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冬盾】平行世界

摘要:

在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结尾,Steve从天空航母上掉落进水里。然而,他却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醒来,一个他和bucky正在约会的世界。 

原文:AO3(欢迎大家给原作者点赞~)

翻译随缘一发完:sy

LOFTER:【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番外】

平行世界2(不是我翻译的,有很多人问我地址,就先贴出来了):lof    sy

Chapter 11

Steve向后躺着,盯着黑暗里的客厅天花板。昨晚他握着Bucky的手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时,他头下枕着一个枕头,身上盖着编织毯。

可能是昨晚看了邪恶力量——真的是叫“邪恶力量”?——的缘故,他梦见了天使和恶魔。现在醒来,他想到了一个新理论:他现在在地狱里。

或者天堂,或者地狱。

这是有可能的。他曾确信从天空航母上掉下去后他会就此死去。他确定Bucky也会死。天空航母正在坠毁,Steve并不确定杀死个注射了血清的人需要什么,他曾经历过飞机撞毁仍然活着,但是那架飞机并没有爆炸,只是简单的把他冻在冰里,就像冰棍一样。就像Bucky,作为冬日战士,被对待的那样,一遍又一遍。他们都被冰冻,穿越时空。

他非常确定巨大的爆炸会杀死他,就像淹死一样。所以他们俩都已经死了的假设是可能的。然后他们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在这里他们可以相互弥补,情感进一步发展。如果Steve可以和Peggy跳上最后一支舞,如果他可以救下Bucky而不是让他掉落……

然后他想到,如果这其实是天堂呢?在这里,他有着他所爱的人,这就是他曾听说过的天堂的模样。

但这也可能是地狱。和他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了,但他却永远不可能回应Bucky的情感。每个人都认为他疯了,或者病入膏肓。同时,他也不能真正的去追求Peggy。好吧,他能,但他越来越感到他不应该这么做,但是他必须得做。

地狱,这绝对是地狱。

他挫败的起身,打开画桌的台灯。他在想画画对这个世界的Steve也和对他一样是一种放松吗?然后他突然想到,另一个Steve会怎么样?难道他现在被困在美国队长的身体里?哦,天啊!Steve还记得最初拥有他的新身体时的那种兴奋,Peggy看着他的样子……所有的那些骚动,奔跑得飞快几乎不能停下来。

但是,那是在Steve的世界里,对吧?一段普通的人生被血清翻天覆地的改变。一瞬间,疯狂的事情变得可能,比如能用手举起一辆汽车,或者有人能撕下自己的脸,能让人飞起来的金属制服,从其他世界来的神,能变成Hulk的人。当然另一个Steve不会像他这样有人慢慢的向他介绍这些疯狂的事,他正处于激流中心。哦,天啊!

他并没有认真的思考过另一个Steve是怎样的人,他假设他基本上和他差不多,只是没有血清的强化。Nat和Bucky谈过很多另一个Steve的事,但是并不是这样的,对吧?去设想Steve有着和他一样的道德标杆是很愚蠢的,毕竟,或许他曾像他一样瘦小,但他现在几乎拥有了美国队长的体型。

要是有日记就好了,那会方便很多。“Hi,我是Steve,这里记着我的内心世界。”Steve翻了几页画桌旁边的画板上的草图,多数是画的Bucky,有几张让他差点把眼睛瞪出来,但是他继续翻着,同样也看到了其他人,多数是坐着或者站着或者在跑步,就像Steve去公园里时把所见的画下来。

Steve翻回一张画着Bucky的画,他几乎不能呼吸。Bucky绝对这么摆过姿势的,以依记忆做画来说……太多……细节了。皱着的床单,Bucky放在他老二上的手……

他猛的合上画稿,咽了咽口水,又重新打开。

一会儿后,他关上灯坐在黑暗中,感受着裤子里难以置信的硬度,想要得到满足。他十分确信Bucky会愿意帮他,只是想象着Bucky的手指包裹着他的老二,他就立刻感受到从他的双球往上传出阵战栗。

Bucky。

然后他站起身朝卧室走去。

如往常一样,他感到一阵爱意涌来。他在睡着时看起来如此平静,这是他的朋友,但他们不止是朋友,不是吗?他们是彼此的家人,他们只剩下彼此。Steve不知道谁还有着他和Bucky之间一样的感情,复仇者或者其他人。他们拯救了彼此多少次?

(他们几乎杀死对方多少次?)他们彼此之间变得更加重要是如此的自然。

Steve走向床的另一侧,Bucky蜷缩在本来属于他的那侧。他尽量轻微的——不想吵醒Bucky,担心他会把这当做一个他还没有准备好的邀请——抚摸着Bucky的脸,感受着他的头发和脸颊上稍微的胡茬,他躺下,用他的嘴唇碰触上Bucky的。他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叫嚣着释放。

Bucky没有醒来。

回到沙发上,Steve可悲的入眠,拒绝触碰自己得到释放。

这就是地狱。

*** 

“你看起来还是很累。”早上Bucky说道,探身去摸Steve的脸。

他跳开了,他的下面仍然作疼,他不想重新经历昨晚的感受。“我没事。”他说。

“你真的认为你可以去健身房吗?”

Steve咬了口煮过头的鸡蛋,“我想那样我会舒服点,更正常。”他也希望通过锻炼他可以释放下被他压抑的情绪,或许这样他就可以睡着了。

“好吧,只是……不要太逼自己了。”Bucky说,他倒掉他的咖啡,把杯子放在池子里。“我知道你的性格。”

“我不会的。”“中午见。”

Steve穿上运动鞋,没打算去换他穿着睡觉的衣服,反正这基本上就是他去健身房会穿的衣服。把一件带帽的运动衫罩在T恤外面,他在衣柜抽屉和衣橱里找了找,发现了一个运动包。里面有一个头盔,一副轻便的拳击手套和一条毛巾。他又装了瓶水,背在肩上。然后拿出手机,用GPS找到了那家健身房。他记得Bucky说它是在海滨大街,他大致知道方位。

虽然秋天明亮的阳光让他有点眼花,但外面还是感到很舒服,一个人去找路而不是跟着Bucky。他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地方。拳击手套击打着沙袋的声音,汗水和粉末的味道,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回到了家。他在钱包里找到了会员卡——“看起来你上周过得不是很好。”柜台上的一个人说道——然后他找到了储物室,存放好他的包,拿出他的绷带和拳套,占据了一个沙袋。

当他给手缠绷带时,他朝四周看去,有人在两个普通大小的拳击场上对打,他看向离他最近的那个场上的两个人。他们的移动、出击动作都很迷人,不过好像有种熟悉的感觉。直到背对着他的那个人转而面向他时他才知道为什么。

他是Sam。

他的心脏差点跳出来,和每次他在这个世界里看到熟悉的人一样。如果Sam认识他,那很好,他会注意到Steve,然后走过来,但是Bucky说他没有个叫Sam的朋友。所以他最好假定他们还是陌生人。

他尝试着不带拳套击打了下沙袋,就像他常做的那样,看下这具身体能否受得了。首先,沙袋几乎没动,那没什么,Steve并没有用全力,他不想把Steve的手打断。不过手上的疼痛告诉他他需要带拳套。他带上拳套,开始锻炼。

“Rogers!” 

Sam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停下来看向他。同样友好的面容,他肯定知道Steve,或许他们只是简单的熟人。

“Hi,Sam。”Steve说道,他的声音在最后微微上扬,他可不想再发生次昨天的事。Sam对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反应,所以Steve松了口气,“Hi,Sam”

擦了擦脸,Sam问道:“你去哪了?”“上周我出了车祸。”Steve说,他拉起他的T恤给Sam看他淤青的肋骨。

“啊!我猜那意味着等会儿我们不会对练。”Sam摆出个拳击的姿势,来回轻跳,轻轻的击打了下Steve的肩膀。Steve轻松的站稳。“我想你应该在周一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你不来了。”

“哦……我忘了。”Steve还不确定要不要告诉Sam他的健忘症,有时候撒谎更容易,他可不想知道如果告诉了Sam会发生什么。“我几乎一周都在进出医院,而且我的手机摔碎了。”他拿出手机给Sam看上面的裂痕。

“你没有骨折吧?”Sam问道。

“如果有的话我就不在这里了。”

Sam笑了:“不,你会,如果你不想告诉我就算了。不想放弃你第一场比赛的机会,我知道。”

第一场比赛?Steve只是笑了笑,击打了下沙袋。他感到Sam在看他,不由想到难道Sam是教练或者其他什么的。

“既然你回来了。”Sam说,“我就去打沙袋了。像往常一样,如果周五你来的话,我也会来。”

“肯定的。”Steve朝他挥了挥手,继续锻炼,满脑疑问。Bucky肯定不知道有关比赛的任何事,如果Steve从没提及过Sam,他怎么能瞒着他在为拳击比赛做训练的事呢?他难道不会有淤青吗?就算不在脸上,他的肋骨上肯定也会有痕迹。

这里面藏着猫腻,Steve一点也不喜欢。

他花了很长时间把心中的挫折感释放出来。虽然不像Cap那么长,他也不可能再把沙袋打飞。但是的确比他周围的人长。他的手臂很酸,但感觉很好。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把毛巾搭在脖子上,走进储物室,脱下手套放好,然后去举重区锻炼,让他浑身的肌肉都像手臂样酸疼。没有看到Sam让他松了口气。

出去的时候,一个公告栏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了下上面的广告,似乎每周都有次拳击比赛,有些是针对业余人士,有些是针对半职业人员。有摔跤比赛、女子比赛。

“Well that narrows it down,” he muttered. “嗯,这就明白了。”他喃喃道。

他回去的路上大脑一直运转,Bucky不知道Sam,Sam是Steve的教练,那就意味着他没有告诉Bucky他在训练。也应该没有提及什么“比赛”。在十字路口时,Steve突然想起他的手机,他拿出它在联系人里查找起来。没有Sam,虽然有个“Nick”,然后当Steve看到最后时,有个“Wilson”。

另一个他居然在这种事上对Bucky撒谎让Steve有点愤怒,不过,这个Steve没有他被血清放大过的品质,就像Dr. Erskine曾解释过那样。虽然,当他认真思考时,他发现如果他想要个能证明自己的机会时,他可能也不会告诉Bucky。该死,这感觉很奇怪,知道Bucky会有的反应的同时还为另一他开脱。

他一定走了和去的时候不一样的路,因为一家二手书店的标识出现在他眼前。Bucky曾说过他喜欢去二手书店。虽然他想回家从另一个Steve的东西里寻找有关“比赛”的信息,但是他忍不住想去这个书店里看看。

门铃在他头上响起,售货员朝他点了点头打招呼,然后继续看一本爱情故事书。Steve立刻躲进第一个通道栏里。Coulson特工,Coulson特工开的这家店,去年牺牲的Coulson特工。

Steve在历史书区浏览了会儿,希望被一些书名吸引。他有些惊叹于这里居然没有一本关于他或者咆哮突击队的书,然后他想到,在这个世界,那些应该被当做虚幻小说。叹了口气,他走向第下一个通道栏,发现一面印着Tony Stark的大大的封头,他全身穿着白色衣服,面容祝福,与读者相视。

“本地作家Stark冥想的Anthony Stark与特邀嘉宾医学博士Dr. Bruce Banner,呈现有关人体脉轮的科学讲座。”在这下面有一本叫电磁能量和心脏脉轮的复印书,封面上Tony闭眼而躺,一个发着蓝光的石头放在他胸膛中间。Steve拿起这本书,阅读在巨大Tony名字下面的小字。

“Bruce Banner医生(博士)。”Steve自言自语道,所以Bruce知道这个世界的Tony,甚至到了合写一本书的地步,当Steve翻到书的背面阅读作者简历时发现,甚至到了和他结婚的地步。

Tony Stark和Bruce Banner结婚了。

“哇,我没想到你居然是他的粉丝。”当Steve拿这本书去结账时Agent Coulson说道。Steve看了眼他的胸牌:Phil。

“额,是的,我猜。他是我的瑜伽教练,所以我想我需要看看。”

“哇,我的意思是,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最喜欢的漫画家居然是Tony Stark的粉丝。简直难以置信。”Phil透过他的黑框眼睛看向他,朝他咧开大大的笑容,就像他第一次遇到Phil Coulson时那样让他不安。

“哦,嗯,谢谢?”

“你会去听演讲的,对吧?周五晚上,地方不大,所以是个很私密的聚会,我们都很激动。”Phil把一张印着演讲信息的卡片放进袋子里,然后递给Steve。

“我希望我能去。”Steve说,“但我周五已经有计划了。”

“那太糟了。”

Phil的语气如此真诚以至于他不得不退后一步,“抱歉。”

“我还是希望你什么时候能来,参加互动。”Phil说道,“我知道漫威的规矩——”他举起手就像他被枪指着头一样。

“哦。”Steve说,“好的,我会去问问……额,我的经纪人。”他曾经有过经纪人,当他作为美国队长巡演时。

“当然,Hey,我只是很高兴我能帮你完成你的研究,我最喜欢Cap了!”

Steve在保持礼貌的情况下快速的走了出去,他在想这个世界是不是永远不会停止让他吃惊。


Bucky生日快乐!!!

抱歉平行世界明后天停更两天,想翻一篇6000字短篇小甜文当生贺,虽然会迟到,但实在没有时间了。冬盾冬的。

评论 ( 16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