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stucky】Effects of Obliteration 消除的作用 5

原文地址:AO3,原作者:geneticallydead

摘要:冬日战士的冷冻舱在上世纪出了故障,被九头蛇遗忘在地下,25年后,复仇者们找到了它。没有队2队3,复仇者们帮冬兵恢复的故事。

翻译:SY   ao3

【1】【2】【3】【4】

Bruce正在健身房内测试Bucky的耐力,Steve和Sam则在健身房上面的屋子里透过玻璃控制面板观看。现在Bucky正在Tony专为Steve设计的跑步机上跑步——只穿着跑裤,胸膛上布满小的传感器。他正以普通人根本无法达到或者维持的速度跑着,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但他甚至都没有出汗,就像Steve一样。

“你认为他被注射了血清?”一会儿后Sam问道。

Steve单肩耸了耸:“一些劣质版的,Zola在他身上做过实验,在意大利,在那之后他……嗯,他变得不同了,一定是因为这个才让他从坠落中幸存。”

“他可能再也不会成为你认识的那个人了 。”Sam说道,因为他对此总是温柔体贴,他总是直言真实。

“我知道,但他是……他是Bucky,一部分的他仍然是,那对我来说已经足够。”Steve说道,在他们下方,Bruce在他的平板电脑上做着笔记,偶尔抬头看向Bucky,后者神情冷静专注,全身心的投入他的任务中。

“我之前看过有关扔到广岛和长崎的炸弹的文件。在爆炸范围内,有时候,一个……一个人如果在辐射范围内,那他就会蒸发,但会留下一道阴影,在高架桥上或者墙壁上——他们的轮廓,外形,在他们完全消失之后,这叫做核阴影。”

“如果你是在暗示下面的这个男人就像一道核阴影,那就太他妈的黑暗了。”Sam冷淡的说道。

“不,我是在说,我无法接受他就只是一道阴影而已,我认识的那个人——已经蒸发了,他仍然在那里,就是不是以你期待的方式。”Steve说道。

“他想要呆在你身边,那是肯定的。”Sam微笑着说道,用肩膀撞了撞Steve的。

“我想……我想自1945年开始就没有人对他好过。”他粗声说道,“没有人以对待人类的基本方式那样对待他,他就像一块白板一样醒来,Sam,他询问任务,他称呼他的手臂为武器,他说话的方式就像他是份行走的报告书,他们想让他什么都不是——甚至更糟,但他记得,即使他只记得一件事,但那足够了,因为他们没有成功,他们没有完全打碎他。”

Bruce似乎已经结束了对Bucky的测试——调节跑步机的控制器让速度慢下来,Bruce朝上看着Steve,向他微微敬了个礼,告诉他他们现在已经结束了。Sam擂了拳Steve的肩膀。

“我要去骚扰Tony给我改进下翅膀,或许再飞出城市溜达一下,你也该偶尔想想出去玩会儿——别在这里面失去自我。”他说道,但又微笑着柔和了语气,“去接你的男孩吧。”

“是啊。”Steve说道,朝他微笑了回去,感到昨晚Bucky走进他房间里时他所涌现出的希望再次回归,“谢谢你,为了所有的事。”

“闭嘴,笨蛋。”

Sam拥抱了下他,Steve转过头向下看去,正好看见Bucky向上看着他们,皱着眉头。

Bucky感到轻微的疲惫,所以很高兴能够返回Steve Rogers的居住区域。Steve Rogers在他周围晃荡了会儿,给他们都倒了杯水,研究着冰箱里的东西,没有明显的要拿出什么来的倾向。Bucky犹豫的站在他的身后。

“Sam Wilson是你的朋友。”他最终说道,Steve Rogers从冰箱转过身来。

“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们是去年遇到的,他帮我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他是个好人。”Steve Rogers笑着说道。

“Bucky……我是,你的朋友?”Bucky迟疑的问道。

“是的,Buck。”Steve说道,走到柜台边双手执起Bucky血肉的那只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从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是了,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个。”

Bucky思考着,思考着Steve和Sam之前都对他说的话,“想要”的概念对他来说很难分析——因为资产没有“想要”,只有指示而已,这可能是个陷阱,虽然目前为止并没有显示出来。他决定测试一下。

“泡澡。”他说道,然后皱了皱眉,因为这不是他本打算要说的,他低头看着Steve仍然握着他的手。这很不错,感觉舒适。

“泡澡听起来不错。想要我向你展示该怎样放水吗?”Steve Rogers问道,脸上带着明亮的笑容。

“想要,Steve Rogers……我的头发?”Bucky再次尝试起来,他感到自己因尴尬而有些脸红,虽然他并不完全确信是这个原因导致的。他深吸一口气,“你能……你帮我洗头?”

“你想要我帮你洗头,因为你喜欢那种感受?”Steve Rogers轻声问道,他的表情变得痛苦,好像他才发现什么伤人的事。

“是的。” 

“Bucky,就没谁对你……不,我猜没有,你喜欢这个,当我触碰你的时候?”Steve Rogers问道,举起他们相握的手,Bucky断续的点了点头,“我会为你洗头的,Buck,但首先,我能拥抱下你吗?”

Bucky想要弄清楚Steve Rogers拥抱他的话会对他接下来的攻击有什么战略优势,但Steve Rogers知道他金属手臂的力量——Bucky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限制,不过,Steve Rogers现在似乎并不会发动攻击——他显得温暖而轻柔,表情诚恳。

不会撒谎,你永恒的灵魂,Stevie。

“接受。”Bucky脱口而出,Steve Rogers曾经是Stevie,或者只是Steve。

Steve放开了他们相握的手,缓慢的有所动作,比之他们昨天的拥抱或者Bucky见到的Steve给Sam Wilson的拥抱,这次的拥抱更加深沉而有力,他似乎确切的知道该怎么把手臂最好的环绕住Bucky,把他拉近,让他们胸膛贴着胸膛,让他们的脸颊压在一起。Bucky能够感到他们的心跳重合起来,这很棒。

“拥抱,是的,想要。”他虔诚的说道,感到超过承受范围,接着感觉变得惊奇起来——Steve的笑声震荡的穿透他的胸膛。

在水流停止之前,Bucky就快乐的进入了热水浴中,这让Steve再次笑了起来。他用金属手指戳玩着层层堆积的泡泡山,半听着Steve告诉他每瓶乳液和每种香皂的作用,他注意到Steve在他除去衣物时移开了目光,脸颊和耳朵再次变得粉红。他在想这到底是因为裸体还是因为是Bucky。如果他们在那段在他成为资产之前的模糊时光中认识彼此,那么Steve也会因为同样的原因而对Bucky的裸体感到不适。

“你在不安。”在Steve第三次告诉他洗发水的作用时,Bucky打断了他。当Steve长时间的沉默着没有动时,他伸手关上了水龙头。

“给你洗发。”Steve说道,清了清喉咙,“这很亲密,在第一次时,是因为你需要有人帮你,但这一次,是你的要求,两者有细微的区别。”

“任务被拒绝?”Bucky问道。他用手捧了捧泡泡,然后捏成拳头压破了它们。

“不!我的意思是,我很愿意,就只是……是啊,这让我不安,我不想做错什么。”

Bucky转过头怀疑的看着Steve:“你做的事不会出错。”他平坦的说道,这让Steve瑟缩了下。

“我当然会,Buck,我一直都在做错事,大概总是这样,我见鬼的确信以前对你做错过。”

Bucky低着头,努力的思考着脑中矛盾的想法——Steve是他的管理者,他的管理者总是对的,因此他不可能是错的,但Steve说他以前做错过,将来也会。这是个逻辑怪圈,因为如果Steve说他可能会做错……他说的这句话不会出错。

他抬头看向Steve,眼睛大睁,“如果你不可能出错,除非你说你错了……我的程序有了缺陷。”他说道,十分清楚这会招致洗脑,但Steve只是给了他一个十分高兴的笑容。

“是啊,Buck,它是有缺陷的,你不必成为他们所让你成为的。”* 

Bucky在之后的晚上思考着这些,钻进他那令人不安的柔软的床上。Steve给他洗了头——Bucky尝试着抑制住因Steve的手指刮擦过他头皮的愉悦而产生的细微声音——然后他花了很长时间向后靠躺在水里,举起膝盖,而Steve用手指在水中梳过他的长发,朝他微笑着。

他们吃了饭,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大屏幕上的纪录片。Bucky把膝盖抱在胸口,专心的看着屏幕里的帝王企鹅,但他注意到Steve并没有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屏幕上,取而代之的是他在膝盖上放了本素描本,画起了画,偶尔把目光投向Bucky。

Bucky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在他的眼帘后他看见了更小的Steve Rogers,膝盖上放着素描本画着画,手里拿着铅笔,额前的头发柔和而松软,下午的阳光从脏兮兮的窗户中透射进来。画面一变,他看见了Steve——现在更大,但头发仍然柔和而松软——似乎穿着一身战斗服,只不过颜色是红、白、蓝相间的,对于伪装没有任何帮助。在他大脑中的这个Steve朝他笑着,手指摩挲过他的画作把它弄脏,即使没有看见它,Bucky也知道纸上画的是什么。

这次Steve卧室的门是敞开着的,当Bucky安静的走进去时,Steve就坐了起来。

“你以前画过我,画过很多东西,但总是我。”当Steve坐起来是,他说道,Steve睡眼惺忪的朝他笑了起来。

“是啊,我……你总是让我这么做,现在还可以吗?”

Bucky沉默的点了点头,回到他自己的卧室里,躺在那张巨大空旷的床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记忆(记忆?)的回归,他越渐感到不安和担忧。他的程序有误,但他似乎并不需要更新;他的任务是成为Steve Rogers最好的朋友,但参量仍不清晰;Steve是他的管理者,但很明显他易受到情感影响;他可以不做资产,也拥有自主选择权,有拒绝的权利,但这是任务的需要。

Bucky反复思考着这些进入睡眠,他到底应该成为什么或者成为谁。

评论 ( 10 )
热度 ( 1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