的人就只有九头蛇。为什么他没打算拿下Bucky?他可能并没有认识到Bucky是谁,或许他把他当做了九头蛇,但Bucky遇到的九头蛇都是一见到他就意识到他是咆哮突击队的成员,他毫不惊奇红骷髅已经将他们的照片公之于众了。

“准备好起来了吗?”那人问道。

Bucky小心翼翼颤抖的呼吸了下,然后点了点头,紧抓住伸过来的手。帮助他的人意料之外的强壮,相对轻松的拉起了Bucky,然后在Bucky找回呼吸时扶住他。

或许九头蛇的人想和他玩把戏,用虚假的保卫降低他的警觉性。他还记得当他在那张桌子上时产生的幻觉,母亲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闪烁昏黄的灯光下金色的头发,2B铅笔柔和的曲线延伸至视线之外。

大脑里的警钟缓慢却坚定的逐渐加强,全因如此,他才注意到缠在那人背上的武器,一把弓?以及一袋箭矢。

他想道谢,但出声的却是一阵呻吟。

“肋骨,”因为他相当确信情况比断裂更糟。

“疼得像狗娘养的?”弓箭男同情的摇了摇头,“或许下次你可以试着不要站在爆炸下,至少得比Cap机灵点。”

他脸色一亮,“Cap怎么了?”

弓箭男转过头来,不悦的朝Bucky皱着眉头,“什么,我没带耳机,记得吗?它们和我的助听器连在一起的。”他瞪着仍然迷惑不解的看着他的Bucky,而当一阵剧痛从Bucky腹部传来,激出他的一身冷汗时,他的神色柔和些许,“我现在是聋的,我听不到你说话,除非我看见你的嘴唇。”

哦,“抱歉,”Bucky说道,弓箭男看起来吓了一跳,“你说了什么关于Cap的事?”

“是啊,超过寡妇两层楼,她说他已经清理完了最后的房间。5分钟前这个地方停下了晃动,所以我相当确信他们完工了,没有任何潜水艇的迹象,我在担心。”弓箭男把Bucky的右手臂揽过肩头,他似乎在刻意回避Bucky的左臂,右肩上子弹的擦伤刺痛起来,但Bucky没有多说什么。弓箭男的左臂越过Bucky的后背,抓住他的左髋部,右手拿出一把手枪,“既然我们都没有耳机,就只有出去和他们汇合了。”

弓箭男开始朝门口走去,Bucky并没有忽视弓箭男正在小心翼翼的防止在不必要的情况下碰触到Bucky的肋骨。不是普通的士兵,除非美国突然用完了枪支。另一个SSR的特工?尽管温度很低,但弓箭男仍赤裸着胳膊,Bucky大脑中的一部分忍不住注意到它们真的相当不错。

Bucky很高兴他大概不是九头蛇,杀死他会很遗憾。

基地里满是烟雾,使得一切都难以看清,包括地上的死尸。一大推的尸体,自踏上战场以来,Bucky已经习惯了尸体,但他还是移开了目光,弓箭男似乎不为所动。地上尸体的数量比Bucky记忆中更多,他在废墟下掩埋了多久?但很明显已经足够Cap从这些损害中逃脱,还有其他咆哮突击队的成员。

当他们来到外面时,Bucky脑中不断增加的怀疑已经变得难以忽略起来。

树木看起来很奇怪,他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但即使是城里人也能够从树木的形状和叶子分辨出不同的树种来,以确定哪些容易隐藏。这些不是他在接近基地时爬过的树,他甚至都不确定他还在世界的同一地方。

为了不变得恐慌,他试着想出一些可以询问弓箭男而又不至暴露自己的问题,或许弓箭男把Bucky当做了别人,或许弓箭男是九头蛇的人,以为Bucky是另一个九头蛇成员,他们喜欢头戴面具,掩盖真面目,好不让人知晓他们真正是谁。

即便他知道这是有多不合逻辑,一连串的猜想还是紧接着恐惧而来,他们把我变成了九头蛇,我一直都是九头蛇,哦天啊哦天啊,他们把我变成了九头蛇,就像他们曾说的那样,哦天啊,我做了什么……

他的双手开始颤抖,他捏紧了拳头,专注,弓箭男可能会以为这是痛苦导致的,倒不是说没有痛苦,他肩头的伤口正在发疼,他突然对他拾起的夹克衫是黑色的感到庆幸,这样他就可以不用看见血液是怎么浸透它的。

整个世界都难以理解,但只要他暂不多加考虑,他就能再多坚持一会儿,不管怎样,多一会儿也好。

树木,土壤,云层,九头蛇基地,好吧,曾经的九头蛇基地。

Bucky很快就意识到不仅只有他引发了爆炸,这个基地多数是在地底下和建在山体里(而且是的,山峰看起来也不同了,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地表外的部分现在也都变成了废墟,山体里的部分基地也被炸了开,地面同样也显露出被从地下轰开的迹象。Bucky想要吹声口哨,想象着需要多大的火力才能造成这样的损害。

至少仍有人站在好的一方,或许在咆哮突击队被俘时,SSR又派了另一支小队来。

他们两个穿过四散着水泥的地面,现在Bucky很高兴他能有个支撑,因为他的腿都站不稳,外界也不配合,地面老是会突然的倾斜。他注意到弓箭男对这被摧毁的基地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沮丧或着愤怒,另一个他不是九头蛇的暗示。

除非九头蛇的特工除了目标以外什么都不在意,当被俘时他们会自我了断,为什么他们会对一个被摧毁的基地表示关心?

然后弓箭男挥了挥他空着的那只手臂,喊道:“在这儿!”

Bucky看见一群人聚集在一个小山丘上商谈着什么,Bucky眯了眯眼睛,直到他能看清其中的一个人,最重要的那个人,他猛地松了口气,几乎快让他喘息起来。

再难抑制,Bucky努力的朝那熟悉的红、白、蓝身影走去。

“Steve?”

Steve猛得转过头来看向他,尽管他正在和谁交谈——那是个机器人?但他就这么中断了谈话,可能话才说道一半,这可有点无礼,但Bucky才管不了那么多,因为Steve在这里。只要是在Steve的身边,他就可以应付整个陌生的世界,而且甘之如饴。找到Steve,因为他的大脑已经是一团乱麻。

然后Steve脸上友好的神色僵住了,变得陌生起来,他看着Bucky,就像……就像他不认识他了,Bucky的心跳猛的加快,心脏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

(要是Steve不知道他是谁,要是九头蛇抓到了Steve——他感到了恶心——要是他从没有逃脱,要是他们让他忘记了Bucky,要是Steve只是Bucky的一个梦,要是要是……)

一个火红头发的女人隔离在了他和Steve之间:“你是谁?”

“Bucky?”至少Steve的眼睛仍是熟悉的。Bucky仍在熟悉他的身体,但那双眼睛完全没有丝毫变化。Bucky再次找回呼吸,引来肋骨的阵阵抗议,Steve知道他是谁,Steve会帮助他让这个世界停下来不再那么陌生。

“Bucky——你现在在哪?你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Steve怎么知道Bucky迷路了?不管怎么,一直都是Steve让他们迷路的。如果他只把注意力集中在Steve身上,他可能不会就这么吐出来。Steve的声音里蕴含着指挥官的语调,长时间作为士兵让Bucky下意识的回答起来。

“我们被九头蛇俘虏了,”他报告道,“我挣脱了开,不知道在朝哪个方向逃跑,他们在追我,我跑进了一间房子,看起来像是仓库,我试图找到一件武器,任何我可以使用的东西,然后什么坠落了下来,我想我把一把架子推倒了,然后发生了爆炸。不记得这部分了,我一醒来就发现墙壁和部分天花板压在了我的身上。

“是的,我们都感受到了爆炸,”机器人说道,它的脸上奇异的露出判断的神色,又或许那只是因为那双亮着的眼睛,“整栋建筑都在晃,可能整座山也是。”

“哦老天,”弓箭男说道,“额,Bucky,你能把外套脱下来吗?”他朝旁边挪了挪给Bucky留下脱衣服的空间,Bucky的双腿颤抖起来,全靠自己在支撑重量了。

“为什么,很冷的。”倒不是说现今低温真的对他有什么影响,但这是原则问题,“Steve,我感觉不太好。”

“我很抱歉,Buck,”Steve说,该死的,他在露出狗狗眼,“就只需要一会儿。”至少Steve站得更近,并忽视掉女人尖锐的目光。

Bucky摇了摇头——呀,这可不是个好主意——然后解开了他的外套。他想念他的蓝色外衣了,那些九头蛇的混蛋最好没有损坏它。脱下厚实的黑色布料,一只手拿着它,所有的人,包括Steve,都在盯着他,就像他们从没看见过一个穿着破损T恤蓬头垢面的人,“什么?”

“抱歉,”弓箭男说道,然后撕开了Bucky的衣袖。

“什么鬼?”Bucky大叫起来。

空中的沉默变得凝重起来,Steve的眼睛都快瞪出了眼眶。

Bucky低头朝自己看去,想要弄清楚他们在看什么。除了正因寒冷而冒出鸡皮疙瘩外,他的左臂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呀,他的T恤上黏着黑色的血块。

Bucky吞咽了下,“哦,血流得真多。”

“是啊,”女人说道,“试着别因为这个杀了我。”在他意识到她的移动之前,她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微弱的疼痛感传来,突然间他的左臂上出现了一道小伤口。

“Oh my God,”Steve说出了Bucky的心声,“耶稣基督啊,你们见鬼的有什么毛病?”

一滴血液从他的伤口处渗出,他们仍在盯着他看。

Bucky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Steve胸口熟悉的亮闪闪的星星冲向了他,然后他晕了过去。

——————————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 ( 15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