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stucky】(本末始终part3) 废墟之间 结局

这是之前有过翻译的那篇二战时期文的第三篇,共有4篇,现在已经翻译了2篇,和厌游人大大商量后同意让我翻译后两篇,前三篇是stucky无差文,有盾佩情感提及,第四篇是冬盾第四篇是冬盾!洁癖勿入!!所以我翻part3的时候会打盾冬的tag,part4就只标冬盾了。

第一篇讲的是:Bucky对咆哮突击队的人谎称他在布鲁克林有个姑娘在等他,叫Stella,其实就是Steve。Bucky通过向其他人讲述Stella,在战场中一点点觉醒了对Steve的爱,当经历实验活下去后,本准备向Steve表白,但却发现Steve和Peggy之间的情愫,只能黯然神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Bucky心理描写那酸爽,看一次哭一次。sy

这是篇系列文,原文 ao3:part1   part2   part3   part4  ByEmilianaDarling

翻译ao3: part1   part2    By厌游人  

part3:ao3  sy  一发完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seven

(一年过后) 

“就看这个。”Sam坚定的宣布道,指着电视屏幕上的电影名字,嘴角弯着笑容,眼睛发光,“我在告诉你,就看这个。”

“我不知道再看一遍奇爱博士我能不能够坐得住。”Natasha坐在一侧的沙发上说道,目光仍然停留在她的笔记本上,她在浏览她搜索出来的前100部最具有代表性的电影。她伸展着身体,像一只慵懒的猫想要占据尽可能多的地方。双腿舒展,貌似非常放松。Sam挫败的举起了手,但仍然把遥控器抓在手里。

他们正在Steve和Bucky的客厅里,到目前为止,他俩已经争吵了都整整二十分钟的有关看哪部电影,除了Sam之外他们都坐着,他之前占据着沙发扶手,但现在却在拿着遥控器走来走去,每次他们偏离了话题就会招致他的怒视。Natasha占据着一张沙发,Bucky和Steve在另一张上面坐着,Steve非常确信就算最后选出了电影,那也绝不会比他俩的争吵有趣。

“得了吧,选一部电影不会这么难的。”Bucky插话道,朝他俩挑起一边眉毛,他的发型有点符合时代潮流,正穿着一件纽扣T恤,衣袖卷了起来,很明显他在和他们相处时很放松。他的金属手臂正闲散的放在沙发旁,他看起来如此放松,以至于Steve只是看着他就忍不住微笑,他斜睇了Steve一眼,同样也忍俊不禁。

Steve用一个夸张的哈欠来掩饰他的笑容,但从Sam投向他的目光来看,他并没有成功。

“Hey,别怪罪我们两个95岁的老人,”Steve十分无辜的说道,“在这里,难道不应该是你们俩是专家吗?”

“闭嘴,Steve。”Sam怒视着他说道,然后把注意力转向了Natasha。

“你有什么建议?”

“记忆碎片怎么样?”过了一会儿后Natasha建议道,仍然在浏览她的搜索结果。Sam像是她长了两个头一样看着她。

“有趣的电影之夜,Nat。”他强调道,稍微的惊奇,“今晚的目的是成为个有趣的电影之夜,你的主意是为了有趣?”

“别对我这么喋喋不休,Wilson,我都没有看过这些的一半。”Natasha回答道,平淡冷静,但她嘴角忍不住弯起的丝微弧度让Steve知道她仍然是在刻意激怒Sam,想要知道他最后会有什么反应,她事实上也没有在掩饰她只是在说着玩,这几乎让Steve觉得有点可爱,很有趣。

“那猫鼠游戏呢?”Natasha转而建议道,Sam振作了起来,然后Steve截断了他。

“我看过这部了。”Steve说道,Sam不敢置信的怒视着他,Steve耸了耸肩。

“怎么了?我几乎有一整年的时间都在独自一人的看电影和读书,我总得看过几部重要的吧。”

“那可真悲惨,我甚至都不打算拿这个打趣你。”Natasha头也不抬的冷静的说道,“油脂呢?”

“兄弟,我讨厌那部电影。”Sam嘲弄的说道,然后又精神了起来,“哦,福禄双霸天怎么样?”

Steve察觉到Bucky在戳他肩膀,让他开始不再关注Sam和Natasha的谈话,他们正在争论着节奏蓝调(R&B)作为一种音乐种类有什么意义。他转过头看向他的朋友,当他注意到Bucky脸上的神色时,一丝微笑已经挂在了他的嘴边。

Bucky正在用那种灼热的目光看着他,这总是会让Steve的胸膛里浮现出自豪感来,总是会让他感到他是世界之王而不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那个永远不知道什么才是对他好的家伙。Bucky的头颅高扬,下巴绷紧,眼里充满着赞美、动情与喜爱的混合,让Steve感到自己就如同在以前的日子里一样的特别。

看见Bucky这样看着他,总是会让Steve一下子同时感到被珍视和不值得,现在也不例外。

“Hey。”一会儿后,Bucky喃喃道,嘴角弯起丝弧度,但仍然专注的看着Steve,Steve朝他笑了回去。

“Hey。”Steve也说道,目光坦率的上下打量着Bucky。新刮的胡子,比之以前只是更现代一点的发型,Steve几乎能透过其中看到过去的影子。

当然,也有一些重要的不同点:即使是放松着的,他的内心仍在紧绷 ,仿佛体内仍有部分的他总是准备着一有突发情况就发动攻击;眼睛周围长出以前没有的皱纹,它们来自年纪,创伤和神经紧张;他的前臂和身前T恤所没有覆盖的部分是闪亮的金属,正反射着灯光闪闪发亮,仿佛是什么有趣的玩具,而不是致命的武器。

有些晚上,Bucky仍然会做噩梦。仍然会喘息着醒来想要摸索武器,紧抓着他们现在睡在一起的床单,在惊醒过后或喃喃自语,或尖叫不断,或凝视不动。有时候Steve的抚慰就足够他清醒过来,有时候则不行,偶尔Bucky不得不站起身来不置一词的离开,不得不除睡裤外再穿上一件外套和一双鞋子,散着步,直到他重新回到世界里。

在一些情况更好的时间里,有时候Steve会搞砸,对Bucky太过悉心,或者没有留意他在说什么,直到为时已晚,或者在不是他的错的时候自我责怪,但他们现在学会了谈论它,而不是在情况变坏时一起自责的沉默着。

他们仍在试图弄清该怎样合适的处理他们现在的新关系,但Steve知道他们终究会到达那一步,就如同他知道Bucky身体的曲线,知道他在阳光下微笑的模样,知道他金属手臂与肌肤相交之处的伤疤。

这比他在一年以前能够梦想的好得太多,没有语言可以表达他对他们能拥有第二次机会的感激。

Bucky没有说什么,没有作出什么自作聪明的评价或者打趣Steve的凝视。

相反的,他缓慢的,一寸一寸的,伸出手去,越过他们之间的空隙,拉住了Steve的手。

这几乎只能叫做抓住了他的手,只是Bucky的手指尖弯曲在Steve的手指尖,这是他真实的那只手,原始的那只,血肉所铸筋骨所造,他的手指温暖而真实,正贴在Steve的手指上。

Steve猛地一惊,低头看着他们相触的双手,然后疑惑的抬起头来看着Bucky,这是种表达喜爱的方式——不是友谊那种喜爱,而是罗曼蒂克的那种——他们在这个月里所展现出来的,正在缓慢的探索的新阶段。他们还没有告诉任何人,虽然Steve怀疑Natasha至少已经猜了出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展现这个。Steve没有退开,但他也没有用力的抓住Bucky的手,相反的,他没有动,就让他们的手指保持着这轻如羽毛的接触,凝视着Bucky的眼睛,咧开嘴露出大大的笑容,仿佛能把他的脸撕成两半的那种。

“两位。”Natasha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是声音显示出她不只叫了他们一次。

他们都转过头去看向她,后者正伸展在沙发上,脸色带着自鸣得意,想起之前她不遗余力的帮他牵红线,Steve感到脸颊的温度开始升高,意识到在他把Bucky带回家的两周后,她就再也没有建议过他去约会了。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当Steve看向Sam时,后者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甚至更加明显。

“我们最终选定了公主新娘。”Sam解释道,当他朝他们挑起一条眉毛时,他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消失,“你们觉得呢?”

几乎立刻的,Bucky皱了皱鼻子,“听起来见鬼的少女风。”他坦然道,神色讽刺的来回在Natasha和Sam之间扫来扫去,“但是如果它能好到让你们来停止争吵,达成共识,我猜它应该值得一看,Steve?”

“对我而言,听起来还不错。”Steve微笑着回答道,Sam发出声胜利的欢呼,开始在电视上搜索起了这部电影。Bucky的指尖贴着他的指尖,温暖而坚实,每一次的轻刷都让Steve感受到他的坚定与亲密。

过去的一年并不容易,以往的日子也没有轻松的,不管是在未来醒来,还是经历战争,还是他们应征前的日子,每一步都艰苦漫长,踏过万水千山,历经千辛万苦,但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如果这意味着Steve可以坐在这里,周围是他在这世界上最信任的三个人,他们都幸福安康,那么他会接受下所有的磨难、长夜与漂荡。

“让我们看电影吧。”Steve满足的说道,向后靠在沙发上,Bucky指尖的触摸仍真切而实在的贴在他的指尖。

废墟之间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