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stucky】Effects of Obliteration 消除的作用 1

原文地址:AO3,原作者:geneticallydead

摘要:冬日战士的冷冻舱在上世纪出了故障,被九头蛇遗忘在地下,25年后,复仇者们找到了它。没有队2队3,复仇者们帮冬兵恢复的故事。

警告:文章是无差,详细的肉是冬盾,但有模糊的盾冬提及。

翻译:SY   ao3

Chapter 1

他们发现了它,在Tony炸开了那个位于亚利桑那州的九头蛇基地,并经过一系列隐藏的走廊和曲折的地下通道后。从他们沿途所见到的厚厚的蜘蛛网来看,似乎驻守在这里的九头蛇成员们之前并不知道有这个通道。

在Tony试图烧掉所有的蜘蛛网,却几乎把他们都点燃后,Steve和Natasha开始带队。Natasha捡起一根陈旧的钢铁条,轻松的扫除着阶梯里的蜘蛛网——并一直平淡的看着Tony——而Steve则在用他的盾牌掩护她。

在他的估算中,他们大概下行了离地面四层楼高度的距离时,阶梯通往了一间空旷的房子,房间看起来诡异的就像数月前在他身边被摧毁的位于里海营地的神盾局的第一个总部——过时的70年代的金属桌子,装订着嵌板的墙壁,但这里所悬挂的不是神盾局的标识,取而代之的是九头蛇的。Tony让装甲处于哨兵模式,自己向前走去,而Nat和Steve则在尽职尽责的寻找可以使用的数据——有关这里进行的是什么项目,九头蛇留在这里的是些什么武器。

一分钟后Tony大步朝他们走了过来,以这里的桌子和陈旧的纸质文件来说,他的神色有点过于激动了。“找到了什么,一扇门,不是一般的门,而是那种在恳求我把它炸开的门,因为它可能比银行金库更厚。想炸开这样的一扇门来看看你能不能做到吗?”Tony问道,回到了他的钢铁侠装甲里。

“我能,而且我做过。”Nat漫不经心的说道,当然,没有人感到惊奇。

Tony把装甲了调到最大动力模式,朝他所发现的走廊飞去——坦率的讲,这在作弊,他这么做只是因为他担心Nat不会允许他把那扇门炸掉——Steve看了眼Nat,耸了耸肩,也跟了上去。

当他们到达时,它看起来并不像一扇银行金库的大门——Tony已经将其击穿,对爆炸程度的控制令人印象深刻,只散落了很少的金属碎屑。Steve爬了进去,刚好听见Jarvis在向Tony做报告,Tony再次走出了装甲。“没有检测到热源,但房间里有能量供应,显示的是为了这个金属舱提供的,在你的左侧有个控制台,sir。”

“啊,那可真贴心——他们给我们留下了玩的玩具。”Tony俏皮的说道,走向控制台,而Natasha则朝靠在更远一点的墙壁处的舱体走去。

Steve没有去看竖立着的舱体和它的控制台——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房间另一侧的一把令人惊骇的椅子上。它看起来像一把变形的牙医椅,双手双脚处带有束缚装置,左臂的束缚古怪的更加精密和强化。在头部的位置上悬挂着一个金属装置,当看到被扔在肮脏地上的橡胶口塞时,Steve感到有点恶心。

“我想我们找到的是九头蛇俄罗斯支部的冷冻实验遗迹,男孩们。”Natasha说道,翻阅着一些文件。Steve离开了椅子,去近距离观看下舱体——一个竖直的金属管状体,门板上有个脏兮兮的窗户。

“大概是被断开了能量系统,用来支撑上方的基地,然后他们就将其封住,随后忘记了它在这儿。”Tony说道,拨弄着一些开关,他吹开了控制台上的灰尘,然后反被灰尘糊住了脸,不由得打起喷嚏来。

“它在这里多久了?”Steve问道,把他的盾牌靠放在墙边。当他走到舱体前时,他能够听到里面能量运作发出的低鸣嗡嗡声,小窗口的高度和他的视线齐平,但因布满灰尘而变得模糊。

“看起来像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被遗弃的,Pierce在这些报告上都有签名,毫不奇怪——他们带来了资产——”她指了指冷冻舱,“——从俄罗斯,在苏联开始失去控制权时,但却发现它出现了某种故障,不能使用。”

Steve从他腰带上的袋子里取出一条手帕,然后听到Tony在他身后哼哼道,“你可真是美国甜心——阿、阿嚏!okay,把它给我。”

“不是给你的。”Steve欢快的宣称道,用手帕擦拭起窗户——然后一顿,因为他发现上面的污垢是令人不舒服的潮湿。他把另一只手贴在了冷冻舱上,又冷又湿,就像是覆盖上一层水雾的饮料。恐惧在他心理凝结。“Hey,Nat,他们有特别提及是这个冷冻舱是资产还是里面的什么东西会是这个资产?”

“为什么这么问?”她问道,她和Tony都抬起头来。Steve最后用力的擦拭了下窗口,拿开了肮脏的手帕。

现在上面干净了点,他们都可以看到一只模糊的手的轮廓正贴在冷凝的玻璃上。

基地已经被清理干净,所以他们叫来了在昆机上的Bruce,为防止绿色的那个家伙出来,他一直都呆在昆机上。当衣物完整的踏入已经被清理过的区域时,他的脸上流露出放松的神色来,Clint跟在他的身后。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处理它?”Steve问道,在他们被简短说明情况后。

“这里有成堆的文件,我需要时间去破译——如果在大厦里扫描它们,加上Jarvis的帮助会更快,但根据一些苏联的文件,我想这可能是冬日战士。”Nat冷静的说道。

“冬日什么?”Tony问道。

Clint哼了哼:“他根本不存在。他就是个鬼故事——一个无脸杀手,对无数次暗杀负责,活动了近乎三十年。这种故事在情报部门就会像童话故事一样被过滤。”

Natasha翻开一个位于金属柜子上的文件,Steve走近去看散落的纸质文件和一些老旧易碎的照片。照片里可以看见一个男人,虽然他的脸部完全无法看清——长长的头发和覆盖着发达肌肉的身体,他的左臂完全是金属的。

“有多少鬼故事里有一只金属手臂?”她的嘴角勾出丝冷笑。Clint走过来站在Steve身边仔细检查起了这些照片。它们展现出这个男人被绑在椅子上,下颚收紧显示出极剧的痛苦;这个男人站立着,长发下垂遮住他的面部,双手随意的拿着一把步枪。所以这只手臂是能使用的。

“Okay,我们得把他解冻了,这样我就能得到这只手臂。”Tony从Steve的身后说道,后者愤怒的看了他一眼。

“如果我们能解冻他——只因为冷冻舱还在运转,并不意味着我们能重启这个项目。这玩意不可能恰好还有本操作指南,对吧?”Bruce问道,戳了戳布满灰尘的一堆文件。

“我认为关键不在于我们能不能解冻他,而是我们是否应该这么做。”Clint轻声的说道。其他队员都朝他看来,他耸了耸肩:“如果他是冬日战士,解冻后充满敌意又很活跃,那我们就不得不永久性的关押他。”

“他已经被关押了起来,就像是在服刑却没有被审判。”Steve争辩道。

“虽然我很讨厌赞同cap,但他说到点子上了。”Tony说道。

Steve朝他看去:“如果我们可以让他活着出来,你仍然不能得到这该死的手臂。”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解冻了一具尸体,然后我就可以得到它了?”

“如果他活着出来,他可能也不会比一个机器人更好。”Nat打断道,拿起另一个文件,“这里有数十个这样的文件——详细的介绍大脑控制技术和这些年来施加在他身上的程序。他可能已经是一片空白,无法康复。”

“但他值得第二次机会,不是吗?”Bruce问道,露出沉郁的微笑,让他的脸色看起来苍白。“我认为我们都得到过,在做了那些需要我们弥补的事情后。我们真的是在说他不应当得到一个机会去成为更好的人吗?”

房间里陷入了片刻的沉默。Steve看向角落里还在安静的发出嗡鸣声的金属舱,窗口处结霜的手臂轮廓——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神盾局,他可能在不知觉中为九头蛇做过些什么。这个在冷冻舱里的男人要被放出来,或许他会怀有敌意,或许他是另一个九头蛇的受害者,需要帮助。

“Tony,看看你和Bruce能不能装配出运输装置。我们要让他活着出来。”Steve决断的说道。

Tony朝他松散的敬了个礼,然后和Bruce讨论起了该怎么运输,而Steve则沉思的看着冷冻舱,Nat走过来站在他身边,用一张照片给自己扇着风,照片上是冬日战士伤痕累累的肩膀,金属手臂和血肉之躯的相交之处。

“你不能救下所有的人,Cap。”她说道,几乎算得上温柔。

“一但停止,我们就失败了。”他说道,她对此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在他们把冬日战士冷冻舱从亚利桑那州运到Stark大厦将近2个月后,Tony和Bruce才自信他们能够成功的解冻冷冻舱。Steve看着他们在操作仪前轻松自然的争论着——Tony认为他们应该为这一场景盛装打扮,想要为复仇者们提供戏剧化的白色实验服,在被除Bruce以外的所有人拒绝后,他抱怨起来。Nat和Clint在喝咖啡,低声交流着,看起来很放松,除了他们都已全副武装。Steve选择不穿上美国队长的制服,取而代之的是简单的运动裤和T恤,方便他的行动。如果冬日战士怀有敌意,他们希望能够做好准备——所以他的盾牌正靠在桌上,可以很容易的取到。

Tony把冷冻舱设置在一个防Hulk实验室中,以防他们需要进入一级防卫状态,而Bruce选择了呆在侧门旁,一有暴力事件发生他就可以脱离出去。钢铁侠的战甲正处于放哨状态,立于一扇窗户旁边——Steve觉得它看起来就像是个被打开并清空后的沙丁鱼罐头,但是为了不让Tony变得格外烦人,他还是在心里想想就好。

“Okay。”Tony最终宣告道,激动的拍了下手,“重启冰堡……”

“Tony。” Steve警告的道。

“……要开始了。会有些闪光,大量的蒸汽,把你的金属手臂一直放在汽车里……”

“他的意思是,这次程序会急速的解冻细胞,但冷冻舱得一直保持关闭,直到内外压力相当——这部分比解冻的速度要慢得多。”Bruce说道,推了推眼镜,朝着Steve说道,“通过阅读Jarvis翻译的冬兵文件,如果我们操作得正确的话——如果他仍然活着,并能够进行更高级的大脑活动——他会在舱体打开的前几分钟恢复意识。换句话说,在门旁边的灯光变绿之前,不要让他出来,Steve。”

Steve感到整间屋子里的人都认为他会出于不忍,在程序结束前就急不可耐的弄坏舱门,把冬兵放出来,或者做些其他什么的。他们可能没有想错。“理解,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Tony高兴的指向他,但却看着Bruce,“他开了个玩笑,几乎算是。你有……?别介意,我确信Jarvis录了下来,我们可以之后再看实况播放。”

“Stark,如果你再磨蹭,里面被冻住的那个人就要老死了。”Nat说道,走过来严阵以待。Steve看到Clint爬到了某个室内陈列柜的顶部,接近高耸得夸张的天花板,从背后取下了他的弓箭。

“好吧,让我们开始……解冻冰雕?我还不能确定下来名字。有太多选择了。让我们赶紧行动起来吧。”Tony说道,走回操作仪前,而Bruce走向了另一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操作仪,只是在房间的相反位置。

“Doctor Stark?”

“各种意义上的,Doctor Banner。”

Steve翻了个白眼,而Nat嘴角勾出丝弧度。

“闭嘴,你知道他们很可爱。”她低声说道,用髋部撞了撞他。

“现在开始。”Tony简短的说道,按下一个按钮。

冷冻舱低声的嗡鸣变成了洪亮的隆隆声,震动沿着空气传播,它也在开始嘶嘶作响——一会儿后,大量的雾气喷涌出来,模糊了冷冻舱,Steve本能的踏近一步。

“40%。” Banner宣布道。

“能量供应稳定——当然啦,是我供应的能量。”Tony说道,Steve并没有听,而是专注于金属的嘎吱声和舱体的哐啷声。他向雾气靠得更近,想要看清正贴在玻璃窗上的那只手。

“Steve,退后,我得要看到你。”Nat警告道,但他忽视了她,是的——这里有一只手,仍然黏在玻璃上。

“60%。”Banner宣布道。

“Jarvis,你现在能获取冷冻舱里的情况吗?”Tony问道。

“我不能,sir,金属仍在干扰我的扫描。”

一根手指抽搐了下。

Steve震惊的停在了冷冻舱门前,专注的看着这只手,几乎确定他看到了什么——但或许是金属上的压力产生的这次运动。

“75%!”

那只手从窗口掉落。

Steve屏住了呼吸,想要透过玻璃向里看,但是当然的,该死的俄罗斯人没有在舱体里装内置灯,因为这是用来冻人的,所以他不能看清任何东西。他把头向前靠,仔细听着。当里面传来声重重的击打舱门的声音时,他差点跳了起来。

“Steve?”Nat喊道,舱体不再通气,里面的雾气开始散开,视野变得清楚起来——他就只能听清楚她的话,两手握枪的站立着。

“85%!”

他再次听到了那声音,三次金属间的拍打,有人在敲击。

“他还活着。”Steve屏息说道,然后加大了声音,“他还活着!”

“90%——别他妈打开门,Cap!”Bruce喊道。嗯,好吧,所以Steve的手已经伸向了把手,而他还没有意识到。

Steve谨慎的伸手靠近窗口,在舱门上拍打了三次,他听着,耳朵贴在舱壁上,但没有任何声音。

“95%!”

Steve再次举手敲了敲门,这时什么东西从里面撞击在门上,很用力。他快速的后退,看见金属门上把手的旁边向外凸出一块,他在想究竟要怎样的力道才能做到这样,这只金属手臂的力量有多强?

“Nat?”他喊道,很快他的盾牌在空中旋转飞来,他把它护在身前。

有什么撞击在舱体门上的窗户上,蜘蛛网络的纹路从中央向外延伸。Steve摆出防卫姿势,“Bruce,我很确定不管我们准没准备好,这个人都要出来了,所以……”

“98%,哦,是的,好吧,好主意。”他听到Bruce喊回来,一会儿后门哐当一声,Bruce先行离去。

玻璃再次遭到袭击,这次它被击碎了——Steve震惊的意识到它大概超过了一英寸厚,从玻璃的碎片来看——然后一只金属手臂伸了出来,胡乱的怕打着金属外门。Steve越过肩头超后看去,确保他的队伍都准备好了——Tony已经回到了装甲,在窗户后悬空站立着,Clint已经弯弓搭箭,绪势以待,Natasha正持枪而站。他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看回冷冻舱。

“等我们弄清楚这是什么才开火!”Steve朝身后大声道。

金属手臂发现了门的把手——一个朝上竖立的用来开门的把手——当门边的指示灯恰好变成绿色时,那只手臂摸索着,然后猛的一拉,门口裂开了缝隙,然后那只手臂从窗户洞口缩了回去,一会儿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门颤抖着被打了开,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向前跌去。

Steve来不及思考,丢下他的盾牌,快速的上前接住了他。他很重,跌进Steve的胸膛里,蹒跚着想要站起来,仿佛击破玻璃窗打开舱门花费了他所有的力气。同时他浑身也在剧烈的颤抖着,Steve都能听到他牙关打颤的声音。

“Okay,就是这样。”Steve说道,半引半拖的把这个人带到一把椅子前,他成功的让冬兵跌了进去。后者抱着膝盖,头发垂落在脸前。

“给。”Nat说道,一手递过一条毛毯,另一只手仍举着枪。

Steve把它打开,快速的裹在这个男人的肩膀上。后者正发着抖,手指缓慢的抓住毛毯的边缘,更紧的裹住自己。他说了些什么,低声的咕哝,听起来像是俄语,Steve听不懂,他疑问的看向Nat。

“他说我的任务是什么。”她冷凝的说道。

小心翼翼的在他面前跪下,Steve想要透过他的头发看清他,“嘿,嘿,没有任务,好吗?我们是复仇者,我们想要帮助你。”

“所以……消除红色警报,或者什么?他看起来很冷,我感觉我需要给他一杯热巧克力,而不是和他战斗。”Tony叫道,他的装甲发出分离时的独特声音,让他可以走出来。事实上热巧克力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相当有用,Steve挖苦的想到。

冬兵又说了些什么,抵着膝盖的小声喃语,当Steve抬头看向Natasha寻求翻译时,她的表情缩紧了。“他说他出了故障,等待着因损坏冷冻舱而被惩罚,他的新主人,复仇者们。”

“听着,没有惩罚,好吗?你只是想出来而已,你不知道你在哪。”Steve温柔的说道,上帝知道他熟悉这种感觉。

冬兵颤抖着,但他最终抬起了头,头发从面部两侧分开,Steve看着,然后只觉一阵血液上涌,脑袋一片空白。

“Bucky?”他喃喃道。

tbc

最近玩得好累,这章是抽在火车上的时间翻译的,抱歉久等,大家积极留言鼓励下我呗~

评论 ( 39 )
热度 ( 283 )
  1. 有污的地方就有糖冥冥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