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待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十二章下

 文:AO3

序言第一章上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中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中 第五章下 第六章 第七章上 第七章中 第七章下 第八章 第八章下  第九章 第十章上  第十章下 第十一章上 第十一章下 第十二章上


Bucky Barnes

“所以,我们投了个票。”Tony说。

Bucky吓了一跳,差点把他喝完了的咖啡杯朝他扔去,一会儿后,他希望他真的就扔了。他的厨房里全是复仇者们。他有点好奇他们会不会放任Stark挨上这么一下。

“我们在上面准备食物。”他告诉正坐在柜台上的Barton。

“我们决定你应该知道,”Stark道,完全不受打扰,“Barnes——杀手版本的你,来自现代的你——一直想拿下一个与其他相比更加难搞的九头蛇秘密基地。当然咯,这个世界充斥着九头蛇基地,他们真的信奉他们十分热衷的那句长出头的箴言,但是这一个特别有趣,因为据说那里储藏着Fieser Dorsch,我们称之为潜水器,或者是迷你潜水艇,就像Heinz Kruger在杀死Erskine后,逃跑时用的车——还是说船——的那个样子。”

“哦,”Bucky皱了皱眉,他听见Steve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大声道,“我们有客人。”因为他总是考虑周到。

“等等,你们俩是从同一个卧室里出来的?”Stark问道。

“既然你提到了,我不觉得我们曾经找到过这些迷你潜水艇。”Bucky说。

“不,我们找到过,”Steve打着哈欠说,他往后拉伸了下手臂,这对他的白色T恤来说真是不幸。Bucky心安理得的盯着看,因为每个人都在看。“在波兰的那个工厂,你和Gabe……哦。”

“那么,那不是我。”Bucky猜测道。

“抱歉,我忘记了。”Steve道,他的笑容甜蜜,让Bucky不得不压制住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他好能亲吻那抹笑容的冲动。

“认真的,有多长时间了?”

“我猜你们摧毁了那家工厂?”Banner平静的问道。

“把它炸到了天国,”Steve说,“但如果真有几艘潜艇逃走了我也不会奇怪,那个工厂坐落在湖上,地下部分还有潜艇用的港口,在我们能搜索完全部的港口前就有人启动了自毁模式,那个区域开始灌水,所以我们跑了出去。”

“其他人都知道了而没有告诉我?我确定这违反了出租协议,或者什么的。”

Natasha从柜台后面冒了出来,拿着一大盒咸饼干,Bucky都不知道他们还有咸饼干,“我们签了协议?”

“没有,”Barton道,他伸出手去,Natasha递给他一把的饼干。

(译者:这里最后的对话中有几句是Tony在追问Bucky和Steve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

5号安全实验室,迷失的传说同上次Bucky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

“你是这个意思,对吗?当你给我一个机会选择遗忘的时候。”Bucky转了个身,靠在走道的栏杆上。他吞咽了下,“万一我做不到怎么办?万一我……逃离了战争?擅离职守?”

(——Monty的尸体,鲜血淋漓,在雪中破碎——Gabe头部中弹向后倒去——Steve尖叫着被蓝色的能量撕碎,比其他人消失的时间花得更长,因为他的身体试图再生——)

他一定尖叫了出来,因为他的耳朵里有微弱的耳鸣,他的双手紧抓着栏杆,手中的金属嘎吱作响。

“Barnes中士?” 

“我没事,JARVIS。”他用手揩了揩脸,惊讶的发现他的皮肤是湿的。


Steve同在欧洲的谁有一个很早的电话会议,所以今天的晨跑只有Sam和Bucky。这是Bucky发现冬日战士后Sam的第一次来访。

“你怎么样,伙计?”Sam问,他的表情告诉了Bucky他知道他已经知道了。

“有过更好。”Bucky说。

Sam并没有问其他事情,他们开始晨跑。穿过中央公园的路线他已经熟悉,他在脚步规律性的起伏落地间思维涣散。

“我打赌你可以超我两圈,如果你真的尽力的话。”Sam喘息着说道,Bucky能听出其中的挑战,所以他朝Sam咧嘴一笑,告诉他的双腿,更快点。他的肌肉更加灼热,但没它本应有的灼热强,他意识到他居然一点都不觉得累,特别是在他已经跑了2英里后。

他的确超了Sam一圈,他在快速跑过Sam时拍了拍他的右肩,接着朝后挥了挥手。收获了Sam强烈的反抗,“哦,别在那里洋洋得意,我知道你住哪!”

Bucky突然停了下来,他差点被他自己的惯性带翻。


他冲进Tony的实验室,Tony抬头看向他,不耐烦的挑起一边眉毛。

“Barnes随身带着什么,当他穿回过去时?他的电话?”

“除了他的武器外,他没有带些什么,”Tony说,但他的眉毛垂下思索的弧度,“他从不在任务中带手机,这可能是为什么他的手机比其他人的持续得更长,除此之外,我们有耳机以供交流,”Tony取出他自己的耳机,肉色的,非常的小。

“你在头盔里带这个?”Bucky说,“所以,耳机,如果你弄丢了的话,你能找到它吗?我想那会经常发生。”

“如果你是在问它们里面有没有追踪器,那么是的,有,我发誓,一屋子的有特别军事技能或者/和有多个博士学位的人,在准备任务时最常问的问题却是’JARVIS,你看到我的耳机了吗?’”

Dum-E戳了戳Bucky的左臂,Bucky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夹子爪,“这些耳机,我猜需要充电它们的追踪器才能用?”

Tony点了点头,然后做出个复杂的表情,双手抱臂,“主追踪器,是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再安装个次级追踪器,因为充电器又不能从树里面长出来,我知道很多人都令人震惊的擅长被困在绝地里。”

“我看见过从那东西里传来的用普通话的报告,你知道。”

“刚才那句话也包括我自己!”Tony向前靠了靠,“次级追踪器只在主追踪器失活后才激活,它会保持休眠状态,除非它接收到一个非常特别的信号,只有这时它才会重新启动。”

“你能发送这个信号吗?”

“给Barnes的追踪器?是的,我可以。”Tony的眉毛再次扬了起来,“你认为他把它安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Bucky耸了耸肩,“直觉而已,所有的文件都说他从不放弃他的任务。”

他等Steve有空后,叫他陪他们一起去史密森尼博物馆。

在那里,他和Sam留在后面,等Steve同管理美国队长展馆的人交谈。不出意外的,博物馆非常乐意让美国队长看一下曾属于他最好朋友的外套。

他们被带到一间小屋子里,外套连带着人体模型一起给送了过来。

Steve挥手招呼Bucky来桌子旁,Bucky犹豫了一会儿,再次思考起了人生,然后他摇了摇头,轻拍着搜索外套的前面和侧面。

站在角落里的博物馆工作人员发出声低呼,他的胸牌上的名字写着“Connor”,很可能他在震惊于看到有人把爪子放到了国家宝藏上。

很确定他的猜想是正确的,他摸出他占有的小刀中的一把,整齐的拆开之前永远在翻动的那小块布料周围的线缝。他还记得想了下这和他缝得一样整齐,哈!那当然咯。

工作人员Connor发出声愤慨的声音。

“嘿!它之前是我的,兄弟。”Bucky心不在焉的说道,他放下小刀,把手伸进切开的小口里,取出一张纸条。他看向Connor,“不过你们保管得很好,如果这件外套没有被保管得这么好的话,这张纸条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Connor就只是盯着他看,Bucky皱着眉头看向那张纸,然后把它递给了Steve,“这只是一堆的数字,和一些看起来像是名字的东西。”

他们归还了外套,Bucky在要离开的时候告诉Connor,“听着,我穿了那件衣服一年多了,那块布一直是裂开的,我会说我让它更真实了,而且又不是说会有人注意到。”

“哦,他们会注意到的。”Connor阴沉的说道,Bucky想象着他之后会歉意的拍拍这件外套,为了让它被它不识货的主人损伤而道歉,但这个想法让他感到有点发毛,因为不久前他还穿着它呢。然后Connor叹了口气,快速的看了眼Steve,“谢谢你,至少你还把它还回来了,呃,Barnes中士。”

Sam忍住了没有笑出声来,Steve仍在忙于检查纸条上的信息,Bucky翻了个白眼,然后他压低声音偷偷的告诉Connor,“好吧,所以说,在我和Steve之间,我才是有担当的那个。不要让任何人有不同的意见。”


评论 ( 10 )
热度 ( 1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