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冬盾】平行世界

摘要:

在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结尾,Steve从天空航母上掉落进水里。然而,他却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醒来,一个他和bucky正在约会的世界。 

原文:AO3(欢迎大家给原作者点赞~)

翻译随缘一发完:sy

LOFTER:【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番外】

平行世界2(不是我翻译的,有很多人问我地址,就先贴出来了):lof    sy

Chapter 9

敲门声把Steve从沉思中唤醒。

他抬起头,发现房间昏暗很多,只有画桌上的一盏自动调光的台灯的发着微光。他犹豫了会儿要不要去开门,Bucky不会敲门,他直接进来。站起来伸展了下,看了眼钟表,6:30。Bucky说他大概7点回来。

敲门声再次传来,然后门外响起Natasha的声音:“Rogers,我知道你在家。”Steve让她进屋

“好黑。”她抱怨道,打开了灯。“今天过得怎么样?掉进什么虫洞了吗?”

“哈、哈。”Steve干笑道。他走进厨房,把灯也打开,拿出了Bucky去工作后他腌制的鸡肉。“我以为你会晚点到。”

“是啊,当然,我住在你三层楼上,所以我回去得先经过你家。”

“哦。”他才知道他们住在同一栋楼。

他调了下柜台上笔记本电脑的角度,这样他就能阅读上面的食谱。中火、一大汤匙油,他小心翼翼的调节炉火,然后精准的加了勺油。

“你在做菜?”Nat倚在门口问道。“我在……尝试。”Steve说。又看了眼笔记本电脑。加入肉并煎熟。

“那很好。”当他看向她的时候,Nat鼓励的朝他笑了笑。“我是认真的,没开你玩笑。我很高兴你在尝试,而不是想着你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个世界还不一定存在。”

“Barton今晚在哪?”Steve问道。他拿出蔬菜开始切西兰花和西葫芦。

“他周一要工作到很晚,九点下班。另一个我到得这么早的原因。”

“你不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

“我从不会一个人,Lucky和Liho一直在家陪着我。我只是在担心你,Steve。”

“我没事。”Steve切开西兰花的茎,在他遥远的记忆里,有看过他妈妈做菜,那看起来很容易。

“只是一个小窍门,你可以先加热一下。你是想快炒对吧?”Natasha拿出另一把刀来帮他切,然后向他展示怎么在微波炉里面先加热一下。

“有这么不同吗?我和……”他咽下了“另一个Steve”的说法,“我和以前的我比起来?”

“我不能说你有那么的不同,真的。你只是好像不知道你是谁,以前你和Bucky总是很喜欢呆在一起。你不这样,就像如胶似漆,那种让人黏糊糊的关系。我不知道,我猜可能是因为你们从小就是最好的朋友,又一起长大。你们总是形影不离。”

Steve拿出一些豌豆荚,开始去茎:“我猜这就是为什么Bucky想不出一件我不会喜欢和他一起做的事吧。”

“是啊,就是这样我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因为你在他身边看起来很尴尬。就像你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其他的部分?那倒相当正常。”

皱着眉,Steve专注于不要切到自己的手指。“Hey,什么闻起来这么香!”Bucky边进门边说道。

Steve不知道是不是Bucky和Nat在晚餐期间一直避免谈论他的遗忘症,但是Nat在吃完她的晚餐后,对Bucky说道:“你真幸运,Clint从来不给我做饭。”

——她拿出一个笔记本,说道:“Okay,第一条理论,潜在记忆。”

“哦,我们现在就要谈论?”Steve说,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题转变震惊到了。

Nat没有回答,“所以潜在记忆相当于,我们以为我们想到了一个新注意,但其实这是因为我们忘记了我们听过这个主意,这源于无意识的剽窃。但我认为这可以变动一下,所以当你醒来的时候,你‘认出’了一个不认识你的医生和护士,可能是因为你忘了你之前在急救室里有遇见过他们。”

“比如说你几年前得过的哮喘病!”Bucky说道,看向Steve想确认他是否记得。

“我不认为是这样。”

“Bucky告诉了我你认为你是美国队长的事。”Nat说道,“你认为这个就可以解释了?你画漫画书,你知道每个关于他的细节,然后你得了一点遗忘症,忘记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然后假设你就是美国队长。然后不知怎么的把你知道的一些人和脸对应上了这些角色。”

“哈。”Bucky说道。

Steve向后靠在椅子上,“我猜我大概需要读一些漫画书,但是我有种感觉,它们会和我的记忆不同。”

“是啊,他甚至都不知道Jack Flag是谁。”Bucky告诉Nat,“Okay,那在你的记忆里谁是Cap的跟班?”

“我猜……我的意思是,我绝不会把他当做跟班,但是……是Bucky。”Steve看了眼Bucky,发现他在笑。

“唔,我是Jack Flag,就像我们万圣节的打扮一样。”

“你才不是Jack Flag。”记忆如洪水般的涌上脑海,“你是Bucky Barnes,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有的任务,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拯救对方,直到他最后一次的失败,然后所有的事情都崩溃了。

“Okay,所以你完全把这个角色用你生命最重要的人替换了。”Nat说道。

“或许。”

Steve听起来完全没有说服力,因为Natasha继续追问道:“那谁是Peggy?或者那个医生?他们对你而言是什么人?”

“Peggy是……创造美国队长团队的人员,我想你也可以说她是我的长官。”

“然后你喜欢她?怪胎。”Natasha说道。

Steve怒视着她,“不要这么讽刺的说话,谢谢!”

“当然。”Natasha轻轻的说。

Steve看向Bucky,后者一脸沉思。然后他决定不吃晚饭了,他没办法谈论着这个话题吃饭。他真的不想在Bucky面前谈论Peggy,那……反正不对。

“或许我们可以看看我的其他理论。”Natasha在他身后说道,他正把晚餐倒进垃圾桶里。“很重要的一个,心理性遗忘症,或者分离式遗忘症。我相信你听说过这种情况,当有些人突然消失,完全忘记他们是谁,一直在街上流浪,或者当你再次见到他们时,他们完全换了个不同的名字。”

“这种情况并不是和大脑损伤有关,分离式遗忘症不是因为大脑被撞。即使他们知道现任总统是谁,现在是什么年份,但他们一般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所有的个人信息都丢失了。所以这并不是很贴近,因为你记得你的个人信息,而且它是强大的压力造成的。我在想那天你是不是在工作期间发生了什么,或者在你回家的路上,一些你不记得的事……”

Steve突然想到什么,看向Bucky:“等等,你说我是在下班途中发生的车祸,但是我不是在家工作吗?”

“有时候你会把画稿拿到漫威里去——你画完后,或者到截止日期了。通常一周一次,看情况。然后你的编辑会和你一起检查,提出些修改意见什么的。”

“哦,好吧。”Steve拿过Natasha的盘子,把残余倒掉。

“所以有关神游状态。”Natasha说,手指轻点她的笔记本,“一部分和你很相似,但是其他不同。我在想……如果Steve醒来时你没有在这里他会做些什么?”

“我来告诉我会做什么,”Steve说,“我会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然后弄坏房间冲出去。”

“你怎么知道?”Bucky问道,“弄坏房间……”他轻笑道,“你又没被锁起来。”

“我以前经历过类似的情况。”他忽视了另外两人挑起的眉毛,“虽然那次我能够感受他们在对我说谎,这次并没有。”

“什么上一次?”Bucky问。

Steve叹了口气,并没有回答。Bucky起身走向他:“Steve,没关系,你可以告诉我,我不会认为你疯了,我发誓。”

“你会的,”Steve说,“她绝对会。”Bucky双手捧着Steve的脸,温柔的,迫使他们视线相交,“Steve,拜托,我想弄懂是怎么回事。”

你的名字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我不会和你打的,你是我的朋友。

他意识到,有时候记忆真的很伤人。无论Zola对他的Bucky做了什么,让他变成了冬兵,那段记忆一定很痛苦。Bucky并不想回忆起这段记忆去寻找更之前的美好。

就像现在的Steve一样。如果他能忘记那些作为美国队长的痛苦记忆,那些失去全部他所爱的人的记忆……

“或许我的记忆是被植入的,”Steve说,“或许我不知道怎么被洗脑了。”

Bucky放下手:“什么?”

Nat耸了耸肩,“事实上,这个理由不错。”

“所以如果我能脱离洗脑的影响,我就能找回那些美好的记忆,我们之间的记忆。”他对Bucky说道。

“如果抹掉某个人的记忆并重新植入是可能是话,并且如果你有一个既有钱又有时间的敌人会对你这么做。但是我怀疑有人能够在一天之内完成对你的洗脑,甚至不到一天的时间,因为你发生车祸后,Bucky几乎一直都呆在你身边。”

“或者,”Bucky说,“你可以告诉我们你记得什么。”

叹了口气,Steve坐下开始叙述起他的故事。说道一半时他才意识到他正在照着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官方说法在说,有关小Steve Rogers怎么变成美国队长、战争英雄。人们知道他的回归——当他跑进时代广场里,几乎有上万的游客在对着他拍照。但他们不知道他在一间陌生的房屋里醒来,不知道他怎么主动加入的复仇者,或者关于他探望Peggy的事。Steve发现当他说道他的飞机坠落时,Bucky有点流泪,而Natasha则在做笔记。

“我以为我会死去,但血清让我在冰里存活了下来。”他解释道,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然后我在一个看起来像是我坠机那个年代的房间里醒来,但我知道这不是。在我醒来后一个女人走进来,她的穿着不太对。收音机里面播放的棒球比赛,是我在去战争前看过的。然后我就从一面墙里冲了出去,发现我大概在一个电影布景里。然后我继续从墙壁里往外冲,直到我来到外面……发现我在未来。我的意思是,我在……现代,现今,或者其他什么词。”

Bucky和Natasha现在都在看着他,目瞪口呆。

“这和这里的美国队长漫画书是一样的吗?”他犹豫的问道。

“嗯,首先,美国队长的起源就完全不同。”Bucky说道,“当然,你知道漫画,它们有不同的作家和画家,故事线有无数个版本。但基本上,美国队长是一个无名战士。”Bucky站起身,边去客厅边说道。他在角落里的翻找着一侧的漫画书架,“最流行的美国队长起源是在独立战争里牺牲的第一个士兵的重新出现,继续战斗,最终变成了美国队长。但多数漫画故事都发生在二战,因为这是第一次出版的时间。

Bucky拿着几本漫画回来,厚厚的一本1943-1956美国队长合集和一本美国队长精选集。他把书放到Steve面前,翻开书,指着一张美国队长在独立战争里的图片,他正举着一面美国的第一版国旗,由13个洲组成的圆环。

“但是你在画的最新的故事线里,Cap的确是无名战士,从坟墓里出来。”他翻到合集里的最后,里面画着一个拳头大理石的坟墓里伸出。

“所以美国队长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名字。”Steve麻木的说。

“但他的确有个女朋友。”Natasha看向Bucky,后者不情愿的往后又翻了几页。

“是的,Elizabeth Ross,明白吗?谁是全美和美国队长最般配的人?Betsy Ross。”这个Betsy Ross和他在历史课上学的一点都不像,历史书上她坐在一块岩石上缝纫一面国旗。漫画里她是金发女郎,身材饱满,穿着军服,骑在坦克上的枪上,敬着礼……谁知道呢。背景上的国旗?Steve不由得不喜欢,这个Betsy Ross和他的Peggy一点都不像。(Betsy是伊丽莎白Elizabeth的昵称,Betsy Ross,设计并缝纫了美国第一面国旗的人。)

“那叫什么来着?”Bucky说,“当人有了另一个人格,或许他得了那个。”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Nat说,“那一般是因为精神创伤才会产生。我的意思是童年虐待,性虐待。另一个人格分离出来保护主人格,主人格对分离的人格所做的事没有记忆。当分人格出现时,主人格就会处于迷失状态,这样就不会记得所有发生的事。”

“你认为会是这种情况吗?”Bucky问道。

Natasha稍微耸了耸肩,“我不会完全排除它,但是我们认识Steve很长时间了,你甚至更长,他没有被虐待过,没有严重的精神创伤来产生这个。”

“可能我们不知道。”Bucky说,“他也不记得了,如果他分离出了其他人格。”

Nat眯了眯眼睛,然后匆忙写下另一个笔记。“我假设他的童年有过虐待,然后在那时他产生了美国队长的人格。或许虐待只有很短的时间,然后分离的人格就没有再出现了,直到最近才被引发。”

“我不记得什么创伤。”Steve说,“我们怎么证明呢?”他们居然在说性虐待?不!他拒绝相信他身上发生过这种事。他可能是他自己产生的,他的整个人生是一段被虐待的结果……他的胃翻腾着,还好他没有吃太多晚餐。

“催眠,大概。我在高中时读过Sybil的著作,我相当确信他们是这么做的。分离人格太罕见了,我不认为他们在我的记忆和学习的课上讨论过。”

“我不想被催眠。”Steve的声音有丝破碎。

Bucky碰着他的手,“没事的。”

Steve忍不住吞咽了下。

在这之后,Natasha继续她的最后一个理论:“科尔萨科夫综合征,另一个十分罕见的情况。它是由硫胺素缺乏造成的,和由酒精过度的韦尼克脑病并发。显然你并不是酒鬼,但是科尔萨科夫综合征也可以来源于营养不良。别这么看着我James,我知道你们两个都吃得很健康,上帝知道你的饮食习惯比Clint好,但或许胃癌可能会造成营养缺乏。”

“你认为他有癌症?”Bucky的手环住了Steve的手。

“我不会。”Steve说,然后他记得他的血管里没有血清了,这具身体可以得癌症。他也开始捏着Bucky的手。

“所以我在找的主要症状是虚构症,我星期六晚上说的那些遗忘症也有其他症状。虚构症源于错误记忆,就像Steve这样。”Steve皱了皱眉,他的记忆不是假的,只是没有办法证明它是对的。“就像有些成人声称当他们小的时候受过邪恶的虐待,或者性虐待。在诉讼案件中有很多这种案例,结果发现是因为有人问了些诱导性问题,使得有些人产生虚假记忆。在科尔萨科夫综合征里,错误的记忆来自于营养缺乏,就像痴呆症的样子。”

Bucky握紧了Steve,问道:“你认为我们明天应该问下医生吗?他们知道这个吗?”

“我真的不想让你担心,James。或许明天的核磁共振能找到之前没有发现的大脑损伤,那会解决所有的事。但是如果没什么损伤……你可能需要再确认下,或许你可以在做之前告诉医生。因为我认为他们可以用核磁共振来检查癌症,这是最安全的方法。”

“是啊,我就只需要呆在仪器里一个小时而已。”Steve抱怨道。

“这次我会和你呆在一起的。”Bucky说到,他的拇指刷过Steve的手安慰着他,但是Steve新习惯的裤子里的感觉并没有那么令人欣慰。“我已经找人替我上早晨的课了。”

Steve尽量朝他微笑。

“好吧,这就是我所有的理论,你难道不认为这比你的平行世界的理论更好吗?”Natasha问道。

“我不知道。”Steve说,“我认为我情愿来自另一个世界,而不是在性虐待和胃癌间做选择。”

“是啊,我就是一束阳光。”Nat说道,“那么有红酒吗?”

“你上周留下的瓶子还在那儿,我装了点你喜欢的莫斯卡托酒。”

Nat给他们三个倒满了酒,打扫过后他们来到客厅。Nat坐在沙发的一侧,而Steve坐在另一侧翻看着漫画书。Bucky坐在地上,靠在Nat的腿间,让Nat玩他的头发。Bucky打开电视,“哦!美国达人秀开始了!”

没理电视和他的酒,Steve看着Jack Flag的画像,读着关于他的起源和故事线,想知道他和Bucky的相似之处。首先,这个人脸色带着红色的布料,非常奇怪。但是他制服的左臂又有一个白色的星星,那让他想起了Bucky金属手臂上的红色星星,他的Bucky。然后坐在他两英尺外的Bucky手腕上有个蓝色的星星。红、白、蓝。

他尝试着阅读一些美国队长的漫画,但是他的视线忍不住往Natasha把玩Bucky头发看去。Bucky多数时间是扎着头发的,即使在晚上。现在看着他的头发散落,让他忍不住想起他的Bucky,Steve想成为那个把手指穿过Bucky头发的人,他把双腿蜷缩起来,隐藏起他的感受。

敲门声响起让他们微微受惊。

“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怎么做。”Nat抱怨道,“他知道他听不到我们说’请进’”

Bucky起身去开门。

Clint一进门就问Bucky晚餐吃的什么。

“Steve做了快炒青菜。”Bucky说道。

“真好。”Clint说,走进厨房给自己盛了些剩菜。

当他边走进客厅边吃食物时,Natasha对他比划着什么,她看起来有点生气,但是Bucky笑了

“我饿了!”Clint满口食物的说。

接下来的手势很好理解了——Natasha把双手放到脸边,鼓起双颊。

“额,他身材还不错。”Steve说,挪了挪位置让Clint可以坐在沙发中间。角落里有个很不错的扶椅,但看起来没人想去坐。

“他看起来就像那样。”Nat说,“真的,他就是由披萨和中国餐做成的。”

Clint耸了耸肩,Bucky重新坐回Nat腿间。他按了几下遥控器,打开字幕。他们三个评价着电视里表演的人,当表演者是个歌手时,Clint抱怨道无聊。

“嘘!”Natasha标准的回答。

同时,Steve看到了美国队长第二卷。他做不到真的去读故事,只是在看图片,想知道他能不能从中认出些什么来。他发现了其他复仇者都没有出现。他猜在这个世界的漫画里,其他复仇者从未存在过,没有绿巨人,没有钢铁侠,没有雷神,没有鹰眼,没有黑寡妇。当Nat和Clint说再见时,Steve关上书。他很高兴他们没有逼他说Bruce是谁,和Steve的关系。不知道当他们听到一个人生气的时候会变成绿色的怪兽会怎么想?

他安静的换上睡觉的衣服,仍然在考虑所有的Nat给他的信息。

“你还要在沙发上睡吗?”Bucky问道,不知何时他的手放在了Steve的背上。

Steve希望他能让他最好的朋友感到舒适,有个可以整晚抱着的东西,但他仍然感到困惑。

“是的。”他说。

美国第一面国旗:

Jack Flag

评论 ( 4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