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stucky】Effects of Obliteration 消除的作用 7

原文地址:AO3,原作者:geneticallydead

摘要:冬日战士的冷冻舱在上世纪出了故障,被九头蛇遗忘在地下,25年后,复仇者们找到了它。没有队2队3,复仇者们帮冬兵恢复的故事。

翻译:SY   ao3

【1】【2】【3】【4】【5】【6】

Tony Stark给了Bucky一部手机,他并没有提出什么指示,只是告诉Bucky他们的号码都存了进去,所以他没有理由不打个电话说声他在乎(不管这是什么意思)。Bucky发现他的金属手指在触屏上也可以使用,不像Steve的平板电脑,他喜欢用Steve的平板电脑在YouTube上看美国宇航局的飞船着陆的录像,YouTube就是Bucky所能熟练掌握的网络科技范围了,所以当他和Bruce一起坐在沙发上,观看一部讲述船上的人们为了某种令人费解的原因去抓很大的螃蟹的节目时,他戳了戳手机。Steve还在楼下的健身房里,他一天会花很长的时间锻炼,当早上Bucky赤裸着上身从卧室里走出来时,他总是匆匆的赶去做第一轮——即使他才和Sam跑完步。

Bucky戳了戳联系人上Bruce的名字,在沙发的末尾处,Bruce的口袋里响起了铃声,声音逐渐变大。Bucky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朝着屏幕皱了皱眉,划开了电话。

“你好?”他说道,当听到他自己声音的回音时,他把它从耳边拿了开。

“电话。”Bucky说道,举起他的手机解释道。

“Cool,现在我就有你的号码了。”Bruce说道,在他那头挂断了电话,然后他在他手机里输入了几秒,一会儿后Bucky的手机震动了下,是一条短信,里面是一坨便便加一张笑脸。Bucky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手机,然后看向Bruce。

Bruce笑了起来。 * 

Nat教会了他用手机拍照,和照相机里的滤镜功能,Bucky一下就喜欢上了它,当他还是人类的时候,照相机还很重,要有缠绕起来的胶卷,需要花一笔小钱去配置。这种相机不仅拍摄及时,还能在任何他想要拍照的时候存上数千张照片,但Steve向他解释过Tony告诉过他手机和打印机可以通过无线连接,所以他可以把所有的照片都打印出来。

Bucky拍了很多城市的地平线,然后他拍了一些他金属手臂下面和背后的照片,位于他肩膀下面的那些他通常只能通过扭转身体从镜子里看到的部位。他在距离Steve眼球的两英寸距离拍了一张照,这是镜头聚焦的最近距离。

虽然他对他忘了关闪光灯感到抱歉。

他把剩有咖啡残渣的杯子和电视机里的火星车的照片打印了下来,还有Natasha精致的脚踝和装满食物的冰箱以及Steve满口意大利面条的样子,然后他把所有打印出来的照片都排成一圈,拍了一张照。

他总是热衷于守着他的手机——不是因为Bruce给他发的表情包或者Clint给他发的冷笑话,而是为了手机里的照相功能,以及里面所有的照片,只要他有手机,他就有这些记忆,不管他到哪儿他都带着它。

有关手机他第二喜欢的事是,他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拍下Tony的后脑勺,然后再发给Tony,这会招致Tony长时间的诅咒,然后就总是背靠墙站。当Clint加入游戏时,这变得加剧起来。Clint会在Tony高度谨防Bucky的时候拍下他的后脑勺,然后再发给Bucky,由Bucky发给Tony,这让Tony变得越来越疑神疑鬼。

这很有趣。 * 

Bucky听过Steve和其他所有人都和Jarvis说过话。通常是当在他们健身房里,或者在医疗区内Bruce让他靠着墙壁站着,这样Jarvis就可以扫描他金属手臂和肩膀的结合点。Steve多数都用遥控器选择观看的节目,但有时候也会让Jarvis来播放,Bucky注意到Jarvis会打断训练房里的谈话,但不会在Steve的公寓里这么做。

这些还没有让Bucky想起他可以和Jarvis说话。

至少,直到一天早上。Steve似乎很匆忙的跑去健身房里锻炼,Tony坐在公寓里厨房的桌子边,摆弄着一些工具和机器,手上满是机油。

“Sir,你让我通知你,已经……”Jarvis突然说道,把沙发上的Bucky吓了一跳,他正在用手机观看猫咪把东西撞到桌下的视频。

“哦,该死,已经开始了?你说的是两个小时后。”Tony说道,打断了Jarvis,Bucky观察得出Jarvis从不会因此感到被冒犯,他仍然不太确定Jarvis是什么,除了从天花板上传来的无所不知的声音。

“你改造的回归测试运行速度增加了20%,sir。”

“因为我是个天才,耶。”Tony自言自语道,然后他看向Bucky,又看了看电梯,又看向了Bucky,犹豫不决。

“我可以自给自足,也会留在公寓里的。”Bucky简单的说道,当Steve不在时,他的身边总会有至少一个其他人,这并没有逃出他的注意。

“我的意思是,你在看视频。”Tony说道,就像这解释了所有事,“无论如何,Jarvis会看着你的,如果你需要什么就叫Jarvis,就是我的新战甲……不管怎样,Jarvis可以给你你所需要的东西。”

Tony跑进电梯,在他离去后门上响起沉重的机器锁闭的声音,留下Bucky困惑的坐在原地。Bucky看着天花板,想要弄清楚Jarvis是什么,他在哪儿。就像手机或者平板的某种电脑……但是在大厦里无处不在?

Bucky并没有深思这个,他沉默的坐了一会儿,忘记了手中的手机和猫咪,考量着这次接近网络的机会,他曾经见过Steve让Jarvis为他播放月球着陆的视频,Jarvis遵从了,Tony,不管他在哪,都会让Jarvis为他提供他手头工作的信息,或者有关他谈话的事实,或者讽刺性的让Jarvis记录下来Steve所说的让他觉得娱乐的话。

“Jarvis?”他谨慎的尝试道。

“Yes,Sergeant Barnes?”

Bucky忍住了没有瑟缩。

“代号:Bucky。”他坚定的说道。

“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Bucky?”Jarvis友好的说道。

“Jarvis,谁是Steve Rogers?”他最终问道。

“简短版的履历还是完全?”Jarvis问道。

“简短版。”

“Steve Rogers队长出生于1918年纽约布鲁克林……”

简短版的履历还是很长,Jarvis在电视里用图片和视频作出补充,有骨瘦如柴的Steve,就如同在Bucky记忆里闪回的一样与现在的样子差别巨大,还有James Buchanan Barnes,图片里的人有着他的面容,只是头发更短,左臂完整,带着胜利的笑容。Jarvis概括的讲述了重生计划,107团在意大利的获救,欧洲扫除九头蛇基地和在Bucky Barnes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脉不幸离世大概2周后,他在瓦尔基里的坠毁。

然后,他从冰冻中复活,在纽约抗击外星人(外星人!),组成了复仇者,2年后他摧毁了洞察计划,让神盾局倒闭。当他询问Bucky Barnes时,他只得到了和Steve Rogers故事相应的有限历史版本,截止他从火车上坠落“死亡”,Bucky在脑中反复思考着——他比他看起来要年老很多,他从必死无疑的坠落中存活,从历史来看,他也仍处于死亡状态。

“Jarvis,谁是冬日战士?”

这次他得到的是从1950年到1980年的一些假设和推定,包含一系列的杀戮——从Natasha提供给Jarvis想让他翻译的文件中得出的总数。当Jarvis冷静的概述着他身上经历了什么,Bucky浑身冒出冷汗——试验性的程序和折磨,他大概已经愈合了的脑叶切除手术,金属手臂的移植和摘除,直到他不再排异,药物滥用和洗脑编程。

蜷缩在沙发上,尽可能的缩小自己的存在,双眼朦胧的注视着一张他被折磨的模糊图片,这就是一会儿后Steve发现他的模样。Jarvis的语调仍然平稳,详述着各种当冬日战士反抗时所施加在他身上的惩罚。

“Jarvis,停下!”他尖锐的说道,周遭突然安静而黑暗起来,Bucky抵着膝盖试图稳定下来呼吸,Steve在他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把Bucky拉近他的怀抱,那种他所擅长的美妙的拥抱。

“我不记得杀过人,但我知道我做过,而你只救人。”Bucky的话语淹没在Steve被汗水湿透的T恤里,Steve闻起来很好,他总是闻起来很好,但当他从健身房出来后大汗淋漓还未洗澡时尤其的好,“我……我是坏人吗?”

“不,你不是。”Steve温柔的说道,“当你脱离他们的控制,当你有自由意志时,你总是作出正确的决定,他们没有给你选择,Buck。”

“我曾经是个孩子?”Bucky犹豫的问道——这对他似乎难以理解,Steve开始用手指梳过Bucky的头发,指甲轻柔的擦过他的头皮,让后者想要迷失在里面。

“是啊,我们是布鲁克林的两个小男孩,你总是照顾我,Buck,总是照顾所有有需要的人,真的,但由其是我,你是好人,你那时是好人,你现在也是。”

Bucky没有觉得他现在做过什么能够定义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是其他什么——他吃Steve给他做的食物,住Steve的公寓,而Steve的朋友轮流看守他,他把脸更深的埋进Steve的身体里。

“另一个Bucky Barnes。”他迟疑道,当他停顿的时间过长时,Steve发出轻柔的声音鼓励他继续,“我不认为他会回来了,就只是我而已。”

“哦,Buck。”Steve悲伤的长叹道,“Buck,我没有在等待其他版本的你回归。是的,我想要你恢复得更好——但那意味着我想让你感到安全,感受自我,知道你是唯一一个掌握你人生的人,但我没有在等待着另一个人突然出现,来取代你。”

“但是……” 

“我不再是布鲁克林的那个小个子了,就像你也不再是他,希望我所认识的那个Bucky Barnes回来意味着忽视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那不……那行不通,或着说根本就不该这样。”

“那我怎么还仍然是你最好的朋友呢?”Bucky轻声道,抬起头来看着Steve。

“因为当我不再是那个小个子时,你仍然记得他,就是这样,你记得以前的我,我记得以前的你,我们仍然是最好的朋友。”

“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Bucky惊讶的问道,Steve困惑的看了他一会儿。

“是的,我是你……哦该死,Bucky,我简直太笨了居然之前没有告诉你,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直到生命的最后。”

Steve给Tony简短的打了个电话。

“Tony,你调整了Jarvis对Bucky的权限吗?”

“当然了,队长,他不能要求有关我们的任何关键信息,大厦的,甚至敌营的,相当万无一失。”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应该限制他接近所有的有关他脑叶切除的九头蛇文件吗?”

长时间沉默后,“呃。”Tony说道。

Steve挂了电话。

评论 ( 14 )
热度 ( 1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