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冬盾】平行世界

摘要:

在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结尾,Steve从天空航母上掉落进水里。然而,他却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醒来,一个他和bucky正在约会的世界。 

原文:AO3(欢迎大家给原作者点赞~)

翻译随缘一发完:sy

LOFTER:【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番外】

平行世界2(不是我翻译的,有很多人问我地址,就先贴出来了):lof    sy

Chapter 10

Steve没想到再次去医院会让他感到这么不舒服。他甚至在路经星巴克时完全不想去买杯咖啡,Bucky买了杯,但没买什么吃的。“我们可以等会去吃午餐。”Bucky说。他并没有说“根据结果决定”。Bucky几乎只是在把弄咖啡盖而不是喝它,这让Steve知道他也很紧张。

事实上,他认为他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还是忍不住有点担心。当他小的时候他总是生病,而且看起来这个世界的他童年时代也这样,所以的确存在着他有什么疾病的可能性。当他们坐在等候室里时,Steve忍不住一直抖动腿,Bucky则是一边翻看着人类疾病目录,一边担忧的朝Steve看去。

“Steve Rogers?”一个护士唤道——不是Peggy,虽然他也知道不会是她,Peggy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他不想去考虑给她打电话,他有Bucky——更正,这个世界的Steve有Bucky,Bucky爱他,他们照顾着对方,如果他被诊断出患了癌症,他不能对Bucky这么做。尽管就算他没患癌症,这么做对Bucky也不公平。

他让Bucky在检查室里陪着他,即使他要换上蓝色的医院病服,病服的背部是完全暴露的,他仍然穿着他的内裤。当他伸手去系背后的带子时,Bucky的手擦过他的身侧,帮他系上三个蝴蝶结。他只得闭上眼睛努力去想红骷髅撕掉他面具时的场景。

一个护士走进来做了些常规的检查,测脉搏和血压。当她帮他脱掉手上的袖带时一个医生进了来,不是Bruce。是一个有着轻微英国口音的印度女人。

“今天感觉怎么样?Rogers先生?”她问道,翻阅着他的病例。

“他并没有恢复记忆。”Bucky插话道。

医生用光笔照向他的眼睛,让他用眼睛跟着光线移动。满意后,她拿出听诊器,边按在他的胸膛上听他的心跳,边让他深呼吸。结束后她取下听诊器挂在脖子上。

“再次检查会花些时间,但没什么坏处,你们确定要做核磁共振?”

“是的。”Bucky肯定道,“嗯,我们在想你们能不能做一个全身扫描?完全的检查一遍?”

“你有出现其他什么症状吗?”医生问Steve道,“头昏、眼花、头痛?”

Steve摇了摇头,然后说:“我想我最近老是感到疲惫。”

“嗯,那样的话并不需要做全身检查,你们是在担心什么吗?

Bucky开始告诉她有关癌症的事。医生虽然看起来半信半疑,但她仍说他们完全可以这么做。

“希望你不晕针。”医生说,“扫描期间你需要一直输液。”

“没关系。”Steve说。和躺在冰冷的桌子上被吵闹的机器上下扫描他的身体比起来,输液不是这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他仍然记得注射血清时有多疼。

做完一个小时的扫描后,他穿上了他的短袜和衣服,医生告诉他结果明天才能出来。他把这事告诉了被要求呆在等候室里的Bucky。“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得等到明天才能知道结果。”Bucky抱怨道。他们预约了明天中午的时间段,这样Bucky就不会错过他的课了。

“饿了吗?”在穿过自动门时Bucky问道。

扫描做到一半时他的肚子就开始叫了。“是的。”然后当他低头时发现他的鞋带不知道何时散开时,他迎头撞到了一个进门的人。“我很抱歉。”他反射性的说道,然后抬头一看,“Thor?”

他眼前的人看起来和Thor一模一样,虽然头发更短,但仍是一样的卷曲金发,同样的还有他壮硕的肌肉。虽然Steve从没见过Thor穿过普通衣服,但如果他穿的话,就是现在这样子的,

“哈哈,不是。”有着Thor的嗡嗡的宽厚口音的男人说道,“我是Chris。”他微笑着,想继续向医院里走去。一道尖锐的疼痛刺穿他的大脑,Steve忍不住皱了皱眉。

和他一道的棕发女子拉住Thor/Chris的手,让他停下脚步:“Thor?就像北欧神话里的雷神?

“额,他头部受过伤。”Bucky插了进来说道,“抱歉,他有点混淆。”

“我从未听人把我比作过神。”Thor/Chris笑着说。

“很好,从现在开始他会变得更加难忍受了。”棕发女子说道,“哦,你这里有点东西。”她指了指她的鼻子。

“你在流鼻血。”Bucky说道。

Steve伸手一摸,一片湿润。当他把手拿开时,他的手指沾满血液。

棕发女子在皮包里找了找,递过来一张纸巾。

“他有时候压力大时会流鼻血。”Bucky解释道,不知道为何这让Steve的头更痛了。

“你是Jane吗?”Steve尝试着问道,把纸巾压在鼻孔下。

她看了眼Bucky,神色在说:天啊,难怪你在医院里让他做检查,这绝对是伤到了头。

“不,抱歉,我是Natalie。”她说道。现在她几乎是在把Thor/Chris往门外推,“Okay,很高兴见到你们,拜!”

 “压力过大就流鼻血?”Steve问道,“有这种事?”

“那就只有希望核磁共振能给我们一个答案。或许这和它相关。”Bucky扶着他走向一张长椅,让他坐下。“好了,抬起头,捏着这里。天啊,你很长时间都没有这样过了。”

Steve照做了。 

“我得问下……Thor?”Bucky问道,“你记得有什么人的名字是Thor?”

“抱歉。”这是Steve唯一能想到的话。他的头很疼。

“好吧,但是……为什么北欧神话里的雷神有澳大利亚的口音?”

“我以为那是英国口音。”

“为什么北欧神话的神有英国口音?”

Steve耸了耸肩,他还没想过这个呢。但现在思考这个让他的头感觉像要爆炸了。

他们坐了会儿,直到Steve不再流鼻血,其间Bucky还去医院再拿了些纸巾。

“还饿吗?”Bucky问道。

“是啊,好想吃东西。”Steve说。他用干净的纸巾擦了擦鼻子,没有再流血了。

“确定?”

“我没事了。”

他们去了上周六去的那家餐厅,点了他们的惯例。流鼻血的事让Steve深思起来,他意识到这具身体有多脆弱。虽然他在做瑜伽的时候有些晕眩,但那很正常。不过流鼻血?他以前经常这样……在注射血清前。

“我想去睡会。”当他们到家时Steve说道,他走过去躺在沙发上。

“去床上睡。”Bucky说道,举起手,“不会再发生我抱着你的事了,来吧,那样舒服点。”

Steve向卧室挪去,“好吧。”

他很快就睡着了。有点太快了,让他几小时后一个人醒来时不由怀疑,不管他让什么化学物质输进他体内,都是个错误。Bucky在厨房的桌子上留了张纸条:“希望你睡醒后好受点,我大概7点回来。Love,B.”

最开始他尝试着画画,但是他画里的人物姿势不是草图里Bucky众多姿势里的一种,结果他的人物比例总是画不对。最终,他拿起笔记本电脑,摔躺在沙发上。他需要计划下他和Peggy的约会。他不能在Bucky面前这么做,多数是因为他没法忍受Bucky的脸色重新浮现出悲伤的神情。

Brooklyn或许和他的记忆里没有那么不一样,但他确信他所知道的所有餐厅和舞厅都不再存在。所以他输入“swing club”,想看看能找到什么。

“换妻俱乐部(Swingers Sex Club)?”他大喊出声,几乎算得上尖叫了,在安静的公寓里显得格外大声。前三个结果都是sex, sex, sex,他输错了什么吗?然后他看到了他想找的结果:晚餐爵士摇摆舞(Swing 46 Jazz and Supper Club)。不再考虑,他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电话一响,他突然意识到她可能还在工作。每次他看见她,她都在上下午班或者晚班。他不认为他想要留言,他绝对不想当Bucky在的时候她给他打回来。为什么他要这么偷偷摸摸?Bucky已经知道他在计划和她约会。

只是一次约会而已。他又不是在出轨,虽然从Bucky的角度来说完全不同。

“你好?”

是她,他发现他在屏住呼吸。他几乎快忘记她的声音是怎样的了。“Peggy?”他终于说道。废话,当然是他,这是她的声音,她的口音。你给他打的电话。

“是我,你是?”

“哦,嗯,我是Steve,医院里的那个人。”他闭上眼睛,尽量思考。“那天我约你出去,嗯,周六。我是那个陷入昏迷,并在醒来的时候知道你的名字的那个人。”

“哦,对!Steve,我记得你。”从她的声音里他可以感觉到她在笑。

“所以,额,我想知道,你周五有空吗?晚餐和跳舞,就像我说的那样?”

“那听起来很棒,是的,我周五有空。”

当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时,他意识到他遗忘了什么:“哦,额,你需要我去接你吗?或者在那里见面。你住哪呢?”他还没考虑过这个,万一她住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呢?万一她从新泽西州出发去医院上班呢?

“我希望你能来接我。我对要去陌生的地方有些紧张,我的意思是一个人去。小女孩,大城市之类的。”她笑着说道。他发现他在皱眉,这可不是Peggy的风格,他所记得的Peggy能够照顾自己,还能一拳打到男人们的脸上。

“当然,告诉我地址就好。”他抓起一张纸和铅笔,写下地址。哦,真好,他想,她住在布鲁克林大桥附近。“很好,6点钟怎么样?会太早吗?”

“哦,6点很好,我周五4点换班。”

另一个让他松了口气的原因是,如果Bucky通常7点回家,他就不会看到Steve为约会做准备了,Steve尴尬的向Peggy说再见,然后挂了电话。躺回沙发,那没有那么可怕,当然,他唯一约过的女孩都是Bucky的女孩的朋友,而且通常她们都没什么兴趣。他总是担心她们会拒绝,而且她们的确拒绝了,有几次。最近,他约过他的邻居Sharon,他虚弱的喝咖啡的建议同样也被拒绝了。这是个轻微的打击,然而她也是护士。难道这是他的型?当然,他发现了她的特工身份,是被Fury因什么理由派来保护他的。Carter特工,这很奇怪,去思考她像……

Carter. 

Sharon Carter.

这只是巧合对吧?Carter是很常见的姓。Sharon是金发,Peggy是棕发,还有英国口音,他们不可能是亲戚,不可能?不!不能。他坐起来,立刻感到上嘴唇上有什么东西。又有点流鼻血。他从洗手间拿了些纸巾,然后坐着,等它停止。一天两次流鼻血?或许他疯了。

当然他没办法去查证,在他的世界他还可以看Sharon的个人档案,即使众所周知神盾局已经倒闭了,Natasha还是能黑进去。

但是在这里?他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Sharon这个人。

在Bucky下班回家前,Steve清理干净了自己,做好了晚餐——只是袋子里的速冻食品。但是当Bucky进门时它们是热的,还放在桌上。

“你看起来还是很累。”

“是啊。”“你今晚应该早点睡。”Bucky建议道。

“我认为只要放松下来我就没事。”Steve说道。不想谈论他的健康问题,他问道:“工作怎么样?”

Bucky耸了耸肩:“不错,老样子。” 

“我不知道老样子是什么。”Steve叹息着说道,叉起他盘子里蔫了的蔬菜。

Bucky开始解释他周二上的课是怎样的。有不同类型的学生。“刚放学的时候我有节酷跑课,好吧,不是刚放学,但孩子们一放学就来教室,然后在上课前他们要花半小时才能到齐。这部分很有趣,比如鼓励激动的孩子们冲上墙壁或者从什么上跳下来。”

“在这之后,我教更正式的太极课。这些小孩都是因为他们父母的安排才来上课的,他们的父母把他们每天的作息时间都安排满了。他们还需要有乐队练习或者钢琴课,或者课程家教,或者其他应该做的。他们很安静,在课后,家长们通常会和我谈论20分钟左右,他们只是想吹嘘他们的孩子或者听我夸奖他们。恶,这些小孩就像小机器人。”

“然后我可以休息下,接着是针对一些过胖人士的卡泼卫勒舞课。我早上上的这种舞更高级,所以就这样结束一天还不错。没有太多的压力。”

“你喜欢在那里工作?”Steve问道。“当然,每个人都很棒,如果我没有上课的话我可以随意加入一节我喜欢的课。”

“那很好。”Steve说道,比成为一个被洗脑的杀手好。他很高兴Bucky生活幸福。

晚餐后他们坐在沙发上,Steve不是很想读书,所以他们只是一起看电视,他们被Netflix上的一个节目吸引住了,虽然Steve从没看过,但他没有去问Bucky故事情节,片头有前景提要,蒙太奇很适合他。

“我在想我们的约会。”一会儿后,Steve说道。

“嗯?”Bucky一下不看电视了,转身面向Steve,“你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吗?”

“我还在想你已经计划好了什么。”他很怕Bucky会带他去一些他们以前经常的地方,但他却认不出来。

“我还没有想太多,认真的,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Steve笑了:“我们可以去科尼岛坐过山车,直到我们都吐出来。”

“我有个铁做成的胃。”Bucky笑着道,“我知道你肯定会先吐出来,你总是这样。”

即使他的有关科尼岛的记忆早Bucky的70年,就像万圣节的变装一样,但两者之间仍有联系,无论多细微。他把手覆盖上Bucky的手指,一个虚弱的动作,但这刻他需要感受到这个Bucky是有血有肉的,鲜活的,而不是当他醒来后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会折磨他的梦境。

“现在科尼岛可能有点冷。”Bucky说道,“但是周末所有的娱乐设施都会开放。如果你真的想去的话。”

“事实上……我在想我们应该做一些我们从没做过的事,一些全新的事。”换句话说,同他和Peggy做的事完全相反。他不知道她是否喜欢爵士音乐,或者是否会跳摇摆舞。或许带她去那些会让他想起他的Peggy的地方对她并不公平。

“Okay。”Bucky缓慢的说,“我确定我能找到可以做什么。”他笑了,然后握着Steve的手。

手上传来的压力,Bucky的手在他手上的坚定感觉……Steve不想让它停止。他想握住Bucky,让Bucky牺牲的画面不要再在他脑中一遍遍重现,如果他能阻止Bucky掉下去……所有的事都会变得不一样。在那刻他所失去的所有沉重的击中他,当Bucky靠得更近的时候他没有退开。他们肩并肩的坐着,头一起靠向沙发后面,握着手,看完了这期节目。

评论 ( 9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