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七章中

    文:AO3

序言第一章上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中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中 第五章下 第六章 第七章上

sy

      他把Steve拽到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虽然他没有Steve在艺术方面的才华,但他总是喜欢欣赏艺术。他尤其喜欢富有历史意义的作品。这就是为什么有Steve在一起会更加棒,因为Steve会告诉他作品里所有有趣的地方,比有导游还好。

      他是昨晚从Stark那里得知的这个地方,在假定像Stark这样的富翁对这种东西一定有所涉猎后,他向Stark问起了艺术博物馆。Stark本打算给他安排在博物馆对外开放时间外由博物馆馆长亲自带领参观,但Bucky就这么一直盯着他,直到他举起双手表示放弃,嘴里嘀咕着,现在我终于知道队长那副表情是从哪里学来的了。之后JARVIS向他解释了这只是Sir表达友谊和支持的方式,这让Bucky不由暗自琢磨:Howard,你他妈到底对你的孩子做了什么?

      说道小孩,Steve最后吸引了一小群的观众。那时他们正在参观立体主义画展,欣赏着毕加索的“读报纸的学生”。

      一切都始于Bucky开口道:“还记得我们在这里看过格尔尼卡吗?”

      当知道那副画已经返还给西班牙后,他既有些失望又感到高兴。在他和Steve真正见到战争之前,他们讨论过很多有关希特勒和战争的话题,他怀疑那副激励了Steve决心的画某种程度上阻止了纳粹进攻欧洲。

      强壮而温柔的男子专注的向Bucky介绍那副画在他们那个年代后发生的事,甚至都没有注意越来越多的观众聚集在了他们周围——“在越南战争期间,托尼·沙弗拉兹在美莱村大屠杀后用喷漆画了副‘杀死所有谎言’的画……”

      多数的观众都没有Bucky的手肘高,Bucky怀疑房间里的成人也在倾听,只不过他们表现得不那么明显而已。但也可能只是布拉克的“静物曼陀林和节拍器”很受欢迎,他又如何知道?

      他看见一个穿着制服的导游正站在远处的角落。

      Bucky有瞬间担心他们打断了别人的团体参观,但从那个导游大睁的眼睛和眩晕的神色来看,他不认为她会介意。

      “……在1992年它来到了马德里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自此以后它就一直在那儿了。”

      Steve朝Bucky粲然一笑,然后似乎这才注意到了他们周围小孩的数量多得不同寻常。Steve喜欢小孩,但却从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相处,因为他是家中唯一的孩子。Steve朝他们微微笑了笑,带着点无助,Bucky不得不咬着嘴唇,忽视掉内心中的波涛情愫。

      人群快速的散了开,大人们都在努力的表现出他们只是凑巧聚集在了一起而已,而个别尚未达到纽约客的社会化的小孩都在轻声说道:“谢谢美国队长!”

      导游朝他们走了过来,当Steve发现她时,他不安的说道:“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搅的。”

      “完全正确,队长,”她肯定的说道,“你说的都很准确,我相信我们的游客收获了比只阅读卡片更多的知识。”她脸颊微红,“事实上,我,呃,想谢谢你。看到美国队长对艺术史充满热情意义重大,我的意思是,我是一名学者,我已经疲于听到人们对艺术史毫不关心,你知道?我会毫不惊奇这些孩子们中的几个会在未来中以此为业。”

      “我认为历史研究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Steve真挚的说道,“所以应该是我感谢你。”这位女士看起来几乎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如果我能让这些孩子开始考虑艺术和历史的话,我不介意刚才献丑了。”

      Bucky发现几米开外有一个小女孩正看着他们,当她发现他注意到她时,她朝他露出了明亮的笑容。她可能是黑人后裔或者拉丁美洲后裔,或者混血儿,她正穿着一件同她深色皮肤相称的亮黄色裙子。

      他留下Steve和导游交谈,走到她身边蹲下。

      “嗨,”他说道,“你想和美国队长聊会儿天吗?”

      她点了点头,然后偏着头问道:“你是Bucky吗?”

      他眨了眨眼,“是的,那你是谁呢,小姑娘?”

      “Charlie!”她滑下她明亮粉色的双肩书包的一侧肩带,动作令人惊讶的灵巧,然后她拉开拉链,掏出了个——

      “这是只巴基熊吗?”Bucky愉悦的问道。

      “是的!”巴基熊被小女孩自豪的塞进了他的手里,“我在爸爸大大的战争书中看见过你的照片。”

      “那些照片都是在很长时间前拍摄的了,”他说道,把玩着手中的巴基熊,它同他在Steve手机里看到过的图片一样,但他以为它会更大一点呢,不过可能它有不同的大小。

      蓝色制服的颜色有些褪色,绒毛也不怎么平整,耳朵旁的线缝有些松动——看来这只巴基熊很受喜爱。

      他吞咽了下,胸口绷紧。

      “爸爸说因为这样它们才没有颜色。”Charlie说道。

      “听起来你爸爸很聪明,而你呢,小姑娘,你的眼睛真是非常敏锐。”他抚摸了下巴基熊的脑袋,把它还给了她,“但是,你知道,我真的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如果你的爸爸妈妈不相信你看见了我,不要感到惊讶好吗?”

      “哦,我没有妈妈,”她告诉他,小心翼翼的把玩具放回了书包,“但爹地说他喜欢我编的故事,所以他只是会认为你是我编的故事而已。”

      他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但他还是自动的帮她把双肩背包背回了她的肩膀。

      “你的爸爸和你的爹地——他们不是一个人?”他问道。

      “……不是?”她停下了调整书包,抬起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仿佛在思考他的理解能力是否出了问题。

      “交了个新朋友,Bucky?”

      Bucky抬头朝及时打断他们的Steve感激的笑了,“嘿,Steve,她是Charlie,非常聪明的小姑娘,她知道我是谁,所以她给我看了巴基熊。”

      “嗨,美国队长,”Charlie欢快的笑着道,虽然她朝旁挪了挪,似乎想藏在Bucky身后。Bucky不得不咬住腮帮子才能不因她的羞涩而笑出声来,毕竟她之前还那么口齿伶俐,而这可是Steve啊。

      Steve看起来似乎也同她一样不知所措。

      “没关系啦,”Bucky说,“就只是队长而已,他甚至都不会拍死一只苍蝇,你想和他说些什么话吗?”

      她可爱的咬着下嘴唇,突然间打开了话匣子,“我找不到爹地和爸爸了,他们说如果我走丢了就去前台的大桌子那里,但我不记得路,然后我看见了你和Bucky。爸爸总是说巴基熊会照顾我的,所以我想我和你们呆在一起会很安全。”

      Bucky和Steve都眨起了眼睛,花了一会儿功夫才消化掉她的话。

      Bucky仍然对她一直提到的“爹地和爸爸”感到困惑,再加上她之前随意的说她没有妈妈。

      幸运的是,Steve看起来一点也不迷茫,他在Bucky的身边蹲下身来,“好吧,在这样大的地方里走丢后,你是应该去前台咨询。如果你不记得路的话,你可以问下工作人员,就像Jessica。”之前在同Steve交谈的导游在他们身后朝他们挥了挥手,“让我和Bucky送你去前台怎么样?如果你告诉我们你爸爸们的长相的话,我们可以在去的路上寻找他们,我确定他们现在一定非常担心你,如果我们三个都在找的话,我们就可以很快的找到他们。”

      Charlie点了点头,赞同这个计划,然后出乎意料的她抓住了Bucky的手。

      “爹地就像你一样的高,他的头发看起来像队长的,只是更长一点。”Charlie说道,拉着他离开立体艺术画展区,“爸爸看起来和我更像,因为我们都是来自墨西哥人的后代,但爸爸的眼睛更小一点,因为奶奶谭来自的台湾。”

      她朝后仔细的看了看落在后面的Steve,后者正像个傻瓜一样微笑着看着他们,然后她似乎决定了美国队长真的是人畜无害,因为她朝后退了几步,用空着的手抓住了Steve的手。Bucky看着Steve羞涩愉悦的表情,发现自己笑得腮帮子都在疼。

      Charlie蹦蹦跳跳的跟着他们,叽叽喳喳的说着博物馆的儿童活动区,而她爹地只喜欢那些无聊的图片,她想在午餐后吃个冰淇淋;看起来完全都不着急,似乎既然她在同美国队长呆在一起,那他们绝对能找到她的父亲们。她甚至都蜷起腿,在他们之间荡起了秋千。Bucky希望他看向她的目光不要太过热忱,但他无法抑制的在想他和Steve是否有过如此闲暇时光。

      他也在想象他们组成的画面,Steve之前提到了Charlie的爸爸们,这让Bucky有理由相信他没有误解。没有人对两个男人像伴侣一样闲逛有所微词。事实上,既然他在刻意寻找,他发现了三对男人正手牵着手,还有一对带着个小孩,两对年长一点的女人在手挽着手,后面跟着个看起来很无聊的青少年。

      Charlie告诉的有关他爸爸们的长相并没有多少用处,但幸运的是那并没有关系,因为在他们都还没有走到自动扶梯时,就有一个高个子男人从走廊的另一侧冲了过来,如释重负的大喊道:“Charlie!”

      “嗨,爹地!”Charlie回道,最后用力的在Bucky和Steve之间荡了次秋天,向前荡进那个男人的怀抱里。

      他把她举了起来,紧紧的抱着她。“哦,谢天谢地,你去哪里了?我们整层楼的在找你。”

      “我过去看那张画满贝壳的图画了!”Charlie欢快道,“然后我就找不到你和爸爸了,我本来想像你告诉我的那样去那张大桌子那里,但后来我看见了美国队长,他和Bucky帮我找到了你!”

      那人终于发现在场的不只他俩,他咳嗽了下,脸颊微微发烫。但他没有把Charlie放下来,就只是松开了手,让她能转过身来。微笑着,他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突然停了下来,眼睛大睁,张着嘴巴看着Steve。Bucky意识到可能先前他对她提到的“美国队长”没有听到心里。

            Steve的神色从容,仿佛他一直在遇到这种事情,他微微一笑,伸出手去,“Steve Rogers。”

      “Mark Jones,”那人说道,同Steve握了握手,“谢……谢谢你们找到了Charlie,希望她没有给你们添麻烦。”

      “完全没有,很高兴能有所帮助。”

      另一个人穿过一群小学生从楼上冲了下来,几乎撞进了Mark和Charlie身上,他拥抱着他们,把脸埋在Charlie的头发里。

      “我差点就恐惧症发作了,”那人说道,“Charlie,我告诉过你走丢了会怎样?”

      “我在看那些画,就像你告诉我的那样!”Charlie反驳道,“而且后来我和美国队长呆在一起,所以没什么关系。”

      Mark清了清喉咙,“Ed,这是美国队长和……”他不确定的看向Bucky,似乎他才意识到Bucky还没做自我介绍。

      “James。”Bucky说道。

      “……和James,他们找到的她。”

      Bucky本想告诉他们,真的,是她找到的他们,但Steve开口道,“叫我Steve,拜托了。”同时Charlie开口道,“不,他是Bucky。”

      还好他俩声音此起彼伏,因为这掩饰了Ed由衷的暗咒,“我勒个擦。”

      他们彼此相看了一会儿,Bucky清了清喉咙,说道,“Charlie提到你们俩对历史感兴趣。”

      Mark笑了起来,“主要是Ed,他的妈妈在退休前是图书管理员和军史家,最近她把她成堆的书籍送给了我们。”

      提到他的妈妈似乎让Ed回过神来,“我很确信她只是想在Charlie才这么大时就对她产生影响。”

      “奶奶谭无所不知。”Charlie严肃的告诉Steve。

      “那么你最好跟紧爸爸们,”Steve说道,“我想她不会赞同你从他们的面前消失,对吧?”

      Charlie的眼睛一下大睁,仿佛这才意识到她要麻烦临身,“你必须告诉她这只是个意外!”她要求Ed道。

      Ed笑了起来,“只要你不再走丢。”

      Mark坚持给他们买杯咖啡道谢,所以他们转向了最近的咖啡店。Bucky兴趣盎然的听着Mark和Ed说起他们的工作,然后他们的家人,然后害羞的深入道他们如何相遇的,Charlie是来自的哪儿。Charlie似乎对整个故事都非常熟悉,把多数的精力放在了用巴基熊出其不意的在桌子上下发动攻击。

     Bucky都快忘了他有多喜欢小孩。

     最终两个成年人不得不离开,他们送他们走出了楼房。

     “巴基熊营救,”Bucky说道,最后拍了拍玩具熊,然后关上了双肩背包,他朝Charlie敬了个礼,“很高兴见到你,Charlie。”

     “拜,Bucky!拜,Cap!”

     Bucky看着这家人离开,胸口仿佛噎着肿块。他小心翼翼的只去想清凉的微风和空气中油炸食物的味道。他正准备建议给Steve买些小吃,突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当小女孩用力的抱紧他的双腿时,他踉跄了下,连帽衫被用力一拉,让他不由得弯下身来。他被奖励了个落在脸颊上的响亮的吻,以及意料之外强壮的双手紧揽着他的双肩。

     当Charlie移向Steve时,他自觉蹲下身来。当她亲吻他时他灿烂一笑,温柔的回抱了她。

     “谢谢你们!”她朝他们说道,然后跑了开,同来时一样的迅速。

     直到他们坐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时——Steve胜利的让他承认他饿了——Bucky才开口说话,脑中把刚才的经历过了一遍。

     “所以两个男人现在可以结婚了?”他安静的问道,“以及两个女士?他们还可以领养小孩?”

     “是啊,”Steve说道,他正露出当他对人们非常自豪时的笑容,“我仔细研究过这个,我可以……”

“告诉我,”Bucky说。

Steve告诉了他。

嘿,Steve。

我忍不住去想如果我们出生在这个年代的话,你和我之间会怎么样?我确定我们仍然会是朋友,但或许我们不会那么亲近,或许你的病不会这么严重,女孩们似乎也不那么介意小个子了。

又或者什么都不会改变,或许不管时空转移,你和我之间都是一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来这里。

我能看出你有多想念我,就像我闯进了我自己的悼念,你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人不应该时空旅行——我们不适合做这种事。

    “大概一周以前,”Bucky舔了舔嘴唇,加了句,“不管怎样,对我来说,我告诉了你一些事——嗯,一些我揣在心里想要倾诉有段时间了的事。”他听到Steve变得僵硬。Sam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制造噪音,所以公共区域里就只有他们两人。Steve深吸了口气,坐在Bucky旁边的沙发上。  

    Bucky偷偷的打量了他一眼,“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是啊,我记得。”Steve说道,盯着自己的双手看。

    “我们告诉其他人我们在闹矛盾,”Bucky说,“我一直在躲着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你一直都很忙。”

    “我注意到了,”Steve确定道,“但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想你需要些空间。当你不再生我气时,你从不会不让我知道。”

    “我没有在生你的气,就只是……这样更容易点,保持距离。”

    “我可真蠢,”Steve双手握拳,“我知道我没办法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但我本应该……我一直以为我们还有时间,我以为我们可以等到战争结束后再解决这事。”

    Bucky必须得更加坚强一点才能不问出口,“我们……我们和好了吗?在最后?”

    Steve的喉咙里发出声哽咽的声音,又很快抑制住了,他花了一会儿才能开口,他所回答的就只是,“是的,是啊,我们和好了。”

    “很好,”Bucky说,有点迷惑,他不确定该怎么解读Steve的神色,如果Steve不想讨论这个话题的话,他不想逼他。

    如果是他失去的Steve,他不认为再谈论起他他能承受得住。他会把他关在他内心最深的角落,扔掉打开它的所有的钥匙,忘却通往那里的所有道路。

    是Bucky率先离世的也有所益处,一个失去了Steve Rogers的Bucky Barnes不会……是个好人。

    

评论 ( 9 )
热度 (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