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冬盾】平行世界

摘要:

在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结尾,Steve从天空航母上掉落进水里。然而,他却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醒来,一个他和bucky正在约会的世界。 

原文:AO3(欢迎大家给原作者点赞~)

翻译随缘一发完:sy

LOFTER:【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番外】

平行世界2(不是我翻译的,有很多人问我地址,就先贴出来了):lof    sy

Chapter 7

早上,Steve醒来时Bucky正侧搂着他。

这次他没办法偷偷溜走了,没有。Bucky的手臂缠着他的胸膛,他的下巴抵着Steve的肩膀,他的双腿夹着Steve的腿,整个人压靠在Steve的背面。这让Steve感到,非常清晰的,Bucky的勃起正抵着他的屁股。

比不能从Bucky的紧拥中偷偷离开更糟糕的部分是,Steve也勃起了。

独自生活,Steve早上醒来时晨勃过很多次,多数情况它只是就消退了或者他在浴室里打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次却很不得了。

从各种意义上说。

Steve看了下钟表,大概6:30。他不知道Bucky什么时候醒来去工作,或者昨晚Bucky有没有设闹钟。他记不太清昨晚他是怎么上床睡觉的,毕竟昨天早上他还非常决意要睡沙发。他猜想他喝醉了。

God,他实在太硬了。

或许,他绝望的找理由,这具身体习惯了对Bucky起反应。他完全不记得有醒来时欲望这么强烈过。他的手渴望着向下探去握住下身,然后撸出来……但是他相当确信这会吵醒Bucky。

Bucky的老二抵着他的屁股颤动了下。Oh, god。

Steve跳下床,脱离开Bucky的拥抱,匆忙跑向浴室。他关上门,打开沐浴喷头,脱去所有衣服,冲进冰冷的水流里。然后听见Bucky轻轻的敲着浴室的门,“Steve?你还好吗?”

“没事!”Steve喊道。笨拙的把水温调高点,刚好足够让他冷静下来,Fuck。当他出来时发现卧室没有人,松了口气,他穿好衣服走进厨房,Bucky正靠在柜台上喝着奶昔,身上只穿了一件运动裤。

“Hey,额,我对今早的事很抱歉。”

“没什么。”Steve说,脸颊有些发热,“或许我今后应该睡沙发。”

“或许。是啊,那可能是个好主意。”Bucky看起来对这个建议并不感到很高兴,“我真的很抱歉。”

“别担心这个。”Steve给自己做了些燕麦片,然后拿着碗在画桌旁坐下,Bucky准备要出发去工作。画桌上有一页作品还没完成,它比Steve想象中大很多。其中一个格字里布满了铅笔线条。夹在画桌上方的是一些更小的页面,看起来像草稿图。一叠其他草图被夹在桌子旁边的木板上。是摆着很多姿势的Bucky。

美国队长。他纠正道。但这完全就是Bucky。“你在想什么?”Bucky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Steve快速回头,Bucky刮了胡子,穿着一件带拉链的卫衣和一件运动裤。“我在想……我或许能够继续画。这里已经有幅草图了,就是画这个对吧?”

“嗯,是的,编者给你寄来模版,然后你完成最终的画稿。”

“哦,所以我并不写剧情?”

 “不,你只是用铅笔画和上墨,你甚至都不用涂颜色。那是其他人的工作。”

Steve呼出口气,“那我就放心了。”他匆匆翻过那叠纸,“是的,我应该没问题。”

“很好。”Bucky伸手摸了摸Steve的后头,两人都愣了。Bucky收回手,“抱歉……我猜我还不习惯不碰触你。”

“没什么。”Steve说道,把一叠纸张拿到他前面,这样Bucky就不能看到他的碰触对他有什么影响。

Bucky尴尬的后退了步,“我准备去工作了,大概中午回来?你需要我给你带什么东西吗?”

“不用了。”Steve说道,不看向Bucky,“晚点见。”

门关闭的时候 Steve松了口气,把手中的那叠纸张丢到桌上。他低头看向两腿之间。“不是吧?”他说道。他可不想再洗次冷水澡。今早他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

他套上他的皮夹克,装上手机、钱包和钥匙。然后出门向地铁站走去。

他曾习惯低着头,保持低调。不穿制服的话能认出他来的人不是很多,但他不想招至任何注意。在这里他不需要再担心。他只是Steve Rogers,一个漫画家。在上班高峰期,不会有人多看他一眼。

地铁相当挤,去曼哈顿岛要花半个小时。Steve站着,不想占据老人或残疾人需要的座位。他看向窗外地铁隧道里的墙壁,想着Bucky。

只是想到他最好的朋友他就感到温暖。他想怪罪他的身体的反应。自从高中以来,这具身体便和Bucky亲密的生活在一起。8年,付出与回报。因为瑜伽课的缘故,Bucky告诉Nat她的身体记忆理论是错的,但是Steve并不确定那个测试是对的。毕竟他的身体机能还没有恢复正常。他才从一次严重的受伤中恢复,而且至少3天没有锻炼了。当然他还不能承受一场在高温下剧烈锻炼的课程。

但当Bucky碰触他的时候,他的身体有了反应。Steve的超级士兵的身体从没有像这么反应过,当然,他也没经历过这种情景。如果Bucky不是作为冬兵回归,而是找到了他的自我,会发生什么?如果他不再攻击Steve,而是给他一个拥抱?

Steve还是无法想象他会因为一个拥抱而硬起来。他和Bucky那种兄弟式的拥抱肯定不会,但像昨晚Bucky给他的那种拥抱……

面无表情,他移动了下他的重量,决定思考手头上的事。他得在华盛顿广场下车,穿过华盛顿公园前往华盛顿宫。他上次去曼哈顿岛已经是很久前了——嗯,也不全对。上次他是在击退外星人军队。Steve想着这个世界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挺好的,否则他就要穿过满是碎石和正在重建的遗迹。

的确,这座城市自40年代来变了很多。但是最深处的感觉仍然一样。D.C.从没有让他有过家的感觉。

他很容易就找到那座建筑物:写着NYU(纽约大学)的横幅悬挂在进口处,很大的字母标志着迈耶物理大厅。他有Selvig的办公室号,希望他在大厅里游荡不会招来太多的注意。

当Steve到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他看向门上的标识,写着Erik Selvig,物理研究员,和他的上班时间。Steve看了下手表,离Selvig博士到来还需要半个小时。

他等待着,来回踱步。他还有很多时间,现在才8:30,他可以在中午前回去。

走廊很挤,许多学生跟着各种教授进来,很多教授来来往往,拿着公文包或者咖啡或者一摞文件。Steve低着头,尽量让开路。所以当听到他的名字时他很吃惊。

“Rogers!Hey, Steve!你在这里干嘛?” 

Steve不情愿的抬起头。Natasha,穿着黑色的皮裙和红色的毛衣,正朝他走来。

“我的办公室在四楼。你来找我吗?”她问道,“哦,不,我差点忘了你也是这里的教授。”
Steve没有看向她:“我来是想见Selvig博士的。”

“Selvig?为什么,Steve?”Natasha低声道,“所有人都知道他完全是个怪胎。”“我只是需要向他咨询下他的一些理论……”

他没来得及说完话,一个穿着件一半塞在裤子里而且很明显扣错了扣子的衬衫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的灰色头发看起来从来没有梳过。

“Selvig博士?”Steve问道,不敢相信这是同一个人。他见过Selvig疯狂和最近不疯狂的样子,都比现在像样点。

听到他的名字,Selvig博士抬起头来。“哦,你好,你是被我挂了的学生吗?”他打开门走进去,打开灯。

办公室看起来很Selvig博士——杂乱,布满灰尘,纸张乱扔,一个由木杆、纱线、橡皮泥做成的某种工作模型占了这个小地方的一半空间。

“并不是。”Steve说,“我希望能和你聊聊你的平行世界的理论。”

Natasha在他身后说:“哦,这肯定很有趣。”

“平行世界,嗯?你读了我的书?”

“没有,sir。”Steve说。

Selvig坐在他的桌子上,示意Steve和Natasha找地方坐。Natasha看着Steve,把她椅子上的干橡皮泥拂下去,然后才坐下。

“然后你还来找我,找一个这方面的专家。我假设你不是物理系的。”

“严格来说我甚至都不是一个学生。”Steve说,“抱歉,我应该先预约的。”

Selvig给了他一个困惑的笑容:“不必,我从不接电话。那么,你是谁,你想知道什么?”

稍瞥了眼Natasha——非常希望她不在这里——Steve自我介绍道:“Sir,我最近陷入了一段昏迷,我不相信我是来自这个世界。”

“是车祸,”Natasha补充道:“他得了遗忘症。”

“那倒是个方便的理由。”Selvig说,像她是只苍蝇样朝她挥了挥手。Nat向后靠去环起手臂,抿起嘴唇。“请告诉我你有什么证据吗?”

所以Steve解释到他知道陌生人的名字,比如Bruce和Peggy并且Erik他自己的。“这不像我从我在这里的人生中认识的他们……在我醒来前我有我人生的很清晰记忆。有同样的人……只是不同。他们有不同的工作,不同的过去,而且……事也很不同。”

“在你的世界,如你所说,你最后的意识是什么?”“我……我在掉落,从飞机上,一艘天空航母。”“嗯,我以前从没听过这种飞行器。你在掉落?”

Steve舔了舔嘴唇,“并没有那么高,航母已经在坠毁,我被……我被推了下去。我们在波托马克河上,在水面上……我不记得有撞到水里。然后我在医院醒来。”

“然后在这个世界你因为某种机动车也发生了事故。”Selvig在他的座位上向前探身,眼睛大睁,“在我的研究里,就是这种同时发生的事情导致这样的事件。跨越维度的变动。”Selvig站起身来朝书柜走去,拿出本厚厚的书籍。“是Bryce DeWitt提出的多个世界的解说,从理论上证明有无数个宇宙,包含我们过去的各种可能性差异。这样的事件就算没有发生在这里,也绝对发生在其他宇宙。”

Steve开始还能听懂,直到Selvig博士开始说道宇宙塌陷理论,隐变量理论与量子力学,Steve的大脑当机了。找了个合适的时机Steve止住了他,“很抱歉,我很希望我能听懂这些科学的知识。但我猜我只是想知道我的经历是可能的吗?”

“当然了,小伙子!任何事所有事都是可能的!就算在这个世界不可能,在其他世界也是可能的。”

“但是该如何可能?”Natasha问道。

“我的理论是的确有某些罕见的例子,有些人发现他在一个’平行世界’里,这些例子都是因为片刻的相交而发生。你看,在这个例子里:两个Steve,在他们各自的宇宙里的同一时刻陷入昏迷。”Selvig从课桌上拿了两张纸,把他的铅笔插进去。纸张明显的是某个可怜学生的研究项目。“你看,就像这样,有两个宇宙——就像这两张纸。它们非常接近,两者之间只有很少的不同。当同一时刻发生了相同的事情,就像这场事故。这个事件造成了两个世界间产生虫洞。然后就会发生穿越。”

“所以我穿越到这个世界里,另一个我穿越到我的世界了。”“正确。”

“OK,让我问个问题。”Natasha打断道,“你有个理论。但怎么证明呢?或者甚至是测试它?”

“数学非常有趣。”Selvig转向房间里的精细的模型,“但这些都是假设,没办法证明。”

“OK,另一个问题。”Natasha问,“就算发生在Steve身上的事情都是真的,他怎么回他的宇宙?”

“那就期待进一步发现了,不是吗?”

“哦。”Steve失望道,“我还希望你对此至少有个理论。”

“这有点太详细了,我们甚至都没有证明多个世界的解说。”

Steve站起来:“那么,谢谢你的时间。你非常慷慨。”

“请等等!拿着,这是我的名片。虽然就像我所说的我从不接电话,任何时间都不。但电子邮箱可以,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或许可以帮忙。”

他接过名片放到口袋里:“再次感谢。”

Natasha拉着他的手臂把他领出Selvig的办公室。低声问道,“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听着,我不需要你陪我进去……”

“Steve,他就是个疯子,认真的,如果不是有终身教授的职称,他早就被踢出去了。你知道他才进了贝尔威亚医院。”

Steve绷紧下巴,“所以?”他挣脱开手,向楼梯走去。

“我的意思,你不会真信了吧?”“如果是呢?”

“Steve……”Natasha赶紧跟上他下了两层楼梯。“等等。Bucky告诉你我也有些理论对吧?”

“是的。" 

“听着,我无法想象你究竟是对你的生活感到多陌生,以至于你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释居然是你完全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但是相信我,Selvig博士有他的看法。他可能很聪明,但他的理论……”

“你认为我相信他就是疯子。”Steve说道,转身面向她。

“不。”Natasha说,“我认为你很迷茫,要处理的事太多了。”她看了眼手表,“我10点有课,但我今晚会过来。我会给你提出几个新理论供你参考,好吗?”

“好吧。”“别生气。”

Steve叹息道:“我不是生气,我只是……烦恼。我不明白为什么平行世界如此不可能。”

“我没有说它不可能。但是人类都有寻找支撑他们观点的事实的倾向。这是个逻辑谬论,叫做’确认偏向’。”

“有点像你现在做的事。”

Natasha紧绷的笑了笑:“的确。”一阵风从门口吹来,她裹紧了身上的毛衣,“或许我只是需要多了解下你认为你来自的那个世界。比如我是怎么样的人。”

“你是个间谍。你有操纵情感打入内部的天赋。你也是我的朋友,除了Bucky……”Steve没办法真正的解释Bucky的故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Bucky。”

“间谍?”Natasha笑了,“Cool。”

“我要回去了,我不想Bucky回家吃饭时发现我不见了。”

“好注意。我今晚会和你谈话的。”Natasha朝他挥手再见。

回去的路上,他发现了昨天他和Bucky一起路过的那家唱片店。它之前应该是关着的,或者他陷入自己的思维太深没有注意。他小跑下楼梯,发现了同一个松软头发的小伙子在柜台后,把三包糖加进咖啡杯里。

“Hey,你好,”那个人说,“星期一的,对吧?”

Steve轻笑了声,然后说:“对。”虽然他并没有听懂。他现在并没有真的在工作。“Hey,我能问你下库存吗?”

“当然。”

“我在找昨天我朋友告诉我的关于Trouble Man,大概是部电影的配乐录音?”

“从没听过。”他转向他的电脑,输入了什么内容进去。“哇!这很老了,72年。”他继续输入,“你很幸运,我们有翻录的,你知道电影配乐区在哪吗?”

Steve让他带他去,一个很小的区域。“乙烯基塑料唱片的电影配乐并没有很多需求,我们是按名称排列的……”他在底层的架子上翻找,“Bingo!”

Steve付了钱,在11点前回了家。花了一个小时听歌,画画,尽量看起来像没有离开过一样……

他在跟谁开玩笑?Natasha说不定在他离开后下一秒就给Bucky打电话了。

Trouble Man的音乐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感觉有点像爵士,和他成长中听到的大乐队完全不搭。他发现比起Nirvana唱片,他更喜欢这个。安静的音乐让他大脑刚好适合画画。

糟糕的是他基本上只是在画穿着他的美国队长紧身衣制服的Bucky,一遍又一遍。他叹了口气,低头看向背叛他的身体。“我这他妈该怎么完成工作?”

评论 ( 5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