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八章

 文:AO3

序言第一章上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中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中 第五章下 第六章 第七章上 第七章中 第七章下

sy

Chapter 8

Winter Soldier

  第二天早上他们才将将的吃完早餐,Rogers就被召进了司令营。他前脚刚走,咆哮突击队的成员们就开始面面相觑。在若有所指的神色和些许的暗骂间他们达成了共识。

  当Rogers回来时,所有人的行军袋都已经被取出来了打开,准备好了根据任务参数进行打包,他们的武器都已经被清理检查过了。Rogers仅是点了点头,丝毫未见惊讶。

  “好吧,伙计们,”Rogers说道,“同盟军步兵营里的一些战士意外的遭遇了九头蛇的货物护送部队,被分散在了森林里。菲利普希望我们前去营救。”

  “什么时候出发?”Jones问道。

  “两小时后,”Rogers转向了Falsworth,“Monty,如果你想退出这次行动,休息一下的话,我们都可以理解。”

  “没他妈可能,”Falsworth说道,整理了下帽子,“追杀九头蛇,炸他个狗娘养的,听起来相当完美,多谢。”

  “其他人呢?”Rogers问道。

  出乎Barnes意料之外的是Rogers的目光在他身上短暂的停留了片刻。

  “我知道上次的任务比较艰辛,而我们也才回来,不用感到不好意思要求休息一下。”

  所有的人都安静的看着他。

  “好吧,好吧,”Rogers挥了挥手,“开始准备。”

  

  他们来到目标公路的东南方,将吉普车藏在一英里以外的另一条路上,通过步行悄然接近目的地。

  Barnes一直在密切的观察着整支队伍的情况,以及他们相对于他的位置。他们很安静,但并不完全的悄无声息,甚至是Rogers。他没花多少时间就获悉了每个士兵前进的独特之处。Dugan的右脚比左脚落地要重,Morita的步伐轻快,Falsworth在畅通无阻的道路上会不自觉的用上行军的步伐前进,Jones更喜欢间或改变节奏,使得他行进的情况最难预测。

  美国队长是最安静的,但尚未达到他的能力极限,Barnes猜测这是为了将敌方注意力吸引到他的身上来,Rogers的行为模式之一。他不得不承认,这具有最小化伤亡人员的战略意义,但他怀疑Rogers并非有意为之。

  他发现自己在暗自记下所有的小细节:细微的走路不协调,本可避免的与植物和石头的刮擦,对身体关节的低效率使用。他惋惜的发现Rogers的动作里至少有十数种可以进行微调的改善。不是说特别的不好,但这更是麻烦所在,因为他没有办法直截了当的指出来,他唯一知道Rogers还能够提高的原因就是他的训练和对未来Rogers的仔细观察。

  在他北侧五十码的地方,Rogers突然改变了行进路线,朝一小簇灌木丛处走去,很明显发现了什么。Barnes体内的一小部分注意到其余的队员们都彼此默契十足,因为他听到他们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Rogers的周围,以Barnes强化过的知觉也未察觉到他们之间有过交流,而大部分Barnes的精力却集中在被他大得要死的靴子滑下浅坡的碎石块和被没有耐心的金发大个子将幼树拨弄开的沙沙作响声上,他不由咬紧了牙关。

  在他走近灌木丛之前他就闻到了血腥味,哦。

  当他们看到了Rogers的发现,都不由得免冠致敬。

  三名战士,一名棕色皮肤,另外两名是白人,他们全都异常苍白,鲜血已经浸透了他们的制服,红棕色的凝固干涸。

  即使当Rogers偏离路线时他就保持了高度警惕,但体内不知该如何停止的警觉仍告诉Barnes这是个绝佳的埋伏地点,这些尸体就是诱饵。

  “Monty,”Rogers安静的唤了声。

  Barnes没有被吓一跳,这种非功能性惊讶反射模式早就经训练从他的体内剥夺,但他有抬起头来看向Rogers。

  “哦对,”Falsworth说道,他转身穿出灌木丛,边走边摸出了盒香烟。Barnes听到他走向斜坡的高处,蹲伏下身来。他赞许的意识到他在继续警戒。

  “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俘虏,”Jones说道,“他们是我们在寻找的步兵营的士兵吗?”

  “看起来像是,或许他们和他们的小队分开了。”Dugan说道。

  “或者九头蛇杀死了整队的人,”Morita截然道,吸了一口烟。Barnes朝他眨了眨眼睛,他没有注意到Morita是什么时候拿出的他的烟盒或者打火机,“而这几个倒霉的混蛋是唯一没有被那些能量枪击中的人。”

  “我们现在没有时间掩埋他们,”Rogers说道,遗憾的神色一览无余。他弯下身来,从每个人身上的狗牌上取下一块,边取边读出了上面的名字,“J. Costenos, S. Hughes, S. Whitters。”

  Barnes听到Dernier在轻声的默诵着祷告词,他的双眼让Barnes想到了久经沙场的老兵,从最低级别的军衔升迁,经验丰富老道,但他不记得是哪张脸庞让他做此联想。

  他们静默了片刻后,再次出发。

  他在一条废弃不用的道路上侦察,Jones在两百米开外自哼自乐,当他低头向下看去时——他的靴子变了,笨重潮湿,裤子上有条裂口,血液沿着他的背脊流下,森林更加湿热,耳边全是苍蝇在嗡嗡作响,他能听到头顶有飞机呼啸飞过,但他没有对其倾注注意。主要目标完成,现在他得找到个安全点静待夜幕降临,因为他是个鬼魂,而这里不是白人会出现的地方……

  他闭上双眼,将注意力集中在紧握成拳的双手上传来的疼痛,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大脑的头晕性迷失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这让他想到假借他曾经之名在1943年欧洲的森林里的情景并不比在未来的三十年后已经被洗掉的记忆更加真实可触。

  他记得Rogers读出了狗牌上的名字,一个名字浮现,但他不记得那究竟是他的伪装还是他的目标的名字,这个名字并没有在九头蛇的文档里,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九头蛇的各个头目对彼此之间有关他们的鬼魂的隐瞒不比他们对外界的少,他们由其会自发的避免和鬼魂的接触。

  他无声的念出了那个名字,Jeremiah Toll,他在想他会是个好人吗?

  找到九头蛇的部队所花的时间比他们预期的长,这是因为九头蛇的部队已经离开了公路,他们在离公路半英里的地方驻扎了个临时营地,很明显他们停顿下来打算扫清森林里的步兵营战士,已经有至少二十多个的俘虏被看押了起来。

  “我猜他们特别需要劳工。”Jones阴沉的说道。

  “我以为这是个货物护送部队?”Morita说道,与之同时Dugan指出,“伙计们,他们看起来好像有大炮啊。”

  Rogers偏了偏头,“好吧,菲利普收到的情报可能有误,或者没有谁想到问上一句他们到底是运送的什么。”

  他们在树林中穿梭,勘探周围的地形和营地情况,正如所料,有九头蛇的士兵在营地的外面搜寻步兵营的战士,但Barnes轻而易举的避开了他们,没有响起警报声也在暗示其他人也成功的做到了。重新聚集起来后,Rogers按他们的勘探结果绘出了张地图,并制定了作战计划。

  “听起来有点冒险呀,”Morita说道,“我的意思是,他们看起来打算在这里过夜,大概是希望能网住更多的俘虏,我们可以等到晚上再潜进去,出其不意的拿下营地,他们甚至都不会知道进攻的是谁。”

  Barnes点了点头表示支持这个计划,他发现Morita很具有洞察力。

  “我们等得越久,他们就越可能抓住我们的同伴。”Rogers说道。

  “他们是想活捉他们,”Jones指了出来,“不管怎样我们都会救出他们来的。”

  “有些人可能会选择战死也不愿被俘虏。”Falsworth道。

  “当发现有人进攻时,他们可能会开始枪杀俘虏,”Dugan说道,“我听说纳粹党卫军有时候会这么做。”

  Jones蹙眉道:“我不明白为什么Rogers和我们的意见都相反,他们在高处啊,Cap。”

  Rogers摇了摇头,他并没有看向Barnes,一次也没有,但Barnes的直觉告诉他Rogers的这些举动都是冲着他来的。

  “他们以为进攻的方向会来自公路这方,你可以从他们的军火部署中看出来,他们不会预料得到会有人从陡坡上爬上去。”

  “是啊,因为那样的话你就会直面枪林弹雨。”Barnes简明扼要的说道。

  “所有的士兵都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你们的身上,”Rogers不以为意,“连同枪支也会一起。”

   恼怒之情油然而生,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这么怒火中烧, “他妈的,Rogers,这个计划蠢透了,你知道的,你会把自己作死。”

  他快速闭上了嘴巴,以至于都听到了牙齿磕碰的声音。他的思维忘记了这是命令,而陷入了一种无序的状态。这……他一定……他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准备面临被训斥,被校正。他的理智知道他没在九头蛇里,知道自从……他就再没有被修正过了……美队也不是……Rogers也不是他的管理员。

  但仍然,他们现在正身处战场,美队是他的指挥官。而Barnes是个质疑命令的下属。

  让他感到困惑的是,他的爆发让周围的紧张感微妙的开始缓解,直到这股紧张感消失时他才意识到刚才它的存在。最具观察力的Falsworth摇了摇头,但这似乎更像是种习惯,而不是在表达否定的意思,因为他的嘴角正很明显的上扬。

  “谢天谢地,”Dugan说道,“我都要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把你和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偷换了,或者什么的。”

  Barnes心脏微微缩紧,但他没有表露于外。他忽视掉内心里几近恶心的感觉,这大概是因为他违背了他的程序而导致的身心反应,他本应遵从管理员的命令。

  即使Rogers不是他的管理员。

  他盯着Rogers的眼睛,“我们应该等到天黑。”未来的Rogers一定会感到非常的骄傲,他模糊的想到。

  “很好,Barnes中士,”Rogers说道,神色难以辨认,那似乎是……柔和,但结合当下的情景来看又显得会很怪异,“既然你强烈建议的话,我们就等到晚上吧。”

  Rogers大步走开了,他一转身剩下的人就开始互相使起了眼色。

  “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我80%的确定他不是真的要冒进。”Falsworth说道。

  Barnes摇了摇头,“那他为什么要提出来?”

  Dugan、Morita和Jones似乎在无声的交流着什么,Falsworth的目光看向了远方,他视线的方向指向的美队,但他的思绪却似乎被什么所占。Dernier小心翼翼的看了眼Falsworth,然后摇了摇头。

  “你太安静了,中士,就只是这样而已。”Jones最终说道,似乎没有争辩的余地,“我猜他在试图激怒你,就像那种邻家的小孩……那种习惯了和谁呆在一起就会反过来惹恼他们的家伙。”

  “或许他担心他再也不是你的最爱了。”Dugan轻笑道。

  “你们这些美国佬啊,总是把话憋在心里。”Dernier嘀咕道。

  

  计划最后并没有做出多少改变,然而对于Barnes来说,有着夜幕的掩护,这样直接进攻的风险似乎足以接受了。他们分成两组活力小队,Barnes带领Dugan和Jones;Falsworth带领Morita和Dernier。Barnes小队的目标是营救俘虏——Jones和Dugan的体型可以帮助搀扶受伤的士兵——而Falsworth的小队需要弄到货车。Rogers则从背面进攻,吸引火力。

  “今晚很暗,他们不会看见我的身影。”Rogers向他们保证道,“但你们可以随意的制造混乱。”  

  “我确定我们会尽可能的去完成。”Falsworth冷酷的说道。

   他们开始朝公路走去,Rogers转身走下陡坡,Barnes叹了口气,“Rogers,等等。”

  Rogers转过身来的速度如此的快,Barnes本能的做好了面临什么不可察的危险的准备,“嗯,Bucky?”

  Barnes思索着美队声音里些微的紧张,难道Rogers对他的进攻计划没那么自信?

  好吧,Barnes已经在打算一有机会就灭掉大炮周围区域的人。他朝Rogers走近一步,“你的盾牌带有点松了。”

  他强化的视力看见了Rogers正皱着眉头,“我拿着没什么问题。”但他还是从手臂中取下了盾牌,将皮带的一面递向Barnes,全然的信任。

  这总是让Barnes感到惊讶——不是说Rogers对他著名的盾牌特别具有保护欲,但他仍以对待一件精心护理的常用武器的尊重对待它,但他仍然总是愿意,甚至是几乎渴望的,让Barnes拿着它,甚至是使用它。

  两条皮带的长度和厚度都是一样的,但经常缠着Rogers的手腕或者手掌的那条需要调整得更加紧点,Barnes对它做了微调,然后把盾牌穿回了Rogers的手臂,解释道,“这边的皮带会比另一边的更容易损耗,因为来自你手腕和手掌扭动的力量会磨损它。”他停顿了下,“当你上坡时,脚下不要那么用力,你的平衡感足以支撑你的重量。”

  “哦,”他感到Rogers的目光正透过夜色盯着他看,“谢谢。”

  他抑制住一走了之的冲动,得维持伪装,“没事。”

————————

译者:这章里队长真是可爱得我笑个不停23333  

评论 ( 25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