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stucky】(本末始终part3) 废墟之间 three

这是之前有过翻译的那篇二战时期文的第三篇,共有4篇,现在已经翻译了2篇,和厌游人大大商量后同意让我翻译后两篇,前三篇是stucky无差文,有盾佩情感提及,第四篇是冬盾第四篇是冬盾!洁癖勿入!!所以我翻part3的时候会打盾冬的tag,part4就只标冬盾了。

第一篇讲的是:Bucky对咆哮突击队的人谎称他在布鲁克林有个姑娘在等他,叫Stella,其实就是Steve。Bucky通过向其他人讲述Stella,在战场中一点点觉醒了对Steve的爱,当经历实验活下去后,本准备向Steve表白,但却发现Steve和Peggy之间的情愫,只能黯然神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Bucky心理描写那酸爽,看一次哭一次。sy

这是篇系列文,原文 ao3:part1   part2   part3   part4  ByEmilianaDarling

翻译ao3: part1   part2    By厌游人

one two

part3:ao3  sy  一发完

three

(七个月后) 

他们刚回DC几周,Steve已经能够看到被困在屋内的Bucky的肩膀上多了几分沉重。

他们没有住在所有一切发生之前的Steve的公寓里,而是换了个地方。部分原因是之前的公寓被破坏得太严重了,部分原因是Steve不确定他们能够清除掉神盾局安置在他之前公寓里的所有窃听器。但是Peggy和Sam还在DC,如果不是非得这么做的话,Steve还没有准备好离开他们。

在他和Sam动身去东欧之前Steve就准备好了这个地方,尽管他出院后的几周都是住在Sam公寓的客厅里,这里也就被一直用来放置Steve多余的东西。但当他们几周前带着破碎而温顺的Bucky回到家中时,有个可以安身的地方无疑让人松了口气。Sam住回了他自己的公寓,而Steve和Bucky住进了这个公寓。

这个地方还不错,硬木地板,米色墙壁,比Steve之前住的地方离Sam近得多。肯定的是,这里比他和Bucky曾经同住过的公寓都要大。首先房间里有两个卧室,Steve以前总是认为这样会显得奢侈。(Sam仁慈的没有评论Steve在出院后的几天内就动手专门寻找起了带有两个卧室的房间,Steve也没提起这个话题。)

Steve并不怀疑即使他再活一百年,也无法报答Sam这几个月来给予他的帮助。这甚至都不是个疑问,真的,这就是Steve脑中回旋着的一件事实而已。他欠Sam太多,Steve只能打算用余生一点点的偿还他。

“Hey。”Bucky的声音传来,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Steve吓得胆战心惊,笨拙的拿稳之前他用来心不在焉随意画画的铅笔,然后抬头来,正看见Bucky瑟缩了下。

“抱歉。”Bucky轻声说道,“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没什么。”Steve说道,强迫自己露出丝微笑,忽略掉胸腔里怦怦直跳的心脏。Bucky现在走路太过悄无声息,但Steve并不想说出来这让他心绪不宁。“你需要什么吗?”

Bucky弯了弯嘴角,几乎算是个笑容,但笑意却不达眼底。他的头发仍然很长,而且长短不一,现在已经下垂至肩部,但它们干净而柔软,Steve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它们这样了。他并没有穿袜子,Steve总是会觉得他光着脚的样子显得奇异的脆弱,他们以前的旧公寓总是很冷 ,一年到头都得穿着羊毛袜子。

Bucky递过来一本破旧的复印书,是Steve从图书馆里为他借的约翰.格里森姆系列丛书中的一本——敲诈者,Steve看了眼上面的书名——然后轻微的耸了耸肩。

“读完了。”Bucky不必要的解释道,把它放在桌上Steve的画板旁边,“我下一本该读什么?”

空气中有一瞬的停顿,因为,该死的,Steve本希望他们已经跨过这个障碍了。

“我不知道,Bucky。”Steve无助的说道,他在尝试保持“耐心”,但出口的话语却显得十分勉强。他尴尬的耸了耸肩,“我猜,你下本想读什么呢?”

Bucky朝着他皱了皱鼻子,然后点了点头。

“是的,okay。”Bucky说道,语气平淡无奇,好像这不算什么。但Steve知道从前的Bucky绝不会这么轻易的从和他的争论中退却。

Steve看着Bucky走回客厅,想要偷窥一眼Bucky会在书架上选择哪本书。但当他看到Bucky自动的抓起了放在书架上的第一本书就走了回来,甚至都没有去看下书籍的简介时,他的心不由沉了沉。Bucky轻巧的穿过房间,坐回到沙发上。他完成任务般的打开了书,像冬日战士对待目标一样专注尽职的开始看了起来。

Steve的手机在他口袋里震动了下——很可能是Nat,她几天前就回来了——但他现在并没有打算去看。

现在的问题是Bucky仿佛完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的空闲时间,当Steve打开音乐时,他会对它感兴趣,但如果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他绝不会主动去听。同样的还有电视和电影,如果Steve播放了什么,他就会顺从的坐着,不加评价的观看着任何东西——但不管Steve告诉了他多少遍他可以看一些他喜欢的片子,他都不会只为了自己就去播放。

既然他们对Bucky应该远离互联网更长一段时间达成了共识,书籍似乎就成了剩下的选择,某种意义上这起效了,Steve从图书馆里选了二十几本悬疑小说——Bucky过去三天里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阅读它们上。

这不是Bucky曾经会做的事情,通俗杂志和偶尔的简装本对于以前的Bucky来说是罕见的度过漫长傍晚的方式,他主要的娱乐活动不是这个。

这让Steve十分清楚的意识到Bucky以前是有多么习惯出去玩耍:在汽车修理厂里工作,然后存下钱来带漂亮女孩出去约会。去电影院、去展览会、去舞厅,还拉着Steve一道,拼命的给他安排合适的女孩。Stevie,我们只是需要给你找到个适合你的女孩,Bucky总是这样告诉他。而Steve则一直紧闭着嘴,目光决然的看着他的约会对象。

当他们有钱时,就会在酒吧里度过夜晚。就只是他俩,在一起随意的闲聊着,直到夜深,Steve知道在第二天早上他醒来时仍会感到疲惫,直到Steve如此疲倦,以至于他再也无法压抑每当他看向他最好的朋友时,内心涌现的温暖。

关键是,Steve并不介意改变——并不介意如果Bucky所想要的就是呆在屋里,出去玩耍也不再是他的生活方式了。Bucky之前很明确的告诉过Steve,确保Steve能够理解他再也不会变回掉下悬崖前的他。Steve一直在心底谨记着这点,他从没期待过Bucky变回原来一样的人,他真的没有。

可问题是,他知道Bucky现在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Steve,而不是为了他自己。变得温顺,听从命令,成为他认为Steve所希望他能成为的人,但这这对他俩都不是条出路。

发生在Volgograd的事对Bucky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影响。自那之后,仿佛就有什么在束缚着他,他变得小心谨慎,犹豫不决,不愿自己做决定。

Steve绝不愿大声承认这点,但这开始快把他逼疯了。

如果Steve足够诚于内心,他也并没有真正的适应这种生活。他们都没有闲散虚度过光阴,无论是在战争之前、之中、之后。当面对着威胁时,Steve总是有那么事多需要去做,当心怀大计时,也总是会有很多计划要去完成。

而现在,他感到一无是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向前,怎么提供帮助,怎么成为Bucky需要他成为的那个人。

当他们在东欧追逐着对方时,在搜集情报之外,偶尔的交谈已经足够。只要Bucky展现出的任何重拾记忆的迹象,就足以让喜悦冲昏Steve的头脑。他很乐意保持沉默不给Bucky过多的压力,好让Bucky渐渐放开,尽管在这样的近距离相处下,Steve能够察觉到沉默和紧绷出现在了他俩之间。

Steve想要成为一个好朋友,无私、强大、耐心。想要相信自己做了正确的的决定,做了正确的事,他想要成为Bucky需要他所成为的人。

然而多数时候他却觉得无助,无助且一无是处,仿佛他一直在搞砸事情,他完全感觉不到他们在有所进步。

没有操作指南,兄弟,Sam曾经告诉过他,耸了耸肩,神色难以琢磨的看着Steve,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比熟悉又高深莫测。你所需要做的一切就是坚持,等待,弄清楚他需要你做什么,你需要竭尽全力。

就像在今天的日子里,他的内心搅作一团,大脑因挫败而嗡嗡作响,这一点都不好,他们不应该是像这样的。

这天他们俩在沉默中吃了晚餐,当Bucky看见Steve准备上床时,也完成任务般的照做。他们各自回了分隔的房间,关上了门。Steve不禁再次思念起了他们在布鲁克林老旧公寓里的单间卧室。

Steve关上灯爬上了床,冰冷的被子盖在皮肤上发出窸窣的声音,罪恶和愧疚在他的心中纠结,直到他最终渐入睡眠。

不到几个小时后,Steve猛地醒了过来,立刻从睡眠模式转换为清醒状态,这是源于战争时期形成的本能。他的眼睛霍然睁开,反射性的抬起了上身,搜寻着藏在房间暗处里的威胁。

有人正站在门口。

即使房间里没有灯光,Steve也才清醒几秒,他也立即认出了阴影里的轮廓。

“Bucky?”他问道,浑身紧张起来,继续眨了眨眼,直到他的眼睛适用了黑暗。Bucky正穿着睡裤,没有穿T恤,同Steve穿得差不多。他看不清他的脸,但从Bucky的站姿可以看出他的僵直,Steve的内心不安的蜷缩起来。他舔了舔嘴唇,眨去眼中的睡意,“你做噩梦了吗?”

“你是我的任务。”

这是Bucky的声音,但无疑是冬日战士在说这话,冰冷坚硬无情,Steve感到他的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Hey。”Steve轻柔的说道,尽可能的缓慢的在床上换成跪坐的姿势。Bucky并没有动,但他也没有放松警惕,Steve身上的每一条神经都在朝他警告着危险,“Bucky,是我,我是Steve。”

相反的,他的大脑在快速运转,他的盾牌就收在床下,他很确定他可以及时的拿到它,房间里没有枪,Bucky仍穿着他的睡裤,所以他大概确定Bucky并没有去外面找来一把。快速的扫了眼Bucky的双手,他甚至都没有拿着小刀。但他仍然有着金属手臂,即使没有他也是致命的危险,但这些都需要近身作战。现在看起来他应该是才做了噩梦醒了过来,可能是梦境太过真实生动。Steve暗自祈祷这只是一次闪回,而不是Bucky完全滑落进他过去模式的深渊。

Bucky发出了足够的声响把他吵醒,他并不需要这么做的,他曾悄无声息的接近过睡眠中的Steve,也就是说Bucky可能还在里面某个地方,或者是冬兵的模式并不稳定。无论是什么情况都意味着Steve可以继续安抚他,直到他找回自我。

(但其实即使他的血液正在耳膜上乱撞,他已经做好了抓起武器的准备,Steve仍然完全无法把这个视为一个选项)

“我是你的朋友,还记得吗?”Steve再次尝试了次,伸出手,掌心朝上,作出安抚的动作,他光裸的胸膛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让他不由的战栗了下,“我是Steve Rogers,你是Bucky Barnes,你不必——”

“你是我的任务。”冬日战士咆哮着说道,充满着盲目的愤怒。当他有所动作时,Steve滚下了床去,摸索着他的盾牌。当冬日战士的拳头砸向他的脸时,他不得不举起了双手挡在面前,所有的背景都消失了,只剩下这场一触即发的战斗。

他们的这次战斗野蛮而残忍,接近天空航母的那一战。Steve的高度刚好可以踢向冬兵的脚部,让后者摔倒在地。在他几乎才刚拿到他的盾牌时,冬兵就朝他发起了第二轮攻击,Steve在冬兵冲到他面前之前勉强的站了起来,及时的用盾牌挡住了后者挥来的迅猛拳头。

Steve一直在防御,不想伤到Bucky,想等待他恢复自我意识。冬日战士占据上风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动作迅速的把盾牌从Steve的手中敲落,如此之快Steve甚至都没法阻止——然后他抓住Steve的肩膀把他的后背抡掼到墙壁上。

他撞进了他的书架,能听到背后的木板在这撞击下四散分裂,就连肺里的空气也被撞了出去,他猛地吸了口气,Bucky挥动着拳头砸向他正站着的地方,他快速的偏开头去,躲过了这一击,拳头打破破碎的书架后面,在墙上留下了个可观的洞口。

Steve朝前冲了过去,抓住了他的盾牌——之前他战斗不稳时被丢在了地上——在冬兵再次朝他攻击时勉强举起了它,使冬兵的攻击转了方向,把后者推撞到了床上,滑出几英尺远,冬兵撞上去的力量如此之大,Steve都能听见坚固的床架被撞成了两半发出巨响。

当冬兵再次站了起来,Steve能察觉到他的力量正在衰弱,他的动作开始松弛,步伐不稳。

“Bucky。”Steve再次尝试着唤了声,但冬兵只是叫喊着朝他再次攻击过来,把他们一同撞上了或许是个台灯,或许是面镜子,但同样的都让尖锐玻璃碴扎进了他的血肉之中。

冬兵再次发动了抡起了拳头,但他的力量变得虚弱起来,他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充满绝望,而非愤怒。Steve垂下了他的盾牌,冬兵擦过Steve的脸颊打了最后一拳,然后他跌跪在了地上,呼吸粗粝而沉重,把头埋进双手里。


评论 ( 7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