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冬盾】平行世界

摘要:

在美国队长·冬日战士的结尾,Steve从天空航母上掉落进水里。然而,他却在一个平行世界里醒来,一个他和bucky正在约会的世界。 

原文:AO3(欢迎大家给原作者点赞~)

翻译随缘一发完:sy

LOFTER:【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番外】

平行世界2(不是我翻译的,有很多人问我地址,就先贴出来了):lof    sy

Chapter 21

咖啡厅是Selvig博士选择的,Steve询问他是否知道一个可以在布鲁克林见面的地点,然后他选择了这家咖啡厅。所以Steve通过Google导航来到了这里,当他进门时,一个小巧的门铃发出声响,Steve走进去,看见一个人正靠窗坐着。

“Selvig博士,谢谢你能来见我。”Steve说道。

“请叫我Erik,去点一杯咖啡,然后我们再聊。”

Selvig博士正在把小袋的白糖洒进他的咖啡里,Steve走到柜台处点了杯热的黑咖啡,然后拿着它走回桌边。

“我整周都在好奇你进展得怎样,”Erik说道,思索的看着Steve把一袋糖倒进他的咖啡里,“你仍然坚持认为你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吗?”

“我想是的。”Steve说道。

“听起来可不怎么自信。”

“我今天约你主要是想谈论我该怎么回去,我知道你说过所有的一切都还只是理论层面,但是……我在想或许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后,你可能会想到一个关于我怎么回去的理论来。”

“我明白了。”Erik看着他,“我得问下,你有尝试过怎么回去吗?”

Steve叹息道:“是的。”

“我能问下你的方法是什么吗?”

“我尝试着想让我晕过去,但我也只是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我还在这里。”

“这让你开始怀疑起了你的观点?”

“是的。”

“嗯,如果我们假设使得你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巧合,两个平行世界里同时发生了相同的事,那么穿越回去可能会变成一件不可能事,如果另一个世界里的你没有在同一时间处于无意识状态,你让你失去意识的企图就是无用的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就像我所说的那样,这些都是理论层面,或许是昏迷的方法更重要,而不是得同时发生,你尝试昏迷的方法是什么?”

“我在上热瑜伽课,是高温导致的,我的意思是,也有我故意的成分在里面。”

Erik敲击着桌面,“但是按我们已有的信息来看,导致这次互穿发生的原因是一场车祸,并不是由环境造成的 。”

“所以我应该尝试下再被车撞一次?”Steve问道,这听起来可不是个好主意。

Erik耸了耸肩,“把你带到这个世界的方法可能就是送你回去的方法。”

“我从一架飞机上掉了下来。”Steve说道,“我才不会去跳飞机呢。”至少不是在这具身体里。

“当然,这可是个危险的方法。”

Steve思考着Sam告诉他的信息,他其实并不是出了车祸。如果是Rumlow把他揍晕的话,这可能就是那个所谓巧合,因为Bucky在把他推下天空航母之前也差点把他揍晕过去。

“你晕过去了多久?我是说在你的瑜伽课上。”

“我不知道。”Steve说道,“可能大概几秒钟,或者最多几分钟。”

“或许穿越平行宇宙需要更长的时间,”Erik说道,“或许,你有朋友是医生,或者护士吗?”

Steve立即想到了Bruce和Peggy:“是的。”

“有些药可以让人陷入昏迷,或许你可以通过这个,让他们把剂量调到致人昏迷的量,就像你刚来这个世界里的那种程度的昏迷。”

他摇了摇头:“我不觉得我能让谁同意做这个。”如果他要求的话,Peggy可能会,但她也可能会把他送到精神病病房,Bruce肯定不会同意,而且Bucky会发疯的。

“我可能会有些资源,如果你真的想证明这个理论的正确性的话。”Erik说道。

“我想应该还有些更简单的方法吧。”

“这就是最安全的方法,仔细想想,这肯定比从飞机上掉落、故意出车祸要简单,除非……”

Steve扬起眉毛,“除非什么?”

“你也许得考虑这可能是永久性的,没有回程。你已经在这里了,你所能做的最好的就是向前看。”

看着窗外行走在小雨中的路人,Steve想到那样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多么容易。他已经在开始遗忘美国队长身体的力量了,他开始习惯于这具身体的局限。经过了一周半的时间,和他最好的朋友变成了恋爱关系也不再奇怪,每天他所需要考虑的就是晚餐做些什么,把时间都花在画画和健身上,而不需要担心去拯救地球。

“在我的研究里,也遇见过你这样的类似情况。”Erik说道,拿出了一个破旧的笔记本,里面夹满了回形针,笔迹难以辨认。“其中的一种情景是,我们发现有人似乎是突然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没有过去。有一个案例是在发生东京机场,有一人突然出现,带着一本来自于一个叫Taured国家的护照,一个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存在过的国家。”Erik透过他的眼镜框向上看着他,“你那个世界里有个叫Taured的国家吗?”

Steve摇了摇头。

“哦,当然了,但我觉得还是问问比较好。继续这个话题,这个人被审问了2天,一直有人看管着,但他却在黎明前突然消失了。”

“但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去的他世界。”Steve闷闷不乐的说道。

“是的,但是还有些情况是有人宣称他们去了平行宇宙,然后又回来了。但是不幸的是,在这些案子里每个人都不相信他们说的话。有个很著名的案例是有人宣称他去过一个平行宇宙,在那个世界里甲壳虫乐队从来没分裂过,他甚至还宣称他有他们的最新唱片。”

“在这个特案中,那个人因为掉落而晕厥,从而去了另一个平行宇宙,他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有一架可以穿越宇宙的时空机,这就是为什么他能返回我们的世界,手上还拿着唱片。”

Steve做了个鬼脸,“我们的这个世界里没有这种机器对吧?”

“你的世界里也没有吗?”

他耸了耸肩,然后摇了摇头。他确信Tony或者Bruce能发明出一个可以跨越空间的机器,况且他们的世界里还有可以让Loki从另外的星球来到地球的宇宙魔方,但是他还不知道有专门的被设计出来进行平行宇宙之间穿越的机器。

Erik翻阅着他的笔记本,“多数情况下,就像你一样,他们没有任何证据。比如有一个女人的案例,她醒来时所有的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她开始发现一些生活中的细节和她的记忆存在偏差,她工作了20年的办公室的楼层变了,他的男朋友消失了,甚至是从来没存在过,而她的前男友却表现得似乎他们从没分过手。”

“我猜她也没能回到她的世界。”

“恐怕是的。”

Steve叹息道,“我很抱歉,我猜这只是在浪费时间。”

“我能问下是什么让你渴望返还回你的世界吗?你在这个世界里有什么遗憾吗?”

他考虑了会儿这个问题,“我猜……没什么……遗憾,更多的是我在这个世界里拥有了我在自己世界里所不曾拥有的东西,那让我感到愧疚,感觉很自私。”

“一样物品?”Erik沉思道,“不,是个人。”

Steve点了点头。“在我的世界里,我最好的朋友Bucky……他死了,但不是真的,是我以为他已经去世了,但最近我才发现他还活着,他被人洗脑,忘记了他是谁,变成了杀手,而他的任务就是我。事实上,当我失去意识来到这个世界里时,他正试图杀死我。”

“就是这样你才发现他是你的朋友Bucky。”

“是啊。”Steve低着头看着他咖啡杯上的孔洞,“而在这个世界里,他不仅是我的朋友。”

Erik在他的椅子里挪了挪身,发出嘎吱的声音。“那一定是个困难的过渡,你过得怎么样?你有……回应他的情感吗?”

“是的。”Steve吞咽了下,“这就是为什么我得回去,这个Bucky喜欢的是另一个我,而且这对另一个Steve也不公平,在我的世界里他所爱的人想要杀死他。”

“或许另一个Steve会是让你的朋友想起来他是谁的完美人选,他还能让他学会爱。”

“但那需要花很长的时间。”Steve说道。

“是的。” Selvig同意道。

在离开之前,Erik写下几个电子邮箱,告诉Steve如果他改变了主意,想尝试下诱发性昏迷,可以联系他。Steve对此表示了感谢,接过纸张,但他知道他不会——也不能——这么做,所以他在回家的路上把纸扔到了垃圾桶里。

所以就是这样了,他被困在了这里。

他思考着这个词:家。他把这里的公寓当做家,那种在他DC的公寓里从没有过的感觉,而且Bucky还在这里,即使他不是他的Bucky。

嗯,现在他是他的Bucky了,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没办法回去了,而且前提还是真的有那么一个他需要回去的世界。他垂着肩,思考着如果他回不去了他会失去的东西,他和Natasha在任务中的玩笑、他的任务、作为英雄的感觉,和其他复仇者们一起出去玩,和拥有着超能力或者精湛武器使用技巧的复仇者们在一起让他有归属感。

然后,当他上楼时,他想到在这里他不会经历Peggy患有艾滋海默症的痛苦,或者Bucky不认识他还想要杀死他,或者神盾局的倒闭,他知道它会倒闭的。在这里他仍然有Bruce和Tony,他想或许他也可以和这个Natasha成为朋友。当他开始表现得正常起来时,她对他的态度变得更加友好,假装他恢复了记忆,忘记另一个世界。

他站在公寓门口,就是这样了,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温暖舒适的客厅看着他,他意识到他并不介意这样。他走进屋内,把夹克衫挂起来,播放起了唱片,让铜质感的音乐充满整个房间。他从没有养过植物,也没有过一张和谁分享过的沙发,或者一张舒适的画桌。

或者一个男朋友,他会回家吃午餐,他会和他亲吻打招呼,他会告诉他他爱他。

所有的一切都组成了家,他踢掉鞋子,坐下来画画。当Bucky回家后,他站起身来,亲吻着他,而Bucky贴着他嘴微笑,把他抱紧。午餐是一些汤和烤芝士,让他们的胃暖洋洋的。

“你想我现在就为你摆pose吗?”Bucky问道,冲洗了下他们的碗碟,把它们放进洗碗机里。

Steve点了点头,当Bucky脱下裤子时,他的目光没有躲闪,他今天穿的是金属灰的内裤,不怎么集中注意力的,Steve画好了他需要的姿势的草图,然后放下素描本,站起身来。

他把一根手指钩进金属灰的内裤腰带里,然后把它拉低直到露出Bucky的纹身,用手指抚摸着它。Bucky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脖子上。

“亲我,笨蛋。”Bucky恳求道,Steve照做了。

他们整下午的拥抱着彼此,当Steve感到Bucky的皮肤有些变凉时,他拉过毛毯盖着他们。他喜欢这种他可以触碰Bucky身上任何地方的感觉,而Bucky内裤那层薄薄的面料只是他屁股的薄弱阻隔,Steve多数时间都把手放在了那里。

当Bucky要出发去工作时他有些失望,但他知道他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所以他亲吻着Bucky道别,他们只需要分开几个小时。

在傍晚时,他让Bucky给他讲更多的相簿里面的故事,他喜欢让Bucky的声音充满着他的大脑,一种温柔的洗脑。现在这些是他的记忆了,他让他专注的去了解这些故事。当Natasha听说这个后,她拿出了她的剪贴簿,Steve开始听起了他和Bucky以及Clint和Nat一起去墨西哥的故事,阳光明媚的白天和充斥着龙舌兰酒的夜晚。

他们用整个傍晚来谈论Natasha拿出的结婚纪念册,喝着红酒。他们有如此多的记忆可以分享。很明显Steve在整个婚礼的周末都喝醉了,前一个晚上的单身派对,整个婚礼过程中,第二天的派对,因此另一个Steve也不怎么记得婚礼的情况。

“你在婚宴上一直试图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Bucky告诉他,“我不得不把你推进洗手间,然后把门锁上20分钟,让你冷静下来。”Steve大概知道Bucky是怎么“让他冷静下来的”,他不想在Nat和Clint面前谈论这个。

晚上的时候,在所有的记忆都被储存好后,Steve拉着Bucky抱住他,这样他才能入睡。每次Bucky一离开他就醒了,好在Bucky只在去上厕所的时候离开过。清晨,他首先闻到的味道就像Bucky,他感到Bucky的嘴唇正贴在他的脖子上。

另一个世界的感觉如此遥远,触不可及,即使他回去了,他也不会再有家的感觉,所以他在这个世界里安顿下来,深深的陷进去,试图忘记另一个地方。


评论 ( 11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