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冬盾,也吃无差和互攻,最近转战ao3,喜欢的文章会尝试翻译,也会推一些英文stucky文
AO3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ngmingmie/works

© 冥冥咩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冬盾】本末始终part4 明日更好 上

系列文本末始终,:Bucky对咆哮突击队的人谎称他在布鲁克林有个叫Stella的姑娘在等他的那篇文,非常虐心的第一部。

原文ao3:part1   part2   part3   part4  ByEmilianaDarling

翻译ao3: part1   part2    By厌游人  part3:ao3  sy lof

译者:这篇文是我当初由“盾冬”转“冬盾”的文,这篇里面的冬哥特别苏特别苏!是我看过的最苏的冬哥,没有之一!没有之一!(反正我觉得比submissive里面还苏)带着冬日战士野性的Bucky这是要令人窒息啊,而且队长写的也很好,那种对Bucky的包容与爱意,如果大家没有觉得,那应该是因为我还没翻译到最后的肉,反正欢迎留言啦~

关于名字,其实我觉得“天上人间”挺有创意的,只是因为想和part2昨日重现相对照所以翻的这个,还是要谢谢当初帮我想名字的小天使们~

摘要:

“别怕。”Bucky低声的喃喃道。当Bucky的嘴唇贴在他的耳廓时,Steve急剧的吸了口气,他灼热的呼吸喷在了Steve的脖颈上。

Bucky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喜爱和自信以及其他什么东西在里面发酵,如此熟悉的语调,同那么多年前的一样,Steve的心脏一缩,老二在牛仔裤里无助的抽动了下。

“别担心,Stevie。”他又说了次,Steve能感到Bucky的嘴角正贴在他的脖子微笑,弯着一丝弧度。他的金属拇指在Steve的肩膀上画着圈,“我会照顾好你的。”

在冬日战士事件发生的一年半后,Steve在一次行动中不计后果,Bucky尽最大努力的处理这个状况。

————————————————————————

正文:

那是个周六的晚上,他好不容易换下了美国队长的制服,Steve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酸痛。

Steve一边爬回他和Bucky合住的公寓,一边轻微的呻吟着,比平时更用力的抓着栏杆。他才回到DC,耳边仿佛还能听到直升飞机的嗡鸣声,他现在只想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长时间激增的肾上腺素已经消退,现在Steve身上每寸肌肉都抽痛着。

伊利诺斯州的这次战斗并没有那么激烈——只是一些喜欢操纵机械人并有着严重妄想症的九头蛇工程师们,最多只能算作一场小型战斗。有Tony和Natasha在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与往常一样,马上就要回家的念头让Steve放松许多。

当他到达顶楼时,他拿出了钥匙,一边开门一边按揉着胸口。他的肋骨并没有断裂,但即使他有着超级士兵的血清,身上仍然避免不了留下些淤青。  

当他推门走进去时,灯光都还亮着,看来Bucky还没睡。

“我回来了。”Steve一边关上门一边喊道,把盾牌立靠在墙柜门边。他把塞满他制服的肩包丢在地板上,心理记着等会儿再处理它。

当Steve最终看向他们的公寓里时,正站在客厅里的Bucky的身影触不及防的映入眼帘。他穿着一条灰色格子睡裤,和一件严格意义上属于Steve的背心,那件有时他和Sam一起跑步时会穿的黑色背心,他正光脚踩在硬木地板上。

Bucky只离Steve几米远,但他没有继续走近,而是站在那里直看着Steve,表情难以读懂。

“Hey,Buck,”Steve说道,向他露出个虚弱但真诚的微笑,“你今天过得……”

他的话猛然截住,因为Bucky突然大步朝他走来,拎着他的夹克衣,“嘭”的一声把他掼按在墙壁上。

这完全出乎预料,带着无情的迅捷,有那么一瞬间Steve浑身紧绷,准备好了还要再打一场,他的大脑快速运转起来:Bucky再次闪回了,他失去了记忆,当我早上离开时他还心情不错,这些念头在他大脑里闪电般的蹿过。

心跳加快,Steve想要找出脱离Bucky束缚的最好办法,好拿回他的盾牌而不至于伤到Bucky——然后他注意到其他的小细节。

首先的是,除了把他掼到最近的坚硬的墙面上,Bucky并没有想要实质性的伤害他。冬日战士快速而残暴,他不会在这个当口还不继续揍他一拳。

其次,无论Bucky的动作有多迅猛快捷,他的表情并没有出现空白或者残酷无情,他的双眼明亮,双唇紧抿出薄薄的弧度,所有的一切——从他紧压着Steve的躯体到他脸上的神色——他100%的是Bucky。

“见鬼的那是什么,Rogers?”他谴责的嘶吼道,Steve这才意识过来Bucky现在是有多狂怒。他甚至都因此在颤抖,怒目而视,要个答案,而Steve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不管怎样,Steve放松在他朋友的桎梏中,让Bucky按他所想的把他固定住,毕竟Bucky现在并不是冬日战士,没有必要挣脱开去。他压下脑中泡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上8个小时的舒适念头,感激着他因受惊而产生的肾上腺素让他大脑一振。

不管这是为了什么,在此刻,世上没有其他任何地方是Steve想去的。

“Bucky,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Steve说道,声音安静而坚定,想要透过眼睛传递出他的真诚。他向后靠着墙壁,准备好了要打持久战,渺远的思考着是什么导致的Bucky这样的反应。

Bucky发出声恼怒的声音作为回应,扬起下巴抿紧双唇,这让Steve能有机会确切的观察他,目光在以他目前的姿势所能看到的Bucky的部分上逡巡,变长的头发被松散的扎在马尾辫里,苍蓝色的眼睛反射着微光,暴怒的紧咬牙关,浑身充满力量,金属手臂仿佛正蓄势待发将要出击,他的双手仍仅仅的抓住Steve的夹克衫。

很长一段时间过后,Bucky的脸部抽搐了下,神色有所改变,他些微的松开了Steve的夹克,深深的吸了口气,一会儿后再呼出去,明显的找回了理智。

“我在新闻上看见了你。”一会儿后Bucky说道,缓慢而清晰,仿佛他的谈话对象是非常愚蠢的动物,“在芝加哥城外的战斗,那些……机器人什么的。”他眯起了眼睛,怒不可遏,“你把自己作为诱饵,你个笨蛋,你让它向你冲过去。”

Steve……眨了眨眼。

“……嗯,是的。”Steve愣神的说道,然后他想要因自己话语的迟钝笨拙而瑟缩,但问题是,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Bucky会有这样的反应。Bucky看向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冷硬,Steve盲目的搜索着想要说些什么来填补空气中的紧张沉默,“但我阻止了它,这起作用了。”

有一瞬间,Bucky就这么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它起作用了。”Bucky平白的重复道,他的话语中带着空洞。Steve漏过了什么,他知道的,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它……起作用了。”

Steve不安的动了动,“是啊。”他说道,在他自己听来也完全无济于事,几近幼稚。

“那几乎就要碾碎你了,你个笨蛋!”Bucky咆哮道,嘴唇因暴怒扭曲起来,他收紧了抓住Steve夹克的力道,“我是认真的,你他妈到底在想些什么?”

有什么在Steve的心里……破开了,有一点。

自Bucky回来后的一年半以来,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更加困难。但自从他们从朋友变成了某种更为复杂更难以界定的关系后,这甚至变得更加脆弱。自从几个月前Bucky倾身亲吻了Steve,仿佛他得到了机会可以触碰什么珍贵的东西,仿佛这是他一生中最想做的事。

自那之后,他们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通过直白的对话来确立明确的界限,以言语所能达到的最大限度的充分具体。因为Bucky可能在某方面坚强似钢,但他在另外的方面却是破碎扭曲的,假装他们现在的状态同他们在战前时可能拥有的情景并没有什么不同是不公平的,他们不能这样做。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可以,Steve对此毫无不满,在多数时间里。

他一直在努力克制不要逼得过紧,不要索取任何超过Bucky所给予的,因为即使在洞察计划已经过去一年半后,那也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一切全都变得正常起来。生活仍有起起伏伏,Bucky糟糕的日子仍然糟糕,他们都仍在想办法解决。

但现在,Steve疲惫的本能在朝他尖叫着坚守阵地,反击回去。因为Bucky满脸的狂怒就如同当初,当他无数次拎着Steve的后颈把他拖出巷头混战时的一样,熟悉的愤怒,不同的原因,  突然间Steve不再去考虑Bucky需要什么,他所想要做的一切都是回击。

“是又如何?”Steve质问道,他能感到他的面部正随着他的话语而绷紧,瞬息之间从震惊困惑变成愤怒防御,“Stark需要有人吸引注意,好能更好的攻击,如果我用自己作为诱饵的话会更容易,所以我这么做了。”他在Bucky的双手下微微扭动,理直气壮的看着他,“为什么你要这么烦怒?”

空气紧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Bucky就只是看着他,目光毫不妥协而捉摸不透——然后他快速的退了开去,松开Steve的夹克,后退一步,以一种在他坠落之前从未有过的克制流利。Bucky就只是看着他,嘴唇抿成一条坚硬的弧度,面容生硬。Steve也毫不示弱正视回去,Bucky睡衣的舒适柔软与他身体的曲线僵硬和他面容的极致严肃形成鲜明对比。

“整个世界都看到了你把自己扔到一个六层楼高的机械人前,”Bucky最终说道,声音非常缓慢而清晰,他举起他的金属手臂朝客厅角落里的电视机大致的挥了挥,随着他的动作,金属手臂映照在灯光之下,几乎随之焕光。

“你离得这么近,”Bucky嘶哑道,大拇指和食指比出几英寸的距离,“你差点被那玩意儿碾碎。不是因为Stark或者Romanoff及时把你救了出来,你纯粹是因为运气,电缆缠在了一起让你有足够的时间能够爬出来。”他发出声不带笑意的声音,“你在愚蠢的冒险,你知道的。”

“我们总是在冒险!”在能够克制住自己之前,Steve半吼了回去,然后他闭上了一会儿眼睛,深吸一口气,企图冷静下来,当他睁开眼时,Bucky仍在怒视着他,“我们冒险,Buck,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选择的生活,战争时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此大发雷霆……”

“战争时,我们只在必须时才冒险,”Bucky无比严肃的说道,他语调里的沉重让Steve猛然闭上了嘴,即使他想继续维护立场。“当命悬一线或者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时。”

有一瞬间,Steve的大脑里闪现过旧日里和Bucky的无数次争吵,在他们布鲁克林的旧公寓里,在肮脏的小巷后和停车场中,在欧洲战场的野外。现在的Bucky比以前更加坚定,更加冷酷,也更加固执,他正浑身散发出寂静的肃杀,这是以往在他们争吵时从未有过的,也从未在过去一年半里更加严肃的事情里显露过,有什么让Steve的背后寒毛倒竖。

这和他们之前的小打小闹的矛盾和战场的动刀动枪完全不同。

Steve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Bucky双手抱臂,沉默不动的盯着Steve,神色难以琢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终于稍微偏了偏头。

“你周围并没有什么,”Bucky缓慢沉思的说道——仿佛才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他紧抓住Steve的目光,“城镇的居民都撤离了,只剩下媒体,没有居民需要你去拯救,除了你,没有人的生命处于紧迫之中,你不需要让自己陷入如此危险的地步,但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你就这么干了。”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但Steve整个人都僵住了,有什么不安的情绪席卷住他,毫无根据的不适在他体内凝结扩散,他竭力不去避开Bucky坚硬的目光。

“我不想谈论这个,”Steve最终说道,他所想要做的就只是离开这里,他体内小小的孩子气的部分对此感到难受,这不是他期待回家后会面对的,一点都不是,他现在最不想谈论的就是这个话题,他摇了摇头,知道明早他就会为此刻回避Bucky感到后悔,但现在他只想离开,“我要去睡觉了。”

他转过身想要离开房间,下巴紧绷拳头捏紧。

“我读了Sam给我的那本书,你知道。”Bucky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阴暗低沉但却谨慎的不带感情色彩,Steve僵硬在半道上,他吞咽了下。

“那又怎么?”过了一会儿后Steve问道,在他自己听来他的声音还算坚定,但不安的情绪正爬上他的喉咙,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他的不适感逐渐增加。

他并不需要问Bucky说的是哪本书,那是几个月前Bucky的生日礼物,生日的庆祝只邀请了Sam和Nat前来吃晚饭和看电影,就像他们之前做过的数十次那样。毕竟Bucky不想要个盛大的宴会,真正能让他舒适相处的人一只手也能数过来,客人的名单也就有限。不需要大张旗鼓,我就只有几个月的记忆而已,Bucky曾随意轻松的玩笑道,Steve强迫自己不要因此而瑟缩。

Sam曾眼含打趣的说道,可以把这本书当做轻松读物消遣,然后笑容明亮的把这本未包装的书籍递给了Bucky。一本精装书籍,封面是白色的,一个小的有些磨损的红、白、蓝徽章——就如同他二战时制服手臂上的那个——印在右下角,顶部用低调的黑色印着:美国英雄Steve Rogers的一生,从1918年至现今,作者Hannah Cabot。

他怀疑Sam在买这本书之前对书中内容有多少认知,这是本畅销传记,在最新出版的一辑里更新了Steve在现代社会的苏醒,从此它就在书店里变得更加常见了。

Steve在未来醒来的时间足够让他对几个研究他的生平和遗存的学者和历史学家有所了解,他知道其中几个出名的,以及他们的成名作。

他从未能够在网上一下就看完Hannah Cabot博士的文章,每隔几分钟就必须得点击下返回键,紧闭双眼,胃部翻滚着空洞的恶心,太多的情绪涌现,努力想要冲破他的胸腔。

“她提到了那架飞机。”Bucky说道,这足够让Steve转过身来,Bucky仍然站在那里,肩部些微绷直,但仍静止的站着,那双比言语更富有表达能力的眼睛直看向Steve,“瓦尔基里号,被你撞进北极的那一架。”

“Bucky,”Steve说道,半是警告半是恳求,他试图掩盖他声线里的颤抖——源于愤怒或者恐惧或者其他什么,他还分辨不出,“别这样。”

Bucky甚至都没有放缓速度。

“她转写了你坠落前和Carter特工的所有对话,从当时控制室里的一名警卫那儿取得的一手资料。”Bucky喷出一丝毫无笑意的笑来,他看向Steve的目光混杂着痛苦和狂怒,“你甚至都没有尝试过其他的方法,对吗?都没有尝试下在冰上降落或者在把她对准地面后用降落伞逃出去,你就只是呆在机舱里想着你会被炸的粉身碎骨。”

“停下来,”Steve粗暴的说道,他讨厌现在他声音里的脆弱,他摇了摇头,“那……那没有那么简单,你没在那儿,Buck,当时没有时间……”

“在天空航母撞向波多马克河时,”Bucky打断了他,这次他的声音坚冷如冰,他的嘴唇颤抖,眼睛不容置疑的眯起,“你甘愿让我杀死你,你一开始就打算让我杀了你。”

他的话语让Steve的身体猛地向后瑟缩,眼睛大睁,如碰到滚烫的铁炉般快速回缩,不,不、不、不、不、不,这一点都不妙,因为他们不谈论这个的。

这是Bucky最厌恶的事情,比被人让他杀戮和被人伤害以及所有九头蛇剥夺他人性的做法都要憎恶,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厌恨,Steve知道这件事仍纠缠着Bucky,Bucky是有多么决意要伤害Steve——他是有多么接近真正的杀死Steve。在经历这么多的时光流逝和康健恢复后,Bucky仍然因这而在半夜惊醒,在梦见Steve在他双手下血流满面的噩梦后猛然清醒,冷汗浸身,尖叫着俄语。

Steve对此毫无辩解的余地,因为他俩都知道Bucky说的是对的,Steve让他的盾牌从他指尖滑落,人生中第一次停止回击,如果那意味着不必伤害他的朋友,他情愿让冬日战士尽一切可能的摧毁他。

当他进入天空航母时,Steve的大脑里只有两个选项:找回Bucky,或甘愿一死,就这么简单。

Bucky的嘴角弯起丝弧度,双手抱臂,Steve惊然警觉无论Bucky现在有多么雷霆之怒,他都把它压在了心底。

“你告诉过我你很失落,”Bucky安静的说道,声音苦涩,他看向Steve,仿佛他之前从未见到过他,“几个月前,你说——你说当你第一次醒来,你不知道为什么你还要活着。”他笑了下,空洞低沉,“我认为我没有足够重视你的话。”

紧接着的沉默恐惧凝重,Steve的心猛的沉了下去。

“不是这样的。”过了一会儿后Steve说道,希望他的声音听起来坚定有力,尽管他内里感到空虚翻滚,“不是……”他的声音逐渐降低,Bucky的神色让他没办法把话说完,Steve吞咽了下。

“听着,我从未做过真正愚蠢的事情,”Steve快速的强调道,改变战略,因为他需要Bucky知道这点,但他无法理解为什么Bucky突然看起来这么悲伤,Steve的嘴角扯出个小小的微笑,当Bucky的声色看起来更令人不安时,微微的痛苦刺穿了他,“我从未……做过真正愚蠢的事情,对吧?”

空气里有一瞬间的静默。

“是啊。”Bucky苦涩的说道,他的表情瞬间皱了起来,他之前看起来很生气,但现在Steve只能在他的脸上看出可怜的悲伤,Bucky耸了耸肩,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肩膀安静的下垂蜷缩,“是啊,你就只是让自己身处险境,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在意料之中。”

他们都不知道对此该说什么,两人都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Steve在他所站的地方不安的动了动,Bucky看起来如此悲伤,Steve完全无法组织出语言来。

并不是说他说的话不对,真的,但这真的……令人不快,让氛围更加凝重,让Steve的胸腔绷紧难受。

“听着,”在长时间的停顿后Steve安静的说道,向前跨出一步,减少他们之间的距离,他的双手下垂在他的身侧,手掌平坦手指伸展,他希望这样看起来令人放松,“Bucky,听着,是……是有一段时间很糟糕,我承认,我不会和你争论这个。”

Bucky发出生痛苦的低哼,Steve继续向前一步。

“但事情不再是这样了,好吗?”Steve想要继续说下去,但却找不到语言来表达,这……他从没对其他人说过这些,没有像这样的,暴露无疑,所有的牌都摊在桌面,他抿着嘴唇,眉头皱起,“现在变得更好了,有……你、Sam和Nat,我不……我不想再去其他地方了,好吗?”

Steve朝Bucky露出另一个虚弱的笑容,但Bucky就只是紧绷的微微摇了摇头,这让他的马尾辫颤动了下,几缕发丝滑落在他脸前。

“但你还在这么做。”Bucky强调道,悲伤的声线外显露出愤怒,他的金属手指焦躁的在他身侧弯曲,收紧松开,捏成拳头,然后松手,再捏成拳头,“Steve,你仍然……你仍然把自己置身危险处境,即使没有必要这么做,毫无意义的莽撞。”他恶狠狠的看了眼Steve,“我认为你这么做的时间太长了,你甚至几乎都意识不到。”

这很伤人,真的——因为在那瞬间,Steve不敢相信Bucky看起来有多无助,有多迷失,似乎他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来让情况变好一点。

内疚感涌现在Steve的胸口,如刀锋般锋利,因为这就是Steve一直想要避免的,Bucky自己的创伤已经足够多了,可能一生都无法化解,Steve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给他再增加负担。

有时候你就只是不想让他人受伤,Sam曾经这么告诉过他一次,声音沉思悠远,但仍坚定确信,Steve刻骨铭心的明白了这句在数天后仍萦绕在他耳边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Bucky……”Steve开口道,但令他惊讶的是Bucky已经朝前移动起来,面容冷酷,眼中闪过决意凛然,当Bucky侵入Steve的私人空间时,Steve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握住Steve的肩膀,推着他,让他踉跄的向后,直到他的背部抵上了什么坚硬的结实的东西。

直到Bucky再次把他钉靠在墙上。


评论 ( 7 )
热度 ( 72 )