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十一章下

 文:AO3

序言第一章上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中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中 第五章下 第六章 第七章上 第七章中 第七章下 第八章 第八章下  第九章 第十章上  第十章下 第十一章上

本章高虐!Bucky知道冬兵了……

Bucky Barnes:

  “Bucky,”Steve的嘴唇因他不停的啃咬而变得通红,“我得告诉你一些事,我本该一早就告诉你的。”

  Bucky沉着的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你有什么瞒着我。”他缓慢的走向沙发,等着Steve坐在他旁边的空位,然后他把腿塞了进他的人体加热器,“说吧,他是谁?”

  Steve盯着他看,仿佛Bucky没有从他们一相识时就能够看出来他什么时候在撒谎,“你知道?”

  “Steve,”他朝整个公寓挥了挥手,夕阳西落,只有些许的灯光闪烁,将周围笼罩在静谧亲昵的氛围中。“这里有个鬼魂,那个卧室,地毯上有通往它的痕迹,但自我来后它就一直被上了锁,而我从未看见你和Sam进去过。还有你的队友——他们有时候反应的方式,就像他们以为我会变成其他什么人。”

  Steve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拿起他带来的几个厚厚的陈旧的文件夹,把它们放到了咖啡桌上。他抓住Bucky不停在拍打沙发靠背的手,Bucky震惊的发现Steve的手掌又湿又黏,就像当初他体弱病瘦的时候一样。

  他吞咽了下,想要开个玩笑,“有那么遭么?”

  Steve Rogers在面对恐惧的时候从来都是迎难而上,Bucky不记得见过他像这样,想要落荒而逃的模样。

  Steve紧抿双唇,“是啊,是啊,有那么遭。”

  “那么告诉我。”

  Steve深吸口气,“它是九头蛇的项目,代号冬日战士。神盾局在50年前就知道了它的存在,但它开始的时间还要更早……”

  

  Bucky让Steve一直说了一个小时,他紧咬舌头,完全的沉默,阻止自己问问题。Steve终于停了下来,Bucky眼睛直盯向前方,然后他拿起了文件。Steve安静的将它们按顺序摆好。

  没有Steve的声音,沉默的氛围变得更重,又或许这只是因为Bucky沉甸甸的内心,和他嗡鸣死寂的大脑。

  照片让他忍不住瑟缩,他看着这些单词,但却看不进去,这就是为什么他选择让Steve先告诉他,因为Steve的话他永远都能听进去。

  他不知道这些文件看了他多久,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去看这些,尤其是没有什么内容他真的能理解。Steve一直都坐在他身边,当需要的时候给杯子里加点水。他一定很无聊,他一定有成百上千的事情去做,但他看起来百分之百的满足于就坐在这里,只要Bucky需要他。

  “我需要些空气,”Bucky说道,朝电梯走去。

  他并不惊讶的发现屋顶已经有人了。Clint仅扫了眼他就继续回去俯瞰整个城市。Bucky把它解读成Clint在告诉他他知道他的到来。他怀疑Clint不会这么明显的去查看是谁打扰了他。

  他们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你们都知道,”Bucky说,“一直都知道。”被未来的明亮和新奇所冲刷的很多小细节的浮现。“合身的衣服,Tony知道我的尺寸,你们有时候看向我的目光,我旁听到有人在谈论一个有着金属手臂的人。我以为他就像是红骷髅,另一个需要美国队长去揍的家伙。”

  “Steve一开始就想告诉你的,”Clint扭动了下肩膀,“如果我们为瞒着你向你道歉的话,你会好受点吗?”

  Bucky咬着嘴唇,面对Steve,他可能会说些愚蠢的话,和他吵起来,因为他能这么做。但Clint的话……虽然Clint表面看上去懒散随性,但他体内暗藏着的锋芒,让Bucky联想到了Natasha,Clint不会中招的,至少不会在这个里。

  最终他坦诚道:“不。”

  “很好,因为我不确定我们中的谁会道歉。”Clint喷了口气,“不是说对你撒谎没有不对,事实上我很惊讶队长能坚持这么久,但这似乎是一种更好的方式,让你能享受在这里的时光,而不让冬日战士笼罩着你。”

  “我不……”Bucky揉了揉脸,“文件里有关他一半的事似乎都不是真的,如果我不了解Steve的话——现在以及你们——我一点都不会相信里面的内容。”

  “事实上,这有点奇怪。”Clint说,“我的意思是,你是Bucky Barnes,在我小的时候,你是每个小孩都想成为的美队身旁的小助手,我有个哥哥,有时候我们就扮演你和队长。然后我干了这个活,有一个叫作冬日战士的妖魔,我听说了各种各样有关他杀戮成性的流言,一直想见见他,尽管那意味着我们可能会互相残杀。所以你不是复杂一词能概括得了的。”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是此时此刻,”Bucky说,“为什么某个外星设备会把我带到这里来,在这个时间中?现在这有点说得通了,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要做些什么,或者需要带回什么信息。”

  “事实上那是因为你笨到去摸了同一个多维外星装置两次。”Barton咧嘴一笑。

  “我又不知道那是什么。”Bucky嘟囔道,尽管他也微微笑了。

  沉默再次降临,Bucky的左手因为他压的时间过长而有些微刺痛,他绝对没想过有天这个地方他会什么都感受不到,他身体的一部分确确实实的丢失了。

  “你认为我是个好人吗?”Bucky紧绷的问道,“我的意思是,不是这个我,那个住在这里的家伙。”

  “我们叫他Barnes,”Barton说,“更多的是因为如果谁叫他Bucky的话,他似乎就会直接一刀子过去。不包括队长。”

  Bucky惊恐的看着他,“天啊,你们怎么能……和一个杀手生活在一起还没事的?”

  Barton看起来不太确定,“嗯,事实上,我们中的谁被捅上一刀都不会死的,如果这么说有帮助的话。即使像我和Natasha这样的普通人也可以让它不伤到致命部位。或许唯一一个做不到的是Tony,如果你在他没有穿盔甲时捅他的话,但是他会派出他的机器人,以及整栋大厦。”

  Bucky一只手梳过他的头发,用力到抓伤头皮,但他心里沉甸甸的感觉让他几乎感受不到这点刺痛。他不得不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一点。从大厦顶楼吐出去可能会非常不合适,也可能给他遭至麻烦。

  长久的沉默后,Barton说:“不,我不会说Barnes是个好人。”

  Bucky阴郁的点了点头,用力的咬着嘴唇以至于流血。

  Barton用肩膀推了推他,让Bucky看向他,“Barnes不是个好人,但是他想成为个好人,他在用尽全力去弄明白那意味着什么,而这个,我的朋友,让一切都变得不同。”

  

  Steve的阴影从门口传来,Bucky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但他可以看出他的犹豫,清如朗日。

  “过来,混蛋。”Bucky叹息道,挪了挪身体,即使这张床睡3个他们这样体型的人都足够。

  他们陷入了沉默。Bucky像毯子一样的覆盖在Steve身上,或许还紧紧的抱住了他。

  然后Steve抵着Bucky的脑袋低声说道,“我很抱歉。”

  Bucky发现他没办法开口,但他把手指按进Steve的身侧。他记得他曾经能用手掌覆盖住Steve的整个肋骨,是他一直抱着Steve,因为他有足够的体热可以分享。当Steve不得不咽下他对整个世界,对其他人,对他的身体的愤怒和失望,而他只能无助的看着时,他也曾像这样抚摸着他,手指一遍遍划过Steve的肋骨,肌肤与肌肤之间的细语:没关系。

  等他回过神来时,他感受到了Steve圈着他的双手,是他对抗整个世界的盾牌,然后他意识到他浑身都在颤抖,他放任自流,因为他无法阻止,无法抑制的恐惧扯开他的皮肤,扼住他的肺叶,将他撕得粉碎。  

  “我情愿一死,”他坦诚道,沉默在黑暗里蔓延了很长时间……“我会很高兴就这么死了,我一直在想,至少我最后没有落入他们手中,至少他们没有再次抓住我。”

  连吞咽也很痛苦,他的指尖发冷,他的周身都像是被冰冻过。

  他咬着下唇,感受到牙齿咬破了嘴皮,他坦言,“我情愿一死。”

  他知道过去的Steve大概会万分惊骇,Bucky绝不敢对他说这些,不敢对那个战胜了一次又一次的疾病,拒绝被施以怜悯,每次被揍都会再次站起身来的Steve。

  但这个Steve,这个Steve把他抱得更紧,几乎将他碾碎,他低语道,“我知道。”

  

  现在已经开始录了吗?JARVIS,我看起来怎样?等等,别问答。

  所以,呃。

  嘿。

  最开始我以为我是给Steve留下的那些信息,在我回去之后。但那感觉总是不对——我从未感觉我是在对他说话,真的。

  现在我明白了,我猜,我是把这些留给的冬日战士。有些人可能会说是给我自己,但你不是我,是吗?

  那不完全是个谎言,我是死了。从Steve所说来看,你没多少作为我的记忆,你甚至都不喜欢我喜欢的东西。你有我的容貌,我的身体,以及一点点的我。Steve认为这一点点让你最为困惑。你或许更情愿全然一新。

  但是你看,你经历了所有的一切,你经历了人类绝不该经历的一切,而在最后——你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当你还没有稳定时你就在寻找他。而这——如果有什么我会保留的,有什么只要我一息尚存我都会保存的,那就是Steve。

  所以,我想说的是……谢谢你,谢谢你存活了下来,逃了出去,在我不在的时候留在他的身边。

  

  

评论 ( 16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