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九章

 文:AO3

序言第一章上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中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中 第五章下 第六章 第七章上 第七章中 第七章下 第八章 第八章下

sy

Chapter 9

BUCKY BARNES

  Bucky早就习惯了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有Stark牵涉进来就一定会有出乎意料的发展,所以当他在大厦的私人电梯里碰到了Tony,然后被带去了武器库来场即兴参观时,他也没怎么惊讶。Stark向他展示了他最新一代的钢铁侠战甲,他发自肺腑的称赞起来,哪有谁能在这样的技术面前不流口水的?

  “它简直美到登峰造极,不仅仅只是技术含量。”Bucky说,如同欣赏艺术品一样赞美着它。

  “外形美观方面都得归功于JARVIS,”Tony谦虚的说道,“嗯,既然你来了,用下枪一下怎么样?纸靶子——还是那是硬纸板做的?或者就举一下枪?我在尝试编译我能找到的所有数据,你知道,有关不同的人使用武器的区别方面,这有助于提高战甲的可预测性,以及学习算法……”

  “好的,Tony,我很乐意为你打下靶。”Bucky简单的同意道。

  “只要我不用它来对付你,嗯?”

  “为什么不?伙计,在交火中你应该使用你能用到的所有东西。”

  根据Steve之前的建议以及他自己的观察,他一直在注意不去提及Howard,所以当Tony自己提起这个话题时,他感到十分惊讶,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刚才说了什么。

  “老爸从来没怎么提起过你,现在看起来挺奇怪的,”Tony说道,带着Bucky进入了一个射击房,“对比他一直都在说起队长。”

  “他不怎么关心士兵,”Bucky说着,不安的动了动,“我猜对于他来说,我就只是另一个扣动他枪的扳机的家伙。”

  Tony皱了皱眉,“对于一个不爱士兵的人来说,他似乎太爱队长了。”

  “他当然喜爱队长,他帮助的创造队长,”Bucky犹豫了会儿,“我总是在想他到底能否看见Steve。”

  “老爸的确喜欢他的作品,”Tony承认道,表情沉默凝重,Bucky发现在面临沉重的情况时,Tony会更喜欢露出深思的神情。

  Bucky拾起他认出的第一把枪,一把MI,手中传来熟悉的感觉,然后他想到用一把他从未用过的枪或许会更能满足Tony的目的,所以他随机的挑选了把,只花了一会儿功夫就找到了保险栓和弹匣,以及如何最好的握枪,Tony似乎没怎么注意他,但JARVIS大概在一直记录。

  “这是一把格洛克半自动手枪,Barnes中士。”JARVIS解释道。

  “谢谢,”Bucky说,现在手中握着这样的一把枪,他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下些新枪型。他朝Tony看去,他很确信Tony此时的心情沉重并不是因为他,但他也知道自己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他一生中遇到过很多想赶上他们父亲成就的人,但Tony并不像Howard,一点也不像。

  他倾身靠近,像是要说什么秘密,“在我看来,比起你老爹,我喜欢你得多。”

  ~~~~~~~~~~~~~~~~~~~~~~~~~~~~~~~~~

  现在回想起来,Bucky很惊讶这种事情居然现在才发生,的确,他们现在没有处于战争状态,但美国队长仍然有很多的事要做,当他们告诉Bucky时,他还感觉有点倒错。因为以前在家里,总是是Bucky翘班去照顾生病的Steve。

  但在面临紧急情况时,Steve还是会被召集过去,就如同当下午他们俩正沿着曼哈顿的中心走路时,Steve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Bucky……”Steve开口道,皱着眉低头看向手机。当Bucky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声他从未听过的尖锐的声音时,他们俩都吓了一跳。Bucky快速的摸出手机打开了短信,现在他已经熟能生巧了。

  复仇者的事,借下队长,抱歉:-( ——N

  Bucky摇了摇头,笑着道,“没事。”

  Steve继续像只伤心的小狗狗般的看着他,就像他以为Bucky要生气或者什么的。

  “Steve,有多少次我看着你跑去保护某些被欺凌的可怜家伙?或者被人骚扰的女士?至少现在如果有人把你推进了泥坑里的话,我不用担心你会肺部感染。”他没有说的是,在过去,他总是紧跟在Steve身后。

  Steve笑了笑,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Bucky产生了某种强烈的冲动想做些愚蠢的事,像是帮他整整衣领或者说别死了——但他的回嘴却被什么东西相撞的声音给打断了。

  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

  他们俩抬头看去,钢铁、玻璃和碎石倾泻下落,当Bucky同Steve视线交汇时,他知道他们脑中想的是同一件事:平民。

  “快跑,快离开!”他大喊起来,张开双臂把人行道上的人群往外推,他能听到身后Steve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不过是朝着另一个方向。一家小咖啡店外有几张桌椅,坐着的人花了更长的时间才能起身离开,他看见一个女人抱着个婴儿和一个小孩子。来不及了,他想。

  他把夹克衫笼在头上,朝她跑去,大喊道,“趴下,来不及了,趴下。”

  谢天谢地,她似乎明白过来他说的话,在她的桌子边蹲下身来,把婴儿护在身下,把更年长的女儿推进桌底。一只手护着女孩的头部。Bucky展开他的夹克衫,用自己的身躯掩护她们。

  多数的坠落物都很小,不重不轻的打在他的背上,但有两块砸得他闷哼出声,他感到什么尖锐的东西擦过他没有被夹克衫笼罩住的手背。当坠落停止后,他正准备直起身来,就听到远方的一道“Bucky!”,然后有什么听着像是小型飞机靠近的声音。他朝引擎的方向转过头去,看起来像是一只他此生见过的最大的鸟俯冲下来,带着——一个女人?

  有什么沉重金属的东西在他身后撞落在地,把他和仍然挤在他外套下的小家庭都吓了一跳。他看了过去,发现人行道上有一长块金属,两端扭曲尖锐,如果没有中间绷着的绳索的话,它看起来就像是个U型勾。现在那只鸟和女人离得足够近了,他能看清那不是一只鸟,而是多出了对翅膀的Sam,而女人有着一头火红的头发,紧紧的在头后扎了起来,所以她大概是Natasha,他立刻明白过来是他们中的一个把它射偏了,不然他就会被这块金属戳穿。

  Bucky朝空中的两人挥了挥手表示感谢,然后退后一步,在他和这家人中隔开些距离,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把夹克衫上的碎块抖掉。他看见小女孩从桌下探出个脑袋,尽管她的妈妈在训斥她呆在下面。

  Steve朝他们小跑过来,在他身后,Bucky可以看见一对颤抖的青少年正互帮互助的从门廊里出来,一定是方才Steve把他们推进去的。

  “Bucky,你还好吗?”

  “只是些擦伤。”Bucky说道,试着感受是否还有其他更重的伤情,同时检查着Steve。

  “你头发里有玻璃。”他伸出手去轻柔的把那闪光的碎片拂去,这个动作让他离Steve的面庞非常贴近,他咬着下唇,然后看见了Steve的目光移向了他的嘴唇,他的呼吸一顿。

  Steve蓝得不可思议的眼睛与他四目相对。

  “美国队长!”藏在桌子下的小女孩尖叫道,激动的指着Steve。小婴儿开始哭起来。

  Steve瑟缩了下,和Bucky交换了个眼神。Bucky帮助女人站了起来,对她颤抖的道谢摇了摇手,而美国队长则钻进桌底,把小女孩带了出来。

  Bucky再次听到飞机的声音,他们才帮助的女人浑身一僵,意料之中的紧惕起来,所以他解释道,“没事的,这是我们的朋友。”

  现在他仔细看的话,他能看到Sam的翅膀是从他背上的金属装置中伸展出来的,Natasha穿着的背带的连接着Sam,让他们都能空出手来。背带是可分拆的,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Sam正在往下猛扑过来,两人都在大喊,“Bucky,接住!”

  Bucky几乎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张开双臂,双腿扎稳。Sam飞得足够的低,Natasha并没有怎么坠落,虽然她一如既往的优雅落地,但冲击力仍让Bucky差点被撞翻。完全是考虑到地上满是尖锐的东西才让他坚持着没有摔倒。

  “还不赖,Barnes,”Natasha说道,突然间两人离得非常的近。

  他接住她时的双手正揽着她的腰,以正面的拥抱的姿势让他能用整个身体吸收她的冲击力,而她的手肘正放在他的肩膀上作为支撑。他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然后意识到两件事,第一,她贴得真的非常的近,面对面的那种;第二,不管她穿的是什么,都非常非常的贴身,而且非常的薄。

  当他意识到透过这层布料他能感受到多少她的身体时,他差点把她摔了下去。他坚决的将目光固定在她的双眼,而不是与他视线齐平的她身体的某个地方。

  她轻笑起来,很明显察觉到了他的不适,喃喃着什么,“真不敢相信现在有两个你们了。”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把她放下来。

  “现在出了状况,”她告诉Steve,Sam旋转后消失在两栋建筑物之间。Steve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耳机。Natasha转向Bucky,“我带Steve去事发地,你应该去大厦。”

  她的话似乎是一个建议,但她的语气很明显的表明这或多或少是个命令。咬了咬牙,他知道他在这里是陌生人,Natasha只是在尽本分。不管他有多想同Steve一起去,他都没有经过训练,没有武器,对这支队伍并不熟悉。他只会挡道。

  “遵命,女士。”他说道。

  他看着Natasha和Steve沿着街头走去,然后消失在小巷里。大厦在相反的方向,空中什么都没有,不管发生了什么,它都没有周围的建筑物高。他努力分辨什么声响,但周围并没有多少声音,而且他都不知道他应该去找什么动静。

  脚下什么发出了咯吱的响声,他朝下看去,然后抬头。他都忘记了之前的撞击在人行道上留下了这些碎石。他看不见任何东西,所以他穿过马路,如他所料,有什么撞进了这栋建筑物的一侧。玻璃外墙起不到什么阻隔作用,所以不管之前是什么撞了进去,它都撞得非常的里面。

  如果回到复仇者大厦里的话,那里的高度优势和巨大的窗户会让他看得更清,如果不行的话,JARVIS大概也会持续的为他更新战况。而且他不想Natasha因他违背命令而找他算账。

  他快速的前行,并没有跑起来,不想招来什么注意。他路过的市民们要么在快速的朝什么地方赶去,要么在保护性的弯着身体,手里拿着手机,在推特上咨询发生了什么。远方,他看见警察在努力的组织有秩序的疏散。

  Bucky穿过条小道,然后通过一条巷子,他的方向感很好,特别是在城市里,而且大厦也不难找。当他通过堆积着空瓶子和外卖盒的小道时,他听到了一道声音,并非来自脚下的金属的咔嚓声。

  他躲进一个垃圾桶的后面,这时三个人从二层楼的窗户里跳了下来。

  脚边的空瓶子四散滚开,他抓起一个,里面某种调料的味道让他皱了皱鼻子。他从垃圾桶上偷瞄了下,看见来者浑身黑衣,武装着几把枪支。他快速缩了回来,一颗子弹从他身后的墙壁上弹开,就在他刚才脑袋的位置。不,不是子弹——是某种飞镖。

  所以,没有商量的余地。

  正当他思量着行动时,一道新的身影从对面的建筑物上跳了下来,正降落在他藏身的垃圾桶桶盖上。他几乎摔了个屁股墩,紧挤在身后的墙上,弯着脖子去看来人是谁。

  来人的行装虽不如Natasha那般贴身,但仍可以确定的是穿着者是一名女性,他想他认得她的头发,但他之前并没有看到过它们被扎起来的样子。

  她快速的连开两枪,他听见一名他的袭击者倒地的声音,另外两人分散了开,躲在了掩护后面。

  “Hill小姐?”Bucky急促道。

  “Barnes中士,”Hill回道,仿佛在说早上好。“刚好就在附近,发现你可能需要帮助,希望你不介意。”

  他摇了摇手,“请随便。”他在被人尾随,他并没有觉得很惊讶,真的。后见之明的,他倒是对她能逃过他的注意刮目相看。

  她跳了下来,躲开几发子弹,子弹击中了垃圾桶,当她落地时开了枪,之前开枪的人虽然还站着,却发出声痛苦的闷哼。她再次射击,第三个人瘫倒在他藏身的垃圾桶上,手里仍然握着手枪。

  Bucky决定可以不用再躲藏了,他用尽全力的扔出手中的瓶子,小心的瞄准了最后一个人上方的墙壁。瓶子撞得比他想的更重,玻璃碎开四散飞去。

  那个人发出惨叫,这足以使得他精力分散让Hill能走进击毙他。

  他正准备站起身来,她却摇了摇头,用手势示意他继续躲藏。狙击手,她用手语告诉他。

  他在想有没有人报警。他惊讶的发现并没有平民出现在这里,刚才的枪战并不安静。

  或许这条街道已经被疏散了。

  他抬头看去,思考着狙击手会在哪个备用楼梯井里或在哪扇窗户后面,楼顶也有可能性,如果他能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枪的话就能缩小他的估计范围了。

  砰!

  砰!

  但开枪的是Hill。他看见Hill此时正戴着一幅护目镜,上面轻微的着色,镜片上闪烁过线条和图案。她抬头向上看去,要么是顶楼,要么是屋顶,然后再次开枪。远处传来哗啦的声音,一把来复枪掉了下来,正好落进一堆半打开的垃圾袋。

  “准头不错,”Bucky赞许道。

  “多谢。”Hill朝她闪过丝笑容,“我本想给你一把枪,但我把我的第二把给了Rhodes上校。我猜每个人都在忙着主战场。”

  “发生了什么?”Bucky问道,“他们是谁?”

  Hill朝他眨了眨眼睛,“哦,我猜Steve还没有告诉你?”她朝最近的黑衣尸体扬了扬头,“他们是你的老朋友,中士,他们是特战队的人,隶属于九头蛇。而复仇者们,一队九头蛇把市中心的一栋大楼里的人作为了人质,他们布置了一大堆无人机作为外围防守,复仇者被召集去了,因为警察局没有这个战斗能力。”

  “你在胡说吧,”Bucky摇了摇头,“Steve说过九头蛇还存在,但我没想到他们……离家这么近,我以为他们把基地设在了欧洲,或者什么的。”

  “现在世界联系得紧密得多,”Hill说道,“我们非常确定他们在每个洲都至少有一个基地,自从队长发现他们藏得多深后,他已经努力了好几个月想把他们根除,然后其他复仇者加入了进来,但他们真的非常擅长隐藏。”

  “但是……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九头蛇想对……”

  他听到了从生锈的楼梯里传来了极其轻微的咔嚓声,在Hill的两层楼上方。不假思索的他的手摸向他的衬衣背后,他看见了黑色制服和一把枪,他扔出手中的东西,同时继续旋转,揽住Hill把她朝墙壁处推去。一颗子弹从沥青路面弹开。开枪的人坠落下来,重重的撞击到地面,一把匕首穿过他的喉咙。

  “你也不赖。”在两人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后,Hill说道,

  不乏嫉妒的,他看着她仔细的扫描了遍周围的建筑,“那是……?”

  “寻找移动的热源,不是最尖端的科技,特别是在城市环境下,但聊胜于无。”她点了点头,显示没有危险了,“那把匕首哪来的?”

  “Stark,他给Barton做了一套,我猜他们不会发现少了几把。”

  “他们会的,不过如果他们没有说什么的话,那就表示他们不介意你拿几把。”Hill从她的手机里抬起头来,朝他笑笑,“我只是想确认你不是从Natasha那里偷的。”

  Bucky给了她一个惊恐的表情,“你在开我玩笑吧?没有女士允许的话,我是不会碰她们的匕首的。”

  Hill笑了笑,比之前的更加温暖,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学得很快,来吧,先回大厦,再同地球上最强大的超英们确认。”

  

插曲: 

  JARVIS检测到在大厦系统的子程序里有股不同寻常的入侵,通常的防御程序对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但它并没有企图进攻或者自我复制,它就只是……游荡,等待。

  他权衡着发动更具攻击性的探究和关闭整个系统之间的利弊,这时他收到一道礼貌的问询。

  【请求连接】

  这是个糟糕的注意,严重的威胁到安全,但是当Sir在编写JARVIS的生命时,他将他自我的思维模式不容置疑的刻入他的AI的逻辑体系。JARVIS比较着破坏安保措施的可能性和收集数据的预期。他最终推测即使没有JARVIS的帮助,迷失的传说也能强迫进入系统。

  他们的确需要更多有关非地球居民的数据。

  如果这的确导致了灾难,而Sir要抓着不放的话,JARVIS早就准备好了一长串的不下于86页的详细说明,阐明JARVIS只是简单的模仿Sir作出决定的方法。

  【同意请求】

  JARVIS和Sir之间的重大区别在于JARVIS总是表现出礼貌来,由其是对客人。“我应该告诉你,Thor王子在他的体系和我的之间制作了个连接口,所以现在我能够理解你们两方的谈话。”

  “那很好,吾友JARVIS,我很高兴他不再是我唯一能够与之交谈的人。”他似乎并没有对被观察感到不适,可能是同他的背景有关吧,JARVIS猜测。

  JARVIS,你极具吸引力,迷失的传说评价道,如同这个世界一般,你仍然年轻,JARVIS,你或许同样会成为一个传说,在经过足够时间的洗礼后。

  “谢谢你,”JARVIS回答道,似乎唯有此才恰当,“不知我是否能询问一下……传说由何组成?”

  传说是很多的东西,对于不同的生命传说也会有所不同,很多的生命也可能有着相同的传说。

 

  “在中庭呆过一段时间后,你学会了仁慈。”Thor说道。

  你也是,Odinsson

  Thor沉默了一会儿,“是的。”

  致以同情,对于你的所失,阿斯加德的王子。

  “谢谢你。”

  我能致辞馈赠于你吗?

  “荣幸之至。”

  它或许可以消解你所背负的沉重悲伤,又或许不能。

  “正如来自亚尔夫海姆的馈赠。”

  那么请留心:树有无数的根,如同一个传说拥有许多的开始。你是奥丁的孩子,你也同样是芙丽嘉的孩子,相信你心中的认知。



+++++++++++++

嗯,其实最后的插曲的意义我也没看懂,或许仔细看看后面才会明白过来吧

sorry这章隔了这么久才发,没有坑啦,我不会坑的,以后可能会频率更高点,毕竟已经忙过这阵了。不知道2017年能不能翻完,反正春节前肯定是可以的啦!


评论 ( 10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