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stucky】(本末始终part3) 废墟之间 six

这是之前有过翻译的那篇二战时期文的第三篇,共有4篇,现在已经翻译了2篇,和厌游人大大商量后同意让我翻译后两篇,前三篇是stucky无差文,有盾佩情感提及,第四篇是冬盾第四篇是冬盾!洁癖勿入!!所以我翻part3的时候会打盾冬的tag,part4就只标冬盾了。

第一篇讲的是:Bucky对咆哮突击队的人谎称他在布鲁克林有个姑娘在等他,叫Stella,其实就是Steve。Bucky通过向其他人讲述Stella,在战场中一点点觉醒了对Steve的爱,当经历实验活下去后,本准备向Steve表白,但却发现Steve和Peggy之间的情愫,只能黯然神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Bucky心理描写那酸爽,看一次哭一次。sy

这是篇系列文,原文 ao3:part1   part2   part3   part4  ByEmilianaDarling

翻译ao3: part1   part2    By厌游人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part3:ao3  sy  一发完

six

(9个月后)

门铃响了,Steve前去开门,即使这不是他的房子。他把房门拉开,嘴角已经弯起了一抹笑容,回报他的是Natasha正站在Sam的门前。

“Hey,陌生人。”Natasha说道,微笑着看着他,她笑容里的温暖是Steve第一次见到她时所绝没有想到她会拥有的。她的头发比上次见到她时红得更深,及肩的长度,波浪卷,额前留着刘海。她朝他扬了扬眉,“来个拥抱?”

“当然得拥抱下。”Steve点了点头肯定道,然后伸出手去把她拉进一个略显不自然的拥抱中,她在他的怀里显得那么小,这让他感到震惊。不管他是把她拉进一个拥抱还是把她拉出战火,她总是给人强大可靠的感觉,这样强大的存在感只是寄居在这样瘦小的身躯里真是让人感觉怪异。

“Barton对他的缺席感到抱歉。”Natasha说道,看了Steve一眼。Steve伸出手去接过她的外套,他把她棕色的皮夹克挂在了Sam门厅的柜子里,然后才欣赏起了她的深绿色的T恤和黑色裤子。她看起来很不错。她手里还拿着瓶红酒,很明显是带来的礼物,这种老熟人的感觉让Steve的内心微微震颤,“他在帮Maria Hill联系一些他认识的私人保镖。”

Steve点了点头,告诉她不必在意,Natasha从门厅里探了探头,厨房里传来温暖的灯光和食物的香味,他们能够听到Sam沉着的低声下达着指令。她再次挑起了眉毛,一会儿后他们都走进了厨房。

Sam和Bucky正在一起做着晚餐,平淡普通而寓意非凡得令人不敢置信。灶台上有一锅米饭正冒着热气,另一个锅里在用小火炖着蔬菜,Sam把抹布随意的甩在肩上,然后站在一个大的平底锅旁,用一把夹子夹着鸡腿开始蘸酱,酱汁闻着就很美味,其间Sam一直在保持说话。

“窍门就是少放酱油和醋,当我们之后加入鸡汤时,酱汁味道就会更好。”当他们走进房间时Sam说道,一贯的悠闲而舒适。Steve总是觉得他的烹饪十分悦目,与看着其他知道该怎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的人工作时一样的舒适,Sam让做菜像呼吸一样轻松,“我们之后再加入玉米粉,让汤变得浓稠,现在一切都还不错。”

整个晚餐聚会的主意对Steve来说都很陌生,他的妈妈只能够勉强维持他们俩人的生计,很难再邀请其他家庭的人或朋友,当他和Bucky住在一起时,他们都是单身汉,没机会结婚并安定下来,然后开始邀请其他人前来共进晚餐,或者喝酒,或者其他结了婚的人会做的事情。

这对Steve来说有些怪异的成熟感,有点他们正聚在一起扮演着普通成年人的意味,但如果要这么思考问题的话,他的年纪又显得太大了。

Sam越过肩头看着他们走进厨房,对他俩露出迷人的微笑,“Hey,Nat。”Sam高兴的打招呼道,然后把注意力转到了Bucky身上,后者正在切着蔬菜,“洋葱和蘑菇怎么样了,大个子?”

Bucky看起来已经有点习惯了他的昵称,但Steve想,并不是坏的方面的那种。他切完最后一块蘑菇,把它们聚集在菜板上,“好了。”他说道,瞥了眼炉火上的锅,“你想要……?”

“放在这里面。”Sam点着头指挥道,Bucky用菜刀把菜板上的蔬菜都倒进了装着鸡肉的锅里,Sam稍微搅拌了下,然后盖上了盖子。

“闻起来不错,Sam。”Steve加了一句,有什么温暖而愉悦的东西在他的心里涌现。这并不仅是因为看见Bucky和除他之外的人有所交流,还因为发现Bucky和Sam相处的愉快,在最开始的时候,Bucky对Sam总是显得很冷淡,表现得易怒而具有攻击性,甚至有几次还彻底的忽视了他,谢天谢地,Sam有着圣人般的耐心。

不管当初是因为什么,Bucky似乎已经克服它了,因为他们已经相处得不错了数月时间。

Sam朝他咧嘴一笑,“是啊,当然,我的助理相当不错。”

“我怎么不知道。”Bucky说道,在水槽旁把碗碟堆放整齐,“实话实说,我完全不记得上次我切蔬菜是什么时候了。”

“Hey,Bucky。”Natasha轻声的打招呼道,以一种当他们两个呆在一间屋子里时她会有的说话方式,Steve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她告诉过他的那个故事——在敖德萨,冬日战士杀死了那个核工程师,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但是Natasha有时候就喜欢这么呆在他周围,安静,小心翼翼,注视着他的动作,但又并不是真的在等待着他发动攻击,更像是她在尝试仅通过观察的方式就从他身上提取情报,但他并没有给她她想知道的信息。

Steve想如果她真的想讨论这个的话,她会告诉他的。他并不需要去猜测别人的生活,对方可能并不想要他去打探。

“Hey,Natasha。”Bucky回应道,有些心烦意乱的伸出一只手穿过头发。一周前他让Steve帮他把头发剪短了,很明显他仍然没有适应它现在的长度。他的头发比之前他把它们扎起来时要蓬松,但和冬日战士时的样子完全不同。他正穿着一件灰色系扣T恤和一条卡其色的裤子,比时下流行的款式要更加高腰一点。

他看起来几乎就如同Steve记忆中的那个人,除了他从左袖里露出来的金属手臂以及稍微加深的眼眶外。

“所以。”Natasha继续道,走向Sam厨房里的一个抽屉,没有过问的就拉开了它,她拿出一个开瓶器——正好是这个抽屉,Steve完全不了解她是怎么做到的,因为Nat以前只来过Sam的厨房一两次——然后开始给她带来的红酒开瓶塞,“你们两个在以前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怎么下厨?”

Steve张开嘴正准备回答,但在他说话之前Bucky大声的哼了哼,他挑起一边眉毛看向他的朋友,Bucky的眼角流露出丝笑意。

“在我的记忆中,”Bucky干瘪的说道,嘴角轻微的抽搐了下,“我们大多数就靠烤豆子、罐头汤和薄面包片过活。”他停顿了会儿——然后看了眼Steve,Steve花了半秒钟的时间才意识过来Bucky是在向他寻求证实,他快速的点了点头,“牛肉煎饼和炖土豆,如果情况好点的话。”他平淡无波的加了句,能感到Natasha翻了个白眼。

“那可真恶心。”Natasha下了结论,“砰”的一声把瓶塞拔出了酒瓶。Sam强调性的点了点头,把装着鸡肉的盒子拿出冰箱。

“我敢保证今晚的食物绝对比炖土豆要好。”Sam咧嘴一笑,打开了盖子,把鸡肉倒进了锅里。

出乎意料的,Bucky大笑了声,声音粗燥刺耳,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向他,他随意的挥了挥手。

“抱歉。”他呛出声道歉,不体面的哼了下,然后又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抱歉,”他再次道歉道,“我只是记起了——Steve,你还记得午餐肉吗?”

呻吟了下,Steve跌坐进Sam餐厅里的椅子,Natasha递给他一杯红酒,Steve并不是很喜欢饮酒,因为他喝不醉,但他礼貌的接了过来。

“午餐肉。”Steve呻吟道,可怕的摇了摇头,“哦,天啊,午餐肉,怎么可能忘记午餐肉,在军队里,它到处都是,到哪里都甩不掉它。”

“午餐肉的午餐,午餐肉的晚餐……”

“……午餐肉加鸡蛋的早餐……”

“在路途中和咆哮突击队队员们一起吃着冷掉的午餐肉。”Bucky战栗了下,神色满是惊骇,“有天我们没地方生火,你不得不从罐头里直接吃完整罐的午餐肉,那些湿哒哒的的东西。”他脸上痛苦的鬼脸是如此熟悉,Steve不由得再次大笑起来,Bucky眯了眯眼,“闭嘴,Steve,那玩意儿就和你记忆中的一样恶心。”

“兄弟。”Sam的声音里混杂着恶心和娱乐,他戳了戳蔬菜,“我要吐了,那可真邪恶。”

Natasha带着轻微的不确定在他和Bucky之间扫来扫去,这让Steve猛然想起,他和Bucky在其他人面前以这种方式交谈是有多不寻常。

关键的是,他和Bucky一起交谈的方式。

有一瞬间,Steve意识到这些人看见他大笑是有多不习惯,这让他的心脏被痛苦的捏紧了下,然后又松开了,现今能够看见Bucky的面容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他并不需要再为什么感到悲伤。

“嗯,但是。”Bucky开口道,倾身靠在厨台上,稳定住他因轻笑而颤抖的身体,他接过Natasha递给他的红酒,点了点头表示感谢,“Steve,闭嘴,你知道什么是比午餐肉更糟糕的吗?”他停顿下来,增强戏剧效果,“冒牌货午餐肉。”

Steve盯着他,Natasha朝他摆出的毫不作伪的恐惧神色很不淑女的哼了一声。

“你知道他们仍然在生产午餐肉对吧?”Sam问道,挑起了眉毛看向他俩。他用小刀戳了戳米饭看它熟没熟,然后搅拌起了锅里的蔬菜,他搅拌的方式告诉大家晚餐就快好了。

Bucky用他睁大的眼睛看向Sam,Steve不由无奈的哼了一声。

“他们还在生产午餐肉?”Bucky不敢置信的问道,笑了笑,“谁他妈还会再生产……”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快,Steve直到过后才反应过来。

虽然Sam拥有整间房屋,但他把独立的第二层楼房租给了一对年轻的夫妇,Steve曾经见过他们几次,但还没有自我介绍。当他们四人站在厨房里时,楼上传来一声巨大的“砰”声——Steve过后才意识这到可能是楼上的邻居把什么重物掉在了地上。

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想这个,因为几乎在巨响发出的同时,有人猛的扑向了他,坚如磐石的身躯撞到了他身上,把他拉下了椅子,他的后背重重的撞到了地板上,几乎把他体内的所有空气都撞击了出去,一道坚实的重量覆盖在了他的身上。Steve能够听到酒杯碎撒在地板上的声音,有人在惊讶的大喊着什么。

Steve屏住了呼吸,睁开了双眼想要探查他是否需要战斗——然后当他看清时,他眨了眨眼。

他们正半躲在Sam的餐桌下,Bucky正蹲伏在他上方,就像某种凶猛的野兽。他浑身绷紧,呼吸粗重,看起来像是准备好了要撕碎所有靠近的人的喉咙。他新修的头发正好垂下来挡在他的眼前。Steve不知道Bucky在这电光石火的反射间是怎么做到的,但在他把Steve拉倒地上的当口,他抓了把Sam的餐刀。他紧紧的把它抓在一只手里,牢固稳定,准备好了要猛地扑向任何靠近的人,发起攻击。

Bucky在试图保护他,Steve迟钝的意识到,全然震惊的眨着眼看着他,太过猝不及防以至于不能说话,因为Bucky听到了一声巨响,他以为是枪声,很明显他的第一反应不再是伤害Steve了。

相反的,他在尝试保护他。

他能听见Natasha在用俄语低声说着一些安慰的话,能够听见Sam平稳的声线,“hey,兄弟,没什么,你现在是安全的,没什么。”他正用他经验老道的,面对多年来他所熟悉的应激反应的说话方式说道。

但是Bucky没有动,完全没有动摇,在Steve的上方扎了根,坚实牢固稳定,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Natasha和Sam看,握紧手中的小刀——他的朋友们,现在也是他的朋友了,即使这段友谊困难险阻不同寻常——好像他完全认不出来他们。

“Bucky。”Steve说道,他的声音很小,还带着喘气,因为他肺里的空气都被撞了出去。

Bucky没有动,也没有降低手中小刀,但他有快速的低头看了眼他,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快速的从他认定的威胁看向了Steve,又立马把目光移了回去,很明显不确定接下来该做什么,“Bucky,没什么发生。”

Sam在这之后开始尝试起了不同的战略,“Bucky,Steve很安全,我们现在都很安全,没有人会伤害他,好吗?”

如果不是Steve不能从目前战略上的有利位置(半藏在桌子底下)看到Sam,他会朝他露出感激的神色,因为仅当他说了那些话后,Bucky才开始缓慢的,难以察觉的放松下来。

仿佛他在强迫着自己一寸寸肌肉放松下来,Steve能够感到Bucky腿部的肌肉逐渐舒缓,一会儿后,Bucky核心里的恐怖紧凝开始放松,Sam一直在轻声对他喃喃着一些鼓励的话语,几分钟后,他终于降低了手中的餐刀。

“抱歉。”Bucky终于开口道,声音还带着明显战栗。他低头看着他的手,仿佛它属于别人,最终他松开了刀柄,让它咔哒一声掉在了地上,Steve知道是Natasha快速的移动了过来把它踢到了一边。Bucky摇了摇头,这一刻他看起来不那么像冬日战士,反而更像是战争中有时候的Bucky,他再次低头看向Steve,然后看回另外两个人,“抱歉。”

“Hey,当我说你不必担心这个时,我是认真的,好吗?”Sam说道,在桌子旁边蹲下身来,他歪了歪头,身体语言如此放松,Steve知道这一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你现在想出来了吗?”

过了一会儿后,Bucky点了点头,他从Steve身上爬了下来,脸上带着愧疚的表情,Steve一直朝他微笑表示没什么,他让Bucky拉着他站了起来,把手宽慰性的放在Bucky的肩上,当后者的内心开始蜷缩起来时,试着给他支撑。

他们花了大概45分钟才让Bucky重新恢复过来,Steve完全被Sam赶到一边去了,Sam则是在持续说话,自然的就像呼吸一般,他把地上的碎玻璃打扫干净,把食物放进了低温箱里保持温度,让Bucky坐在椅子上,好重新回到现实中。他一直在轻松的闲聊着来填补沉默,也是一种分散注意力的方法,就像这是完全正常的情况一样对待,直到再次恢复真正的正常。

Natasha只是坐在那里,安静而平淡,偶尔枯燥的评论几句,Steve也几乎同样的感谢她。

而Steve则是像只护卫犬一样一直坐在Bucky的身边,一手放在他的朋友的肩膀上,直到他的呼吸开始回归正常,三十分钟后,Bucky不再颤抖,四十五分钟后,他几乎都能露出一丝微笑来,虽然他的微笑僵硬做作,完全没有放松,但它是真实的,这让Steve的内心轻松不少,当Sam宣称该吃晚餐时,Steve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虽然这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他们在桌边坐了下来开始吃饭,随意的闲聊着除了刚才的事故外所有的一切,食物很美味,有人陪伴则更好,在最后所有的一切都还不错。

-- 

评论 ( 5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