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冬盾】平行世界

摘要:

在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结尾,Steve从天空航母上掉落进水里。然而,他却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醒来,一个他和bucky正在约会的世界。 

原文:AO3(欢迎大家给原作者点赞~)

翻译随缘一发完:sy

LOFTER:【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番外】

平行世界2(不是我翻译的,有很多人问我地址,就先贴出来了):lof    sy

Chapter 14

吃完早餐,Steve和Bucky商量是否要再去次健身房,Bucky完全不想他去。“你只参加瑜伽课就好,或者和我一起去我的工作室。”

“但我想我欠Sam一个解释。”

Bucky哼了哼:“Sam让你加入了那个该死的战斗联盟,你不欠他任何东西。”

但是Steve仍然记得来自他的世界里的Sam:“Sam是个好朋友,他很忠诚,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决定帮……”Steve记得使用正确的人称代词,“额,我……加入战斗联盟,但是我觉得我应该亲自问一下他。”

“我和你一起去怎么样?”Bucky建议道,Steve摇了摇头,“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周四那天,Steve甚至都没有看到Sam来健身房,这事只有不了了之,但至少他好好的健了次身。回家后洗了个澡,他开始画起了上周Nick发给他的图案,然后他收到了一封新邮件。

该死的,Rogers!你让我差点就直接找上门去了!很高兴你没事,我告诉了高层你的情况,但是如果今天下午你能带着你已经画好的作品来一趟,我们就能好好商量下在截稿日前该怎么解决这事,你还记得怎么画画对吧?

Steve回复道:我当然记得怎么画画!然后加上了一连串问题,漫威的办公地址在哪,他应该什么时候去,他到底应该带些什么。经过一周的工作,他已经完成了10张铅笔画,但得减去一张他总是没法画对的透视图。他在午餐前再次尝试了下,当Bucky回来时就把它放到了一边。

“Hey,”Bucky笑着道,走过来打招呼般的亲吻了下他,“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他没在那儿。”Steve说道,”但是我确信他明早会去的。”

Bucky看了他眼。

Steve翻了个白眼,“我会小心的。”

“你最好。”另一个吻,Steve分开了双唇微微笑了,Bucky把这当作是个邀请,坐在了他的腿上,继续亲吻他。当Bucky用手穿过他的后脑时,他幸福的叹息起来。“想和我一起洗澡吗?”Bucky低语道,但是却又立刻用舌头堵住了他的嘴让他没法回答。

Steve希望Bucky没有察觉到他的老二因这个提议而跳动了下。他微微抬头,“嗯,我才洗过澡。”

“假正经。”Bucky说道,站起身来拍了下他。然后走到Steve身后,用手环住后者的脖子,紧得让Steve感到有些目眩。“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们还是可以慢慢来,好吗?我的意思是,在我们第一次约会前,你完全可以继续把持。”Bucky再次亲吻了下他,然后去洗澡。

Steve叹了口气,靠向椅背。他把手伸进牛仔裤里揉了揉,好像这有帮助一样。并没有,只得做些其他什么事来分心了。今天他把一些菠菜和番茄混合起来做成墨西哥饼,在Bucky洗完澡出来时刚巧做好。Steve在把墨西哥饼装盘时,偷偷的打量了下Bucky赤裸的上身。Bucky身上有几道淤青。

“发生了什么?”他问道,朝Bucky的肋骨点了点头。

“呀,才发现我和你一样了,”Bucky随意的说,“我们在早间的课上对打来着,就是这样。”

这让Steve想起他自己的肋骨,淤青正在消退,出现的位置看起来和Bucky的差不多。

他们在桌边坐下,Bucky一口咬掉了一半的墨西哥饼,然后吐了出来,“烫!”赶紧喝了口水,再咬的时候确保先吹了吹。

“今下午我得去趟漫威。”Steve说,“我还在等Nick回复什么时间去。”

“哦,你告诉了他有关车祸以及其他的事吗?该死,我本应该告诉你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邮件什么的。”

“不怪你,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Steve尝试性的咬了口他的墨西哥饼,还不赖。

“看起来你记起该怎么烹饪了。”Bucky说道,Steve耸了耸肩,“我在Pinterest看到的食谱。”

“尝起来真不错。”

“谢谢。”Steve清了清喉咙,“嗯,你介意……给我摆下pose吗,在你去工作前?”他努力忽视掉Bucky脸上戏谑的笑容,“有一张图我实在画不好……”

“当然。”Bucky说道。

他们舒适安静的氛围中吃了起来,Steve害羞的看了眼Bucky,想起今早醒来时发现Bucky再次抱着他的情形,不过这次他所做的是拉起Bucky的手让他能更紧的抱住他,而且他还能够感到Bucky的坚硬正抵着他的屁股。他努力想弄清楚男人之间的“芝士火锅”到底该怎么做,他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应该怎么做这个,当然,男人也有个洞,但是Steve完全无法想象像老二这种尺寸的东西可以插得进去。事实上这种想法让他很紧张,然而他喜欢Bucky的勃起抵着他的感觉。

就这么躺着而不感到紧张的感觉真好,他在想如果躺在他身边的是Peggy,那感觉也会这么好吗。

当Bucky叹息着醒来时,他开始轻吻起Steve的脖根,好像亲吻Steve是他大脑中的第一个想法,这使得这种感觉尤其的好。

当他回过神来时,他看见Bucky正咧着嘴对他笑。“什么?”他问道。

“笨蛋。”这就是Bucky的回答,然后他踢了踢Steve的脚,又立马从桌边溜走,“你准备好要画画了吗?”

Steve吃完最后一口墨西哥饼,赶紧洗了手后,朝画桌走去。Bucky已经脱下了裤子浑身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内裤。

“哦。”Steve说道。

“哦?”Bucky挑起一条眉毛,展现了下他的肌肉。

他笑了,“抱歉,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脱光。”

“我没有脱光。”用手指勾了勾腰带,Bucky摇了摇臀部,“但是我可以。”

Steve的呼吸一顿,“额,你……并不必要。”他说道,他的声音都点颤抖,然后低下头看向桌子上的画纸,“我只是画不好上半身。”

他感到Bucky把手放到了他的背上,“你想要我穿上裤子吗?”

“不用了。”Steve说道,试图听起来不那么紧张,他突然担心起来Bucky会不会以为他不喜欢看他的裸体,这和事实完全相反。所以他转过身,伸手环过Bucky的身体,小心的避开肋骨上的淤青,然后快速的亲吻了下Bucky。Bucky按揉着Steve的背部,朝他微笑,然后低头看向Steve正在画的图。

“就是这个姿势。”Steve说道,把草图拿给Bucky看,“他被揍倒,扭曲成这个姿势……”

“像这样?”Bucky滑坐在地板上,向后弯曲身体,一只手向上伸着。

“是的!是的,别动。”Steve抓起一个素描本翻到一张空白页,他激烈的速写起来。当初在艺术学院里,他上过一堂速写课,课程开始的几分钟里他们通过画这些姿势来热身,尽可能的在10到15分钟内抓住这些姿势。

Bucky保持了这种向后弯腰的姿势好几分钟,然后咕哝道,“需要休息下。”然后向后躺了下来。

“我认为我可以了。”

“你确定?让我休息一分钟,我可以继续。”

“我看看。”Steve放下素描本,转战画板,几分钟后他就大致画好了。眼角的余光看到Bucky已经站起身来走开,然后又回来开始给植株浇水,他很感激Bucky没有站在他身后看他画画,因为他不喜欢这样,或许另一个Steve也不喜欢。

当最终完成时,他往后靠去,“看起来你成功了,”Bucky站在他背后说道。当Bucky用舌头袭击他的耳朵时,他躲了躲,笑着。没过多久Bucky就拉起Steve走到沙发旁,让他躺下,Bucky仍然只穿着内裤,“嗯,你什么时候要到漫威?”

把手机拿出口袋有点费劲,当他拿出来时,Bucky开始吮吸起Steve的脖子,让他可以查看下邮箱。“三点。”他说道,现在还不到1点。他松开手机让它掉到地毯上,然后伸手抱住Bucky。把脸埋在Bucky湿润的头发里,他可以闻到洗发水的味道。

“希望你不介意,”Bucky抬起头呼吸空气,“今晚Nat和Clint会来吃晚餐。”他又把头埋进Steve的脖子里。

Steve沿着Bucky的脊椎摩挲着,“没什么,我看看我还能把哪些东西混在一起。”他闭上眼睛,让他在Bucky带给他的感觉里漂浮着。

“你不必这样,”Bucky快速的说道,移向Steve的下巴,“下厨,我的意思是。”他用鼻子摩擦着Steve的鬓角,“我们可以点外卖。”

动了动身体,Steve稍微侧躺着,他捧着Bucky的脸,然后凝视着它。只是看着,他似乎从未真正仔细的看过Bucky的容颜,他的手指划过Bucky浓密的眉毛,拂开他散落的头发,然后抚摸着他的双颊,穿过已经一天长的胡渣,来到下巴间的沟壑。他知道这张脸的所有上所有的部分,他无数次的见过它们,看着它们随着时间经年累变,然而他从未追逐过这些细节,从未像红酒般的品味着它们。

然后是他的双眼,那双深蓝色,大理石般的闪耀的眼睛。但这并不是因为眼睛的颜色,而是因为Bucky正看着他,仿佛他能看进Steve的灵魂,他知道Steve到底是怎样的人,而且他爱他。

他并不知道他实际看了Bucky多久,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在他捧着Bucky的脸时,Bucky一直在用手指摩挲着他手臂上的肌肉,当他清醒过来时,Bucky不知怎么也察觉到了,他们的双唇在中途相遇,Steve完全沉浸。

*** 

在三点钟要开会的结果就是他快速的冲出了家门。

他的文件夹很大,但是不鼓,他有个可以用来装它们的背肩书包。他像被信件包一样把包挂在脖子上,但他当乘上挤满人的火车时,就一直被人碰撞着,这让他不由得不安起来,在接下来的行程里他把书包抓在胸前,他甚至都不能浏览一遍要开会的内容,直到他回到了街上,呼吸着排水系统和汽车尾气甜蜜的味道。

当他提前了15分钟到达,他不得不问接待员应该怎么走。她困惑的眨了眨眼,所以他告诉了她他的车祸、遗忘症等等,然后Nick出现了。

没有了眼罩Steve差点就没认出他来。

会议进行得还不错,他在听起来不那么疯狂的情况下解释了他的遗忘症,“我有点担心着墨,”他说道,打开文件夹展示他的铅笔画,“我很抱歉,我记得去上过艺术学院,我对美国队长很熟悉,但是我不记得画漫画的事了。”

“医生有说你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记忆吗?”Nick问道,带上一幅金属边框眼镜仔细检查起了画作。

“没有,她只是说我应该按照以往的行程来,期待我能够开始记得。”Nick翻看着画作不置一词,Steve有点不安,“抱歉,如果它们没有之前画得好……”

“它们并没有不好,”在看完最后一页后Nick终于说道,“事实上,我想要说它们甚至比以前更好一点。”

“真的?”

“当然,通常情况下,你一天会画一页,但是是包括着墨,所以我们没有意料到会有这么多,这对截稿日是件好事。”

“哦,”Steve还没想过这个。

“我们只需要找一位我们的室内艺术家给这些着墨,那会给你一点时间熟悉你的着墨流程。你觉得呢?”

“听起来不错。”

Nick开始检查起了铅笔画里的细节,“我们需要这些线条更加清晰一点,这样着墨的人就不会把它们搞砸,”他留下了两张可以用来着墨的作品,把其他的递给Steve,“下周尽早把这些送来,那样我们就能顺利的完成,该死的,Rogers,我还以为会有很大差别呢。”

考虑到他和Nick总是争吵,Steve回到家的时候还是心情不错的,离6点还差几分钟。

Bucky说点外卖也可以,但是他还是走进了厨房,他在一个储藏柜的后面发现一包奥利奥,他吃了几块来垫垫他已经开始咕咕叫的肚子,然后拿起个苹果吃了起来。他想不出该做什么当饭前零食,虽然他们有玉米片和沙拉。然后他记起他在Pinterest上看到了份食谱,在他把五种调料放在一起后,他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直接进去就行,笨蛋。”在他前去开门时,他听到了Natasha的声音。

Clint照她说的做了,Steve差点就被门撞到了脸,“我们带来了啤酒!”Clint宣布道,拿出两带六瓶装的啤酒,“今晚吃披萨对吗?”

“天啊。”Natasha嘀咕道。

“我可以吃披萨。”Steve说道。

Nat翻了个白眼,“对于一个亲自烹饪的人来说,你对食物可一点都不挑剔。但是当James回来时,他一定会支持我的。”

“我在做美奶滋(dip)。”Steve说道,为了方便Clint理解,他朝Clint做了个dip(蘸)的姿势,但是Clint还是看起来很困惑。

“什么?”

“不错的尝试,”Natasha说道,“你那是茶的手势。”她把她的手指合在一起,点了点她的嘴唇,然后伸出食指和中指,摇了摇。Clint的脸一下亮了起来,迅速往厨房里走去。

Steve尝试着做了一遍,“这是美乐滋的意思?”

“这是食物和厨房的意思,他只需要知道这个。”

Steve笑了,当他们来到厨房时,Clint已经用薯片在蘸了点美乐滋,并吞咽下上一块。他朝Steve竖起个大指姆。

“所以,我听说你和James相处得更好了。”Natasha说道。

Bucky告诉了她多少?他揉了揉脸,希望在过去24小时内发生的事没有让他的嘴唇皲裂得那么引人注意。“是啊,进展得相当不错。”

“你在脸红!”Clint满嘴食物的说道,Steve的脸的确突然变得滚烫起来。

“我听说核磁共振没有查出什么,所以我猜这也值得庆祝。”Nat拿出一瓶啤酒,然后从冰箱上取下开瓶器打开盖子,把它递给了Steve,然后又开了一瓶给Clint,最后给才给自己开了瓶,“干杯。”她说,他们都碰了下酒瓶,然后喝了起来。

当Bucky打开门走了进来,Steve和Nat转过身,他看起来有点不爽和潮湿,“外面下雨了?”Steve问道,看向窗外,的确,天已经开始下起了雨。

“是啊。”Bucky挂好衣服走进卧室。

“我马上回来,”Steve说道,跟着他。当他看到Bucky在换衣服时,走回了走廊。“你还好吗?”他问。

“没事,就是这鬼天气,你知道,我本来还想早点回来的。”Bucky拉上牛仔裤,然后穿上一件灰色的毛绒卫衣,“过来。”

Steve几乎没有听清,当他意识到Bucky说了什么后,差点跳了起来,想着难道Bucky要告诉他什么秘密吗?Steve走向Bucky,在梳妆台旁停下。“怎么了?”

Bucky一把抓住Steve的裤子把他拉近,在Steve反应过来之前,Bucky的舌头就已经快伸进了Steve的喉咙。Steve花了一会儿放松下来,然后他甚至把Bucky拉得更近。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当他们最终因缺氧停下来时,Bucky说道,“我就是无法把手从你身上撕下来。”

此刻Steve一点也不介意,虽然他大概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和另一个Steve整体腻在一起,如果那是“nooner”真正的意思,如果他们每天吃完午餐都做这个,Bucky已经一周都没有做爱了,他现在大概该死的饥渴。

一部分他感到这是他的错,是他扰乱了Bucky的日程,他再次品尝起了Bucky的嘴唇,闭上眼睛,或许他应该让Bucky做他想做的事,他不是很确定这到底会怎么发展,他的胃部开始紧张起来。

“Clint大概把我做的美乐滋吃完了,你确定你没事?”

“我只是希望能够早点回家和你有几分钟独处的时间,只是这样而已。”Bucky说道,他亲了亲Steve的脖子,然后退了开,“但这也没什么 ,我们晚点就有时间了。”

他们最终点了日本食物当晚餐,Natasha争取到的,而且Bucky宣称他从未吃过寿司,“我从来没有吃过寿司,”Steve不安的说,“那就是些生鱼片吗?”Bucky和Nat翻了个白眼,Clint最终也同意了,他几乎一个人就把整碗美乐滋吃完了,并且开始喝起了他的第三瓶啤酒,“我们明天吃披萨。”他说道,朝Natasha摇了摇一根手指。

“好吧。”她说。

Bucky给Steve点了一些食物,在他挂掉电话后他给自己拿了瓶啤酒,他宣布道,“所以,Steve加入了个战斗联盟。”

Steve把脸埋在手里,“Bucky,别这样。”

“战斗联盟,就像电影里一样?”Natasha问道。

“就像电影一样。”Bucky重复道。

“有部叫战斗联盟的电影?”Steve问道。

“那是个地下打斗比赛。”Bucky解释道,“给他们看看邮件。”

“这就打破了第一条规则。”但是Steve还是拿出了手机,Clint抓过它,开始阅读起来。

“我才发现这件事,我不记得我曾签约参加过。”

“该死的,”Clint说,“我们追踪了这伙人几个月,我不在这个案子里,但是这……这很重大。”

“这是非法的?因为赌博?”即使指示里威胁每个人都不准谈论它,但Steve从没有想过它是非法的,打架是非法的?如果双方都同意也是这样?

“有部分这个原因,同时也因为有人被送进了急救室,但却不肯告诉是谁把他们揍成的那样。最开始我们以为是个新的帮派,但是那些被送审的人并不像是帮派的人,都是些坐办公室的。”

Steve再次想到他怎么被送进急救室的,以及他肋骨上的淤青,但是Sam在说他期待着他的第一场比赛。

突然,一次和朋友们的友好晚餐变成了一场秘密的讨论,虽然Steve并不怎么介意帮警察的忙,但他不喜欢有人因想要在战斗中证明自己就会惹来大麻烦。

就像Sam。

评论 ( 18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