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二章

原文:AO3

上一章

随缘

译者注:本章从JARVIS视角出发,解释了时间穿越的原因。

——————————————————————

[ 插曲 ] 

“Sir,Rogers队长正往这边赶来。”

Sir,正同Banner博士谈话谈到一半,停止了下来,宣扬道:“终于!”

“很糟,对吧,一个人把所有人的进度都耽搁了,”Romanoff特工说道,翻了页书。[语音模式分析,对照历史数据,语调鉴定:讽刺。]

“有什么变化吗,JARVIS?”

虽然一有任何变化JARVIS就会告诉Sir,而桌面中央的窗口正显示着传感器的数据,但Sir就喜欢兴师动众。“从AL-49-CA-3传来的所有的辐射和能量数据来看,它们都保持最初时的稳定。”

AL-49-CA3被放置在会议桌的中央,下面是金、红相间的垫子。

[现场注释参考:看起来像是超大的大理石,但我打赌这不是由玻璃做成的,表面黯淡,里面却有光芒。看起来像是有层薄烟笼罩在上方,但触碰起来却是干的。里面有微弱的彩色光带。(TS)]

“他们在楼下怎么样?”Banner博士问道。

问句不明确。[参考个人特征,同Rogers的关系。]很可能是定性性问题。“Rogers队长和Barnes中士都未显示出过度的悲痛,他们享用了顿大餐,Barnes中士目前正在研究电视。”

“就只是别让他找到黄片就好,”Sir心不在焉的说道,“不,等等,我在说什么?他是个刚从前线下来的士兵,难道给他看黄片不是我的爱国主义责任吗?Jay,Jay,给这个好家伙提供些黄片。”

[语音和联系环境分析,忽视指令。]

“请不要给Bucky提供黄片,JARVIS。”Rogers说道,走出电梯口。[相反的指令,接受。]

Rogers队长立刻坐在了桌子旁,双手掩脸,“我不知道我还能隐瞒多久……我想他还处于震惊当中,但他迟早会明白过来的,我从来都没有对他撒谎的能力。”

房间安静下来,直到Sir说道,“你知道,那也不完全是个谎言。”

“冬日战士大概会说这是真的。”Barton特工说道。

Romanoff特工坐在了Rogers队长身边,她低声温柔道:“这样做会更好一点。”

Rogers队长把双手放在桌面上,“撒谎是最糟糕的善意。”在话还未说完之前他就瑟缩了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都没经历过他所历经的一半,这么说是不公平的,你们怎么看?”

“我知道隐瞒真相的代价,尤其是来自我们信任的人,”Thor说道,“但这个消息的确是可怕的负担。”

“这取决于你,Cap。”Banner博士说道。

“你甚至都不用说什么,”Romanoff特工说道,“历史书、文件、网页都会证实这点,你的确失去了他。”

JARVIS粗略的检查了下Sir为冬日战士或者James Buchanan Barnes的任何新数据所设定的标志,冬日战士项目并没有存在于Romanoff特工所上传到网上的神盾局/九头蛇的信息里。队伍里唯一找到的文件是纸质版的,在JARVIS所查明的信息里,神盾局和九头蛇中很少的有关冬日战士的信息都是传闻,只有直接接触冬日战士项目的人员才能将其和Rogers队长的朋友相联系。

而世上的其他人所了解的是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仍已死亡,死去70多年了。

 他收到一则来自Sir的消息,通过Sir的Stark平板:FBS上有什么进展吗?

JARVIS[参考’找到Bucky的潜艇(Find Bucky’s subs )’项目]以一贯的态度回复道:我仍在对Sir最近侦查的九头蛇基地里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但结果并不能保证。基地在1963年就几乎弃之不用,自那之后就再没有与外界取得过联系,仅在洞察计划后才被重新使用。

“更多的好消息,”Sir说道[语调讽刺],“在我们刚攻击的基地里似乎并没有什么有关潜艇的数据。”

如果不是这么做太过不可思议,以及对完全数据的实体显得有失体统的话,JARVIS会叹气的。“没有任何有关单人潜水艇,也就是Barnes特工所搜寻的九头蛇的费赛尔多实号(译者注:就是美队1里Steve刚获得血清时追逐的那个九头蛇跳到水下时乘坐的潜水艇。)的数据,然而发现了在一则记录里略微提及了在1946年时,另一个基地里有至少一舰队的这种潜水艇。”在发给Sir的Stark平板电脑里,他加了句:我是在告诉你这件事,Sir。因为Potts小姐相信告诉Sir类似的事情时一定得清楚的说出来,不然Sir永远都不会知道是在对他讲话。

“至少确认了Barnes的情报。”Romanoff特工说道。

Sir朝Rogers队长看去,“在他被弹回过去之前,现在的……Bucky还记得为什么找到那些潜艇这么重要吗?”

“没有,”Rogers队长说道[语调恼怒],“他在努力,但他对他的记忆如何回归,或者说哪些回归没有任何控制能力。”

“我们知道,Steve,没有人因此责怪Barnes,”Banner博士说道[语调同情]。

Rogers队长低下了头,“抱歉。”

房间再次安静下来,然后Banner博士问道,“你对这事的印象呢,Steve?你还记得,嗯,Barnes和Bucky大概是什么时候交换的吗?”

“从他的描述中来看,我非常确信是在那次任务中……一些九头蛇士兵隐藏在某个掩盖住的地牢里,抓住了掉下去的两个咆哮突击队队员,”Rogers队长缓慢的说,“其他的人想要营救他们,却也被俘。如果我不投降的话,基地掌权的指挥官就会挨个开枪杀死他们。所以我投降了。”他低下了头,“但我们没有在里面待很长时间,就只是几个小时,然后我们冲了出去。那看起来和许多其他的任务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从中听到的信息是,”Barton特工说道,靠着椅背,“一个来自未来的有高超训练的杀手代替了你最好的朋友,而你没有注意到?”

Romanoff特工,Thor和Banner博士看向Barton特工[面部表情分析:紧绷]。

Rogers队长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下,“我们那时大概在闹矛盾,某种程度上。”

“等等,真的?”Sir大声叫嚷,抬起头来,“Cap和Bucky在闹矛盾,就像,我们是在谈论‘我不敢相信你把所有的橙汁都喝了,还不续满’那样的矛盾还是拳打脚踢那种闹矛盾?”

“都不是,”Rogers队长说道[语调复杂],“听着,我们当时是在战场中,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Bucky和咆哮突击队的成员比我更早卷入战争,他们被俘虏过,Bucky也被折磨,被做试验。所以如果Bucky有时有点疏远,如果他比我记忆中更安静些,嗯,战争会改变所有的人,每天都有人崩溃,或者擅离职守。他从未残忍过,他不袭击囚犯,他总是很擅长用枪。所以,不,Clint,我没有注意到我最好的朋友被他来自未来被洗脑的自己代替了。”

“九头蛇很擅长渗透,”Romanoff特工说道[语调冷淡],“他们训练冬日战士适应任何地方,即使是情报有限。你不可能知道的,Steve。”

如果JARVIS没有经历过很多次Sir喜欢用一种情感表达处理各种行为模式的话,Romanoff特工同样这么做的能力会让他感到困惑。

“赞成,穿越时空这样的情况在中庭并不常见,”Thor说道,“被最好的欺骗到并不必感到羞愧,尤其在你完全不知道还有这种可能性的情况下。至少我们的Barnes的欺骗不是为了恶意,而是为了保护。”

“保护?”

Thor看向队长的神色JARVIS只能将之分类为善意,“你会做些什么,队长,如果你知道你对面的是来自未来的你的朋友,如果你知道是什么造就的他。”

Rogers队长安静的凝视着遥远的地方。

“好吧,我们知道Schmidt搜集了各式各样的东西,”Sir说道,把房间里的注意力吸引到AL-49-CA-3上,“有一段时间他对魔法和力量充斥着希特勒式的狂热,介意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展品A的信息吗,Thor?”

“这个设备不是阿斯加德所铸,但我认出了用作手持——外壳的巫术seiðr。”Thor朝宝球伸出手去。

“别……”Sir眨了眨眼,“事实上,我在说什么?你是几乎坚不可摧的雷神,而你的锤子似乎喜欢你,所以我非常确信如果另一种神秘物体试图侵入你的话,它-她?-会站出来的。请继续,除非你把它引爆了,请别让它爆炸。”

Sir的话还没说完,Thor就已经触碰到了那个物体。Thor轻轻的碰了碰它,然后悬空的抚摸着它。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Thor表情的丝微改变显示出他感受到了什么。

“万事皆顺,”他说道,“吾乃Thor,来自阿斯加德,他们是我中庭的朋友,我们不怀恶意,只是好奇你的目的。”

“所以它有思维?”Natasha问道。

Thor皱了皱眉,似乎不确定该怎么回答。“祂与雷神之锤思维模式类似,我几乎确定祂是光之精灵的杰作,存在于我的年代之前。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来自亚尔夫海姆之光,他们称之为世界之树的回音。”

Thor的声音似乎让这个设备更加安心,宝球的表面从黑色转至不怎么黑,再变成了金属灰色,明亮的旋涡条纹随之浮现。

“啊,正如我所怀疑的,有有关祂的传说流传,比如在天地之间第一场战争爆发之前光之精灵喜欢做些什么。”看着周遭感兴趣却明显不明白的神色,Thor详细描述道,“传说中蕴含了祂的目的,那些语言只有祂本身知晓,”他有些动怒,看起来陷入了苦想,“把一个领域里的世界的想法向另一个领域里的解释是很困难的。祂乃迷失的传说。”

“和你差不多?”Clint问道,他似乎决定没有危险存在,或者至少短期内不需要战斗,正四肢伸展的瘫倒在沙发上,大声的咀嚼着玉米饼,“你知道,在维京时代你们的人降临到这儿,伴随着闪电大作,结果被当做了神膜拜?”

“中庭里也有关于光之精灵的传说,但那些都和亚尔福海默的人有很大不同。”

“嗯,你和……其他阿斯加德人的故事也不是完全精确的,”Sir说道,做了个鬼脸,不幸的是JARVIS非常确定在坐的所有人都正确的猜到了Thor的未尽之言。

Thor悲伤的微笑了下,“的确。”如果他朝Clint快速的看了一眼,没有人会花精力去注意,至少除了JARVIS之外。“他们中的几个或许造访过少数的中庭居民,把此类成果给了他们用作战争,或者为了其他目的留给了他们。”

“所以,祂到底是做什么的?”Steve问道。

Thor的表情变得极度的专注,他双手交握住了宝球几秒钟,微弱的光芒在他指尖闪烁。他的嘴唇蠕动,但Steve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的耳膜却感受到轻微的压力,就如同突然改变海拔的感觉。然后Thor分开了手,让宝球在空中悬浮。

宝球不再是宝球,似乎正要分裂成两半,却在即将分开时戛然而止,如同细胞在有丝分裂过程中被捕获,而且仔细一看的话,祂的另一半似乎并不在这里,更像是一道阴影,除此之外,它看起来变得扁平,从各个角度看都是二维空间的样子。JARVIS回看了遍视觉化录像,发现阴影的那一半只在短暂的闪烁时才出现,似乎不能正确的记录它们。

在几分钟的无声交流后,Thor最终说道,“迷失的传说乃为滋养智慧而生,祂在一个人一生中的两个时间点与之相遇……而祂判断他们会从祂的礼物中受益……祂通过时间流将他们进行交换,持续短暂的时间。”

“多久?”Steve问道,声音发紧[语调不安]。

“中庭的一个月相轮回,然后祂就会把他们换回来。”Thor挠了挠他的胡子,“祂说祂在中庭里存在的时间以你们的人生计算会有很多代,我相信我们在有关光之精灵来到这里,并刻意留下了一些他们的成果的猜想是对的。祂在中庭的时间之长,足以让祂将这个世界的能量转换为自己的。”很明显看见了他的同伴们不明白的神色,他加了句,“祂的魔力内核对中庭的感知超过了对亚尔夫海姆的。”

JARVIS启动了个倒计时,基于发生交换时的月相圆缺。

房间里Steve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当他们交换回来时会发生什么?他们……他们会记得发生过什么吗?”

“不然他们怎么能获得智慧呢?”Thor眨了眨眼,“我是直接翻译的,额,祂说……过去不是为了改变——抱歉,我认为祂更像是在说……祂不是为了改变过去而存在?”

Steve吞咽了下,“那么如果……如果他俩之间有人改变了过去会发生什么?”

“他们不能这么做,”Thor皱了皱眉,“祂是在表达世界之树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哦,祂在让我注意礼貌,其中的具体细节只关乎祂和祂的旅行者,与我们无关。”

Stark清了清喉咙,“那有关爆炸呢?就只是担心,既然它把九头蛇基地都炸得粉碎,如果当他们交换回来时类似的事情会发生,我们就可以先做好安全保护措施,或者至少让他待在地面上。”

从Thor皱着眉头,明显的在脑中运算着什么的神情来看,这似乎需要一些计算。“爆炸的原因是……将两个活体交换时间所导致的能量错位。我以为会有某种仪式存在,或者至少它会发生在加固的建筑物中,它大概也与被转移的生物的生命维度成比例,70年对光之精灵来说只是瞬息之间的事,但对于你们的物种却是很长的时间。”

Thor挠了挠他的胡子,“祂说返回的旅程并不需要任何能量的释放,祂的承受者们只会简单的回归于他们原属的时间流中,事实上,祂是在维持现状,在这次旅途的终点他会简单的释放他们,世界之树的自然之力会使他们回归。”

“Barnes需要接近祂吗?”Banner博士问道。

当Thor传递这个问题时,他微微皱眉,“祂说祂已经接近了他们,哦,不,祂的容器——就是这个东西——并不需要接近旅行者,祂已经定位了他们,当然是使用的祂的魔法,但祂即为魔法,这个外壳仅乃祂息眠时的容器。”

“我想我们明白了,Thor,谢谢你。”Banner博士说道[语调温柔],这让JARVIS想起Sir和他的朋友们通常将Thor的谷歌全能翻译当做理所当然,而没有考虑过不同知识体系交流的内在复杂度。

这似乎就是迷失的传说所愿与他们分享的知识范围,因为Thor再也不能获取更多的内容。

“JARVIS,告诉我你从中获取的信息比我多。”Sir说道。

“我与Sir所见的是同一传感器显示屏。”JARVIS说道,没有一个传感器显示过迷失的传说周遭环境和物理因素有任何改变。

Rogers队长突然发出声痛苦的声音,双手掩脸,然后他放下了手,眼睛大睁,“哦,天啊,”他说道[语调惊慌],“我们还没有考虑过Barnes。”

——————————

译者:这章可能会有些翻译错了,原作者似乎想保持神秘,有时会语焉不详,而且对北欧神话也不怎么熟悉。好难翻啊。

评论 ( 8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